【原创】奇幻战斗——猎与猎犬:H&UNTER第一卷(1)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序章  Fenrir

作者:墨入MOYU

“其是‘带来不幸的三兄妹’中的长子,复仇与毁灭的化身,姑以巨大的狼形现世;当其张开嘴时,上下颚可以顶住天地,吞噬万物;其象征一切的开端,亦代表万物的终焉。”

                                                                                                                                                                                   ——《诸神的黄昏》


深夜,7号狩猎区。

时间临近午夜,街道被黑暗浸染的很彻底,看不到任何夜市的迹象。光在这里仿佛不受待见,各家各户门窗紧闭,生怕漏出一点缝隙让灯光逃了出去,就连医院的高楼都是一片漆黑,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身处禁区。

男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中央公园的泥泞小路上。傍晚刚下过雨,公园里清新的空气使人心旷神怡,草木都散发着更浓郁的自然气息。

然而他却像是要赶紧逃离一般跌跌撞撞,从进入丛林开始已经摔了好几跤,身上全是伤和泥。

太黑了。

本就虚幻的月光被树叶遮挡,“伸手不见五指”在这里是写实而不是夸张。

“Thor……”他喃喃道,同时站直身躯,双手抱拳放在胸前。

  似乎仪式的确起了效果,男人没再摔倒过,顺利通过公园后,一幢华丽的中世纪别墅出现在眼前。

  他贴近门上的猫眼,待镜片自动撤下后,立刻有光线开始扫描瞳孔。

  片刻,门轻轻向内让开,正对着的餐厅里,一位科学家着装的男人安静窝在安乐椅中,桌上的餐盘里还放着未吃完的生肉。

  男人冲过去查看,黑暗中的老人已没有了鼻息和脉搏。脸上胡乱染着看不清颜色的污渍,能闻到强烈的血腥味,心口有团仿佛被野兽的利爪挖开的血肉。

  灯,灯!

  男人再也忍不住,胡乱抓过台灯按下,却发现电线也被什么利器切断。

  该死,身上应该有应急手电的!

他刚准备翻找口袋,然而一只苍老的手立即握住了他。

“你好啊,约瑟夫!”

  科学家从椅上跳起,一巴掌拍在了目瞪口呆的约瑟夫肩上,吓得他连退几步跌坐在地。

  大厅主灯亮起,一位身着黑色紧身衣,但是在手腕和胸口等关键部位带有护具的女人从室内走出,淡淡说道:“你迟到了,约瑟夫。很抱歉开你的玩笑,杰西强烈要求的,我说不过他。希望你能看作这是对你迟到的惩罚。”

  杰西还在嘻嘻笑着,即使口水从他合不拢的嘴巴渗出,都滴到了白色大褂上。

“瑞伊,别用‘惩罚’这种字眼,我更希望你说‘试炼’,至少他这次没再被吓得像个幼崽一样咿呀大喊。”杰西凑上脸,耳语道:“只是……像是没见过血的乳儿被人威胁,你是有了更为恐惧的东西吧?”

  约瑟夫没答话,也没否定,因为根本没必要——自己是害怕掠食者还在附近而不敢出声,早就被这个将人类混入兽类一并研究的疯子看透了。

  定了定神,约瑟夫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你的脉搏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我刚想夸你呢,这下可真是没戏了,吓傻了,吓傻了啊约瑟夫,咿呀咿呀哟!”

  杰西苍老的面庞反复伸缩,努力模仿孩童的惊恐失措,看起来十分怪异。

“负鼠,是一种弱小的哺乳类动物,在遇到敌人并且跑不掉的情况下体内会很快分泌出一种麻痹物质,这种物质迅速进入大脑,会使它立即失去知觉,停止呼吸心跳,躺倒在地,造成已死的假象。实际上,装死时负鼠的大脑活动要比平时更高效。”

另一位身穿白大褂的金发女性打开门走了进来,从收拾桌上恶作剧剩下的肉,到帮杰西整理他的衣服,无不散发着知性的魅力。

“Definitely ! 希薇娅,不过有一点小错误,负鼠可不弱小,判断是否弱小的唯一标准是能否活下来,现存负鼠的数量我估算大概有人类的28%。”

“您说的是。”

    瑞伊面无表情——面部的黑色护罩遮了个严严实实,将一支录音笔丢到四人中间,声音仍然不带任何感情。

“恶作剧到此为止,人到齐了,来听听约瑟夫关心的事。”

“等等!她也是吗?”

  约瑟夫指着初次见面的金发美女,对方只是莞尔一笑。

“希薇娅是负责调试【尼福尔海姆】的主要人员,重创兽群她功不可没,所以我们一致认为她有权力旁听。丛林法则,实力至上,我以为你多少记住点了。”

“我们?”

  没等约瑟夫反抗,瑞伊已经打开了录音。

  刺耳的高频声波响彻房间,但是在那里面夹杂着数声惊恐的嘶喊。

“狼……到处是狼……是狼群!”


“是狼群、狼群!”

“冷静点,这里已经被封锁了,只有一只头狼,狼群不可能进来。”

“好多……好多,全是狼、狼……啊啊啊,放过我吧!”

  工程人员挣脱01的手,尖叫着逃离。

“我去追。”

“不用了。”01看着他逃离的方向,“希望他能活下来吧。”

“可是……”

“刚才挣脱的力量,应该不是人类的。”

  被感染了吗……所以才会因为体内的血统恐惧到神志不清,接近疯狂。不过他说的事情正逐渐变成现实——越来越多的嚎叫声此起彼伏。

“走吧,幸好我把他的ID卡给顺了,他顶个屁用,只靠我们俩。”

  他的话里带着青少年特有的讽刺警察时的自信,害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又是乐观主义?”

“对啊,生死关头前,人和兽的根本区别就是乐观主义。”

  我点点头,算了,先不反驳他了。

  嗷吼——

  吼声如雷霆在头顶炸开,好似岩浆爆发前在火山口积蓄怒火的低沉浑厚。

“海拉都杀不死的怪物……”

  01的话音有些颤抖,但又很快恢复了冷静。

“赶紧,等他恢复力量后轻易撕开结界或是撕开我们的身体,到时候就真的随他喜欢了,趁现在还占有主导权,动起来,02。”

  我们奋力冲刺起来。

  目的地在通过地下停车场的电梯才能达到的地下100米的深处,可是这所核电站到处都是大火浓烟,找到一条能安全到达停车场的路实在困难。不,应该说情形比预料的已经要好很多,那只魔狼在受了直击心脏的猛击之后难得地安分,不然空气里漂着的不会是火星子,而是被火焰映得通红的血星子。

  但是确实发生了预料之外的事。

以无与伦比的破坏力著称的轨道神迹兵器【海拉之息(Breath of Hela)】在难得一见地达到了理论上的出力最大值78%之后,锁定了暂时被封住行动的巨狼,泛着幽蓝的黑光自穹顶贯穿而下,完美击中心脏,毫无偏差。光束甚至打到了地下,摧毁了地下实验场,由此引发了地面上的连锁爆炸。

然而即使如此,仍然没能一击致命,也有队员想过上去补刀,结果还没能看清巨狼的样子就被其四周飞舞着的大概是神迹的血雾撕了个粉碎,而且狼血因为【海拉之息】的轰炸四处飞溅,不小心溅到体内而被感染的人不在少数。

现在剩下的可用人力,只有我和01。

还有机会。

行动开始前为了避免带有魔狼之血的感染体逃出,在远离【海拉之息】轰击点的猎场边缘

安放有足以把整个区域连根拔起的炸弹,引爆装置就在地下。再加上这里曾是核试验基地,之后引发的一系列核爆炸应该能给那家伙补上致命一击。

  应该……吧?

  实际上,在见识到足以让空气都死亡而造成真空的轨道神迹兵器都无法猎杀魔狼之后,我根本没有底气相信凭人类的力量能杀死她。

  但是这是我站在这里唯一的理由。

  唯有解决掉8年前那场惨剧的所有产物,我才了无遗憾。

“当心!”

  话音未落,我下意识侧身,一只利爪从身侧划过,刺穿了身后的车门。

  一只上半身还挂着队员标配的护具的狼人,趴在车顶剧烈喘息。

  下半身的双腿再次膨胀,撑破了腿部护具和鞋,完完全全变形为野兽般的下肢,他瞬间蜷缩,双腿的血管暴起。

“蹲下!”

  01的手掌对准狼人,同样是手臂上的血管突起,透过表层血管能看到血液迅速朝手掌移动,手臂充血后变得通红,甚至连指甲里都是黑色的血。

“吼!”

  狼人扑向我们的一瞬,同时01用出神迹。

  手臂的前端在血液的包裹下用肉和血管缠绕成一个像是带有刺钉的巨锤,狠狠砸在狼的身躯。

“嗷呜!”

  他的上半身被打的翻折过去,腰部断裂处鲜血直流,但是全都被巨锤挡在我们身前,随后巨锤像是嗜血一样变换成钉刺板,对着狼人反复碾压。

“嗷!嗷!我……放过我!求、求你们!”

  不时传来的人声没能停止血腥的处刑,最终,狼人已经被碾的血肉模糊的尸体被钉板甩到了一边的烈火里。

  神迹……异端执行(heresy executed)。

  释放完的01剧烈咳嗽着坐在地上,恢复原状的手臂看起来没有一丝血色。

“喂!”

“我没事。”

  我搭起他无力的手臂,慢慢前进。

  01鼻息微弱,眼睛紧闭,只有嘴唇还不断颤动。

“杀了他,杀了他……”


“对……起,我失……”

  没等语音播放完,约瑟夫便气愤地按下了停止。

“你叫我来就是让我听这个的?”

“你是投资人,把结果如实汇报是我的职责。”

“这叫什么他妈的结果?没杀掉就没有结果!”

  糟了。

  话脱口而出,约瑟夫小心观察着瑞伊的脸色……头盔太碍事了,这女人在自己的别墅里也是这个样子吗?

  但是瑞伊没有答话就说明她正不爽或在思考——思考自己为何不爽。

  屋内一下沉默了,只有杰西边发出“嘻嘻”的诡异笑声边用刀叉划拉着沾血的生肉,希薇娅在一旁微笑注视着。

  可恶!这么棒的女人居然被这个老家伙据为己有。

  如此想着,再加上杰西那事不关己的态度,约瑟夫决定铤而走险,把话锋从自己的失言转到杰西身上。

“嘿,老怪物。”

“什么事?小瑟夫。”

  杰西果然对这个称呼很感兴趣。

“你不是老吹嘘你的挚爱海拉多么厉害吗?可为什么她没能杀掉魔狼呢?”

“哈哈哈,好问题,她是我的人,可她一生慷慨善良,兼济苍生,约瑟夫,你向她许了愿,想杀掉魔狼,对不对?”

“当然。”

“我可没这么说过。”

  老人顽皮地又蹦又跳。

“你在说什么,老怪物?”

“我的美人,她听到了你的愿望,但是还有人向她许愿,要放那只可怜的小狗一条生路,而你的声音,在他的愿望面前简直微不足道。”

“混蛋!那是我的东西,我想干什么就干……”

  啪——

  鲜红的肉砸到了约瑟夫脸上,老人的话音变得冰冷凶狠。

“我再说一次,她,是我的人,我虽然不发话,但绝不是个哑巴,你如果再继续侮辱她,我就向她许愿,有那个妻子不愿意实现丈夫的愿望呢?比如,damn you to hell。”

  约瑟夫吓得一动不敢动,希薇娅微笑着帮他取下脸上的肉,丢进垃圾桶。

  气氛又沉默了,瑞伊清了清嗓子,向杰西询问。

“杰西,你刚才说的,是谁想要放走魔狼?”

“谁知道?你?他?任何人都有可能,反正绝不可能是我,我家那位可是个顺风耳,偷偷说一句,我上次泡女人的事不出一天就被她知道了,真是比我还变态……哦,亲爱的,我发誓我刚才说你的坏话只是因为吃错了药,负鼠血统合剂的后遗症是让人胡言乱语,记着,美丽的希薇娅。”

“是。”

  约瑟夫站起身,愤愤地说:“行了,让你的宝贝接着陪你吃药吧,我要走了,真是浪费生命。”

  他把录音笔抓入口袋,又一次放出狠话:“瑞伊,好好想想,你把最精锐的狩猎小队的性命交到老怪物的手里,他却搞砸了,现在你和我是一类人,一无所有懂吗,一无所有!”

  瑞伊迅速挡在门口,拦住了正要出门的约瑟夫。

“我送你。”

“不用,你说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我很强,不会死……”突然,约瑟夫重新审视瑞伊的护具,她经常穿的都是轻型装甲,然而今晚特意戴上了护膝和特制金属长靴,而且来的路上一点光亮都没有……

“有兽?”

“是的,不太安全,我送你。”

  噗咚——,这是约瑟夫进屋之后,不,今晚期间,被吓得最惨的一次。他没有反抗,任由瑞伊用拖尸体的方式揪着后衣领。

“为什么会在这里……”

“难说。”瑞伊看向杰西。

“我没问题,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我可不是小瑟夫,我是老怪物,还有希薇娅呢,哦,美女与野兽……亲爱的对不起这该死的负鼠在我脑袋里乱蹦,希薇娅记得提醒我回去把没用完的半支试管丢掉。”

  瑞伊凝视了杰西好一会儿,直到衣领子开始不安分地催促她,才叹了口气。

“保重。”

  门重新关上,老人的笑声却撕心裂肺。


  遇到问题了。

  停车场二层地面崩塌,落石堆在一层电梯入口处,想要进入电梯只能从二层,但是只剩下钢筋骨架的路面无论如何不可能让两个人并排通过。

  我把01的身体平放,自己先走上钢筋,然后再把他拉上来,就这样一步步缓慢前行。

“02,你真努力啊。”

“是挺费力的,你要能动的话别只动嘴,自己保持一下平衡,摔下去别指望我去救你。”

“哈哈,抱歉,我现在恰恰只有嘴能动,所以给你打打气怎么样?”

“不要,和你说话反而让我分心,你还是闭嘴。” 

  我故意激他,想让他保持清醒。

“02啊,我可能快死了。”

  我愣了,然后轻轻拍了他一下。

“老大定的规矩,不许用死来勉励队友,这次先记下,回去准备受罚。”

“别吧,瑞伊老大的死亡特训?”

“是独家特训,知足吧,多了个接近梦中人的机会。”

  01为了掩饰想法暴露的尴尬,用手扣了扣脸颊。

“你以前就老用这种方法,带着我们深夜出去乱嗨,被发现后一顿重罚,我说,非要带上我们受罚是什么意思?”

“嘿,她最看重团队,不犯这么严重的错误,哪能吃到特训啊。”

  说着他像是炫耀,拉开面罩吹了个哨。

“你个畜生。”

  我们大概走了钢筋的二分之一,好,体力还足够。

“你体力不行啊,就开始喘了?回去加训。”

“你,他妈,对自己的体重心里有数吗?而且,有劲了就赶紧给我使劲,别在那边畅想你和老大的未来,看着我想失手丢你下去。”

  01微微摇了摇头,屁股朝中间挪了挪,摆出一副窝在沙发上享受的姿态。

“没,我在听电台。”

“我松手了。”

“别别别,真在听,不信你把通讯打开。”

  说着他伸出手,我犹豫了一会儿,低下头让他打开了头盔的通讯。

  本来以为满是呼救和惨叫的通讯里传来了意想不到的话语。

“还有人活着吗?”

“嗯,我是02,和01在一起。”

“我是11,已经被感染了,不过还能再坚持一会,我和06会帮你们守住停车场的东入口,07和09守北口。”

“……其他人呢?”

“未知,我发出了集合口令,还活着的都在赶过来吧。”

“……”

“不用悲伤,02,你是我们中最小的,但你也该明白职责所在。”

“我知道。”

  放下头盔,我深吸一口气,01已经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因为四周冒出一双双墨绿色的双眼,在饥渴地接近。

“01,我真的很羡慕,你还有心愿。”

“说的好像你不爱瑞伊一样。”

“爱,但我没办法为她献出生命,所以即使离开了他,我还是我,对牺牲毫无畏惧。但是你不一样,从见你第一眼开始,我觉得你一定有什么能与生命绑定的执念,像是灵魂一样,没有抓到之前绝不会去死,也绝不会屈服,像你这样将自己的生命与其他事物链接的人,才能在最后改变时代。”

“01,你话太多了。”

“所以……”

  01抬起软弱的手臂,血液重新凝聚于此。狼人们像受到刺激,纷纷从火焰中跳出,冲了过来。

“去吧。无论最后能不能活下来,至少别死在我眼前,让我对这个混沌时代的终结抱有些期待吧。”

  我一直都不是个能言善辩的人,而且,01现在需要的是行动不是言语。

  我带上头盔,拿走01口袋里的ID卡,转身跳上电梯前的地面。

  伙伴们正为了我拼命阻挡着兽潮。

  四面八方的狼人想要吃掉我,全都汇聚在唯一的通路——钢筋前,而那里由01镇守着。

  这真是值得依赖的小队。

  我不禁这样想,随后冲入了电梯,在通讯里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保持联系,乐观主义。”


“哈哈哈哈啊哈哈……咳咳咳呃啊哦哈哈哈哈哈哈!”

  老家伙一路上都在狂笑,回到实验室后希薇娅急忙找起呼吸面罩。杰西一向癫狂,但照顾如此的怪人就是她的责任。

  给他扣上呼吸面罩后,希薇娅也给自己扣了一个,心率跳的太快了。

“谢谢你……咳呃啊好多了。”

“您太激动了,该学会控制情绪。”

“控制?怎么可能控制的了,约瑟夫那个白痴说我搞砸了,我在无数的不可能与必然间抓到的成果,他不能理解就算了,还说我失败,真是比他本人还大的笑话。还有瑞伊,那个自以为能超越海拉的女人,也被我骗得团团转,哈哈哈哈两个呆瓜一起抱团滚回了家……咳咳咳咳呃咳。”

  他又来了。

  希薇娅忍着心脏剧烈跳动的疼痛和疲惫,打算去白色布帘后的医药柜取点药,走到一半却踢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试管?”

  管壁上贴着写有“Opossum(负鼠)”的标签。

  记得是还有半支的,是掉下来的时候洒了吗?

  希薇娅小心拉开布帘,今晚的话题过后,她真怕那里窝着一匹狼,逃狼,伤狼,只狼都足以致命。

  然而在那里的却是一位赤裸上半身,浑身伤痕的男人,他的眼神如狼一般凶狠。

“所以,我还活着,是吗?”


  汗水浸湿了衣衫,实际上,上面已经染了不少血。

“快,01,你做得到。”

  队友们在通讯里不断鼓励我,然后每有人要发出惨叫时就会自动切断通讯,没事了再连回来。但是我还是能清楚感觉到鼓励我的声音在逐个减少。

  很快,这里只剩下我和01。

  他有一会儿没说话了,只听到很重的鼻息。

  快呀,快。

  接入ID卡后,我拼命回想着脑袋里的设备操作步骤,这种东西真不是我的强项。

“那是什么东西!”

  11重新连接,大喊出声。

  透过装有引爆装置的房间的监视器,能看到地面上的情况。

  一团血雾包裹着的巨型狼形怪物正像狗一样在地面上挖东西。

当然不是和宠物狗一样把骨头埋在地下,我们都清楚她在找什么,可还是被挖了出来——那颗足有她头部大小的炸弹。

“快!她想把炸弹吞进肚子里!”

  Fenrir被称为【噬神者】,就是因为其神迹可以将所有进入体内的物体瞬间湮灭,【海拉之息】没能杀死她应该也是因为在被击中之后的短时间内发动了这个神迹,吞噬了【海拉之息】的光线。

  赶在她之前!

  狼在用牙齿咬住炸弹往外拔,露出三分之一的时候,她精疲力尽瘫倒在地,但是牙齿仍未松开。

引爆程序完成了。

  启动的按钮就在我右手触之可及的地方,只要按下去,这一切就结束了,这8年,我和她。

  狼静静地看了一眼监视器,她大概注意到了我在观察她,然后继续排弹。

  ……排弹?

  如果她还有力气发动神迹的话,为什么不直接撞开封印呢?

监视器切换到身下。

那道伤口触目惊心,心脏的一角几乎是裸露在空气里,有将近一半的部分被炸的不见痕迹,连血肉都看不到。

不可能,心脏上看不到兽印,说明没办法发动神迹。

排除法,吃下炸弹的原因只剩下一个了。

我又看了一眼狼,她没再理我,专心于炸弹。

记忆里少女的话音和狼的低吼渐渐重叠。

“我啊,很讨厌人类的身份,但是如果你喜欢这样的自己的话,那,等到转世投胎,我要做你的守护犬哦。”

  去他妈的!可恶!艹!

  我一拳锤在按钮旁的仪器上,泪止不住的淌下。

  队友们的呼唤离我越来越远。

“02还没好吗?”

“快啊!那家伙要吃进去了!”

“不管了,死守!”

“07,我要开始变异……呃啊啊啊啊!嗷!”

“我是09,北口即将告破,我打算做最后一搏了,祝你们好运。”

“我是06,11已经战死,我也快变异了,说句任性话,02,做不到现在就尽量逃吧,活下去。”

  对不起,对不起。

  我没有勇气站出来说我做不到,只能用懦夫的方式在看不到流血牺牲的角落不断道歉。

  然后看着狼把炸弹吞进去。

  哈,到头来,我的心愿本身就是与心意想背的虚像,然后用这份幻影骗了所有人,包括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住地道歉,然而频道里已经没有一个人了。

“02?”

  听到熟悉的声音,门口的人也是熟悉的样子。

“……01?”

“对不起。”

  他躬着身体一瘸一拐,似乎在忍耐着什么,随后一张长满利齿的兽嘴突破面皮弹出,溅出的血花洒在监视器上。

“对不起,我……失败了,嗷啊!”

转载自:动漫之家

人已赞赏
动漫资讯

TV动画「彼得·格里尔与贤者的时间」确定于今年七月放送!

2020-1-7 2:09:55

动漫资讯

游戏王历史:从零开始的游戏王环境之旅第三期10

2020-1-7 2:19:3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