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崩2同人——致可爱的奥爹:古树英雄们2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致可爱的奥爹:古树英雄们2

作者:Ro-Kango

致可爱的奥爹:古树英雄们1

“冰铃冰铃你快看,奥爹和德哈琳,两个人都在!正好可以把她们一网打尽了!”

“不行。目标只有德哈琳。”

“诶?二对二不是正好么?你和我,对上她们两个,然后我俩再打倒她们,这不就——”

“你不行。”

“诶——所以说我也要上啦,我可是超级强力的铁拳骑士——”

“琉璃,听话……”

山坡上,手戴铁拳的骑士和冰雪傍身的少女你一言我一语地拌着嘴,明月、繁星、远处的立方,还有山坡下的一对灯泡,都在静静地散发柔和的光,照亮了这一对甜蜜的情人。

“兴致不错嘛,在这种地方卿卿我我的,还敢若无其事地打我的主意,难不成是因为我这两天下手太轻了?”

灯泡啊呸——奥爹冲着山坡上的两人喊道。山坡上的琉璃嘟起嘴巴,朝着奥爹摩拳擦掌,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笑话,冰铃有多厉害自不消说,我自己也是战无不胜的喔喔——”

“琉璃,回来。”

冰铃抬起手按住了琉璃的肩膀,轻轻地用力将琉璃拉向自己身后,琉璃一愣,还是乖巧地向后退去。

“所以说?你是什么意思呢?跟小跟班一起把我们一网打尽?”

“琉璃不行,况且你也很强,”面对奥爹的质问,冰铃摇了摇头,抬起手指向奥爹身边的德哈琳,“我的目标只有德哈琳,不想和你起冲突。”

“……”

面对冰铃,德哈琳一言不发,双手不由得握紧了法杖。对于这样的遭遇,她心里倒是已经有所觉悟,哪怕情况再怎么险峻,自己也不能——

“哇伊~那就没我什么事儿了呢——难不成你是想听我说这个?”

“……奥爹?”

德哈琳一愣,疑惑地看向身边的奥爹,然而奥爹只是嘟起小嘴,没有理会,她将手中的长枪转了两圈,眼神随意地追逐笼着银色星尘的蓝紫色枪尖。山坡上那个冰蓝色的少女微微扬起头:“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嘻嘻,当然是字面意思啦。”

奥爹漫不经心地开口,嘴角微微掀起一抹弧度,却是连正眼都没有看冰铃一眼。终于,冰铃的眼神冷了下来,她将双手高高举起,七道白雾随之在她的身后汇聚,转瞬间便化作七块氤氲着腾腾寒气的冰锥——

“冰晶坠!”

右手呼地挥下,冰铃身后的冰锥如同飞箭一般射出,朝着奥爹和德哈琳两人刺去。奥爹与德哈琳同时跳起向后回避,紧接着,冰锥猛地扎进两人方才身处的位置,如同炸弹一样轰地炸裂开来,激起银白色的狂风,呼呼作响。

“唔、唔呃……”

寒风猎猎之中,昏睡中的阿拉迪雅不自觉地哼哼了起来,感受到了阿拉迪雅的颤抖,德哈琳连忙将阿拉迪雅抱到身前,紧紧地将其护到自己的羽翼之下:“没事,睡吧,睡一会儿吧——”

“这么悠闲么。”

突然响起的轻语听得德哈琳浑身一僵,方才还站在山坡上的冰铃,此刻居然已经逼到了她的面前。冰铃指尖轻点,一个绘着六芒星的魔法阵倏地浮现而出,绽放出冰蓝色的芒光。

“欢喜之棘。”

“辉光屏障!”

冰铃冷喝一声,一枚枚晶莹剔透的冰锥从魔法阵中暴射而出,三寸的细小冰锥,在月光下化作一道道彩虹,挟着刺骨的寒气袭向德哈琳,却被德哈琳唤出的辉光屏障尽数挡下。

“啪啪啪啪啪啪!!!”

清脆的冰块破碎声在密集地在透明的金色光罩上炸开,很快的,球形的光罩上一点点地爬上了冰霜,但是好在,光罩仍然纹丝不动,完全没有半点破裂的痕迹。

“呜……”

但是,德哈琳却痛苦地皱紧了眉,紧握住独角兽法杖的双手开始变得冰凉。在冰铃凌厉的攻势下,缠绕在德哈琳身上的荆棘开始收缩了。

“要撑住……一定不能……”

不能就这样倒下,德哈琳一遍又一遍地在心底默念,寒气却已经爬过了德哈琳的手腕,她的手臂开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冰冻吧。”

冰铃冷冷地宣判道,悬浮在她指尖的魔法阵变得更加明亮了。冰铃扬了扬脑袋,一幅势在必得的样子,几天的交锋下来,她早已摸清了德哈琳的缺点,只不过之前碍于人多眼杂,她一直没能下手端了这个香饽饽,但是现在——

“小白,去!”

冰铃一惊,她这才注意到,在泛上冰霜的光球后面——

“噶啊——”

一道如同玻璃碎片摩擦铁板的刺耳尖啸从光球后面炸裂开来,紧接着,两三点银灰色的星星出现在德哈琳的金色屏障和冰铃的六芒星魔法阵之间。冰铃没敢犹豫,身形后退的同时,她连忙将手掌推向魔法阵:“冰结之——”

“嘣!!!”

魔法阵瞬间冻结成坚冰,并迅速变宽变厚——然后就没有了。银灰色星星爆炸,倏地扩张为一个五六尺大小的、绝对规整的暗蓝色光球,将冰锥与大半截冰墙包裹了进去。

“奥爹……”

“不好意思,星尘空碎的力道不是那么好掌控,应该说不愧是古树的力量呢。”

光罩悄然消散,覆在光罩上的冰霜扑簌簌地落下,冰霜中的德哈琳注视着挡在自己身前的银色背影:

“奥爹……你这是……”

“嗯?怎么了?被我的强大迷住了?”奥爹扭过头去,冲着德哈琳轻笑道,还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不,不是这样,”德哈琳握住法杖的双手颤抖着,“你本可以风平浪静地离开的,为什么你要……”

“啊,你说这个啊,嗯……”

话说刚说出一半,奥爹却迟疑了起来,右手止不住地在长枪上磨蹭好一会儿后,她才扭扭捏捏地开口:“那个嘛……大概就是因为——”

“你这是为何?”

冰铃打断了奥爹的话,奥爹无奈地咂咂嘴,将目光投向面前的冰尘。方才被光球包裹的冰被轰得粉碎,微风轻轻一吹就四下散开了,而在冰尘笼罩之中,冰蓝色的少女站在残余的半堵冰墙之后,双眼直视着奥爹,目光比起之前变得更加锋利了些。

“……你问爹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好奇啊。”

奥爹也不闪躲,她直视着冰雪少女鲜红的双瞳,理所当然似的答道:“因为我有些好奇了。明明可怜、弱小,又无助,为什么她还会坚持这么做,这样的她到底又能做到哪一步,还有——”

说着,奥爹将手中的龙之枪转了两圈,将枪尖直直指向冰铃:

“原本只会追逐怪奇的自己为什么会对这样的她感到好奇,我对此也感到很好奇!”


“在真夏中沉眠吧~”

SubCode:CHA:冰铃

    诞生于夏夜的冰雪少女……应该是这样没错,第一次出现在魔女扭蛋的时候好像的确也是夏天来着……

    冰雪美人,一尘不染。平日话语不多,但是一旦被打开了开关,就会变成所向披靡的话痨……马上你们就能知道了。我真聪明。

    对挚友的呵护无微不至,属于外冷内热的类型,只不过一旦外面也热起来的时候……马上你们就能知道了。

    在获得古树力量加持后,能力得到大幅提升,召唤出的冰晶能够将光芒散射为虹,十分光彩动人,因此身边才会时常缠有虹光。

    在带领琉璃搜索“软柿子”的时候与奥爹遭遇,正在火热激斗。胜利究竟会花落谁家,朱军尽情期待。


“多说无益……是么。”

眉头微微一弹,冰铃发出了轻不可闻的叹息,片刻后,她朝着奥爹抬起右手,柳眉也随之微微竖起了些:

“看样子我也只能奉陪了,原本还以为你属于更聪明点的类型呢——”

“唰唰唰!!”

冰铃话音未落,冰蓝色的魔法阵便瞬间绽放——“诶、诶?!”

如果冰铃的攻势只是像刚才那般的话,奥爹到也不至于失声叫喊,但是这一次,冰铃一口气唤出的魔法阵就有三个,三个魔法阵摆放成三角形,冰蓝色光束交织之间,三个魔法阵又组成了一个更大的魔法阵,径直就把冰铃挡得个严严实实的。

“欢喜之棘。”

冰铃一声冷喝,密密麻麻的冰锥喷薄而出,朝着奥爹袭去。铺天盖地的一道道彩虹如同幕布一般连成一片,直看得奥爹头皮发麻。奥爹用力地咂咂嘴,手中的龙之枪猛地一挥:“小白!去!”

“呼——噶啊啊啊————”

瞬息之间,彩幕已经逼近至奥爹德哈琳面前,而随着奥爹一声令下,盘在奥爹肩头的小白深吸一口气,引颈长啸,银白色火焰呼地喷吐而出,冲着虹光直直地撞了上去!

“奥爹!”德哈琳失声喊道,接着连忙举起法杖,“圣光屏——”

“你快走!趁我家小白还能再撑一阵子!”

对德哈琳的关心,奥爹并没有领情,只是头也不回的大喊——不对,奥爹这几乎是不顾风度地吼出来的。这跟瀑布一样倾倒下来的冰棘,现在的德哈琳是肯定接不下来的,而若是她们俩现在不能抽身的话,等到小白熄了火,她俩就会在冰铃强大的攻势面前陷入万劫不复——

“咔嚓!”

一道晶莹急速放大,几乎是下意识的,奥爹右手唰地一抬,手中的长枪准确地打碎了那一枚冰锥。但是奥爹顾不得高兴,因为突破火幕的冰锥有了一枚,肯定就会紧接着——

“咔嚓嚓!咔嚓!”

又是好几道冰锥穿透了银色火幕,奥爹忙不迭地挥舞起手中的长枪。大抵是因为方才替德哈琳解围打了一发“星尘空碎”,小白的极限来得比她想象的更快,快得多,这让奥爹叫苦不迭,想我奥菲利亚一世英名,难不成今天真要栽在这里不成?!

“如果、如果我和小白能吃饱的话——”

“嗖!!!”

就在这时,一道彩虹的影子朝着奥爹刺了过来。奥爹一愣,连忙将龙之枪朝着影子点过去,肚饥却使得她的动作慢了半拍。

“诶——”

于是,奥爹眼睁睁地看着影子“嗖”地擦过枪尖,沾上覆在枪头上淡淡的银色星尘,显现出冰铃的冰锥特有的晶莹,并继续划破空气逼近自己的眉心——

“哧——”

紧接着,奥爹只看到一道夺目的金光擦肩而过,眼前那一枚冰锥就哧地一声消失了。

“诶?”

消散了奥爹面前的冰锥之后,金光并没有消停,而是像弹球一样,继续射向穿透火幕的冰锥,一时间,那些漏网冰锥的攻势,竟然就让这么一枚小小的光球给硬生生地止住了。奥爹总算是得以消停了下来,微微喘息着愣神片刻之后,她扭头看向身后……果不其然。

“呼、呼……不是叫你赶紧离开这里么!”

“比起这个、奥爹!趁现在!就是现在!”

没有理会奥爹的火气,德哈琳朝着奥爹身后竖起手中的独角兽法杖。奥爹一愣,朝着德哈琳所指的方向看去,那一枚金色光球一刻不歇地弹射着,打碎冰锥的同时在冰锥间自在地穿行,居然马上就要飞到了冰铃的身前!

“啧。”

冰铃注意到了德哈琳的这一发奇袭,她银牙轻咬,玉指轻触了下魔法阵,倏地一道白光闪过,魔法阵再次化作光洁的冰镜。

而紧接着,光球也射到了冰镜之上——“砰!!!”

“……”

光球重重地打在冰镜上,冰镜狠狠地颤了颤,虽然没有多少损伤,冰铃的左手却下意识地搭上了右手臂,镜面传来的力道令她感到相当不好受。她不由得皱起眉头,这个德哈琳,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超能冲击【Exceed Charge】!”

蓦地,奥爹暴喝出声。冰铃回过神来,隔着冰镜看见奥爹使出吃奶的劲,将长枪朝着自己隔空一点,一道拇指粗的蓝色光线朝着冰结之镜暴射而来——

“噗哧哧哧哧哧——”

“呃!”

冰铃眉头一弹,银牙咬紧了起来。光束刚打在冰结之镜上,就绽成一枚闪闪发亮的锥,圆锥飞速地自转,锥尖在镜面狠狠地打磨,刺耳的摩擦声简直让人心悸,就差迸出火花了。

“奥,爹!”

“就是现在!”

冰铃一字一顿地吐出奥爹的名字,眼神略微变得凶狠,奥爹却没有半点在意,她握紧了手中的墨蓝色长枪,笼罩在枪尖的星尘像火焰一般翻滚了起来!长枪枪尖对准钻头中心的瞬间,奥爹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冰铃直直地刺了过去!

“吃我这个!白银星尘钻!!!”

超能冲击·白银星尘钻,这是奥爹从古树那里得到的,与火星女王颇有些渊源的最强必杀技,对单个目标的破坏力是无双的。只要这一发能够通过,冰铃的冰壁就一定能够被击破,这是奥爹最强的一击,近乎无懈可击的——

“给我滚开!!!”

突然,一个身影自冰墙之后窜上半空,与明月重合在了一起。

“吃我一记!骑士——火箭拳!”

硕大的金属拳头高高举过头顶,人影高声暴喝着扑向化作流光的奥爹,将泛着寒光的铁拳,对准流光头部狠狠地抡了下去——

“嘭!!!”

金铁碰撞的闷响之中,显形的奥爹被倒着打飞了出去,后空翻两三周之后,奥爹手脚并用,这才算是稳稳地落地。

“呵、呵……琉璃。”

看着雄赳赳地挡在冰镜前的骑士少女,奥爹重重地喘了两声。另一头,在冰铃讶异的目光中,琉璃歪着脑袋,双手抱拳重重地砸了两下。

而就在少女的身后,银色星尘钻头的转速刚好低过临界值,嘭地一声炸开,开出一朵绚丽的礼花,正好成了少女隆重出阵的背景——Fire!

“真当我家冰铃没有帮手?我要生气了!”


“阁下的招式……妾身已经全部看透了!”

【我个人是很想说“骑士——火箭拳”的啦。。。】

SubCode:CHA:琉璃

    英姿飒爽的骑士少女,右手装备有内置火箭的铁拳,打斗拳拳到肉,十分带感。

    打扮英气十足,然而是个小笨蛋。

    冰铃的灵魂姬友兼小跟班,平日里还担任冰铃的翻译官的职责,能够将冰铃的二十字以内(多数是仅有几个字)的短句翻译成完整的一段话。

    设定中,因为是笨蛋所以受到结界影响较小,能够自在活动,现在正跟随冰铃在结界中寻找某个软柿子的下落。


“嚯——要生气了?好怕好怕,”奥爹从地上爬起,掸了掸下摆上的灰尘,脸上却挂着淡淡的微笑,完全看看不出半点吃瘪后应有的不悦的样子,“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呢?”

“当然是把你们全部打飞!好家伙,真把冰铃的仁慈当——”

“呵呵呵呵呵呵。”

奥爹笑出了声,打断了琉璃的话。银铃一般的笑声优雅而不失礼貌,但是嘲讽效果是立竿见影的,这不,你瞧瞧琉璃那双红透的眼睛珠子:“喔喔喔!!”

“慢着、琉璃回来!”

冰铃大惊失色,然而少女骑士已经气势汹汹地撒开了丫子,她抬起铁拳对准奥爹,登时,铁拳上装有铆钉的关节,居然嘭地喷出了火焰,拖着琉璃冲了出去!

“骑士——火箭拳!”

“哈——没办法了。”

转眼间,琉璃已经冲到了奥爹面前,奥爹抬起手臂,将长枪往琉璃的铁拳上一搭,右脚再轻轻一点,一个空翻就来到了琉璃的身后。

“诶——”

强力的一拳居然如此轻易就被躲开了去,琉璃的脸上自然满是不可思议。奥爹趁着还没有落地,右脚朝着琉璃的后背不轻不重地一踏,琉璃就再也不能保持平衡,“嘭”的一声直挺挺地扑倒在地上。

“唔……奥爹!”

“刚才我不过是稍稍大意了一点,难不成你还真当自己战无不胜了?”和琉璃的咬牙切齿完全相反,奥爹微微歪着脑袋,笑得很灿烂,“平心而论,冰铃这回也不光是溺爱,这次的战争本就不是外人能插手的,现在老实退下的话,你还能来得及免了这顿烤肉——”

“骑士——火箭拳!!!”

没有理会奥爹的劝告,琉璃从地上爬起身,再一次咆哮着朝着奥爹冲了过去,还是一幅战无不胜的样子。见此情形,奥爹无奈地耸耸肩,手中长枪轻摇两下后,她将长枪朝着琉璃的铁拳随意一扫,氤氲在枪头的银色星尘便暴射而出——

“砰!!”

宛若流星一般,银色星尘拖着尾巴撞上了铁拳,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奥爹随意投出的这一道流星居然很是干脆的就将琉璃打得向后退去。少女骑士连着倒退了好几步,脚下一个不稳,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失去焦距的眼珠子咕噜噜地打着转,方才战无不胜的气势瞬间就不翼而飞了。

“呵呵呵呵,你瞧瞧,我刚才说了啥?”看着头晕目眩地倒在地上的琉璃,奥爹心情大好,“所以我还是劝你——唔哇!”

好冰!

一道刺痛突然自脚下传来,奥爹惊得蹦蹦跳跳地跑开,然而刺痛却没有丝毫减弱,还变本加厉地爬上了双腿。慌张之中,奥爹狼狈地飞上半空,这才看到自己的脚下、四周,居然正燃着……

“火?!”

奥爹差点把眼睛瞪出了眼眶,但是此刻贴在地面翻腾的白色寒气,不就像灼目的火焰一样么?只不过,这火焰是冷的,冷得刺骨,冷得扎心,冷得奥爹双腿发麻。

“怎么会……居然会变成这样——呜!!”

话音未落,又是好几道哦不,几大块闪亮的冰晶前簇后拥地朝着半空中的奥爹刺去,奥爹忙不迭地扑向地面没有“冰火”燃烧的地方。“扑通”一声,我们可怜的奥爹摔倒在草地上,小脸儿脸也印了上去。

“唔呃呃烤肉……呃!”

眩晕了好一阵子,琉璃这会儿也总算是回过神来了,她从地上坐起,眼前刺眼的白光却让她睁不开眼睛——慢着,眯眯眼的琉璃到现在为止就没有睁开过眼睛来着……

“唔哇,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这次的对手只有同等级才能一同较量,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劝!”

是冰铃!听到呵斥的瞬间,茫然四顾的琉璃刷地扭头看向身后,那个冰蓝色的少女正向着自己走过来,少女柳眉倒竖,冰蓝色长发无风自动,朱色的瞳绽出了光……溢出寒气的小嘴喋喋不休……

“冰……冰铃?”

“难道我让你跟进来就是一个错误吗?为什么你不懂保护你自己!我跟你说……”

“糟、糟了……”

琉璃“咕嘟”一声咽下一口唾沫,小嘴瘪了下去。平日里,冰铃说话惜字如金,就算是老半天憋出的一句话也不会超过20个字,但是若是有谁招惹到了她,打开了她的“开关”,它就会瞬间变成一个语速飞快的、势不可挡的话痨——

“冰铃的碎碎念.txt”

没错,就是势不可挡。就像现在这样。

“我、我也没想到会奥爹会变得这么厉害啊,”琉璃慌了神,她连忙向冰铃摆手,想平复一下冰铃的心情,“冰铃你也是知道的、以前的话明明是我的铁拳更硬——”

“冰铃的碎碎念(2).TXT”

“冰、冰铃……”

“冰铃的碎碎念(3).TXT”

“我、我错了!我知错了啦!”

终于,不堪冰铃的TXT轰炸的琉璃堵着耳朵落荒而逃,等到琉璃乖乖蹲到山坡上瑟瑟发抖,冰铃才总算是停了下来。接着,她缓缓扭头看向奥爹,碎碎念伴随着嘴角溢出的寒气一并涌出:“明明正忙着对付我,竟然还能腾出空闲和她较劲,看样子是我下手太轻了啊。”

“讲道理,冲出来打偷袭的人可是她啊,”奥爹一边揉着被摔红的鼻头抱怨,一边不停地跺着冻得发麻的两腿,藏蓝色的长筒袜被摩擦得沙沙作响呲溜——“再说我也不建议她掺和这个的,刚才我也是这么跟她——”

“少啰嗦!”

一声震耳的暴喝,寒气如同流水一般分成七股在冰铃身后汇聚,转眼间,七道硕大的冰锥成型,并朝着奥爹飞速射去。奥爹苦着脸,强自打起精神跃身至半空,倒也是干脆的就将这一簇冰晶坠给躲开了。看着冰晶坠爆炸掀起的寒气,奥爹苦着脸抱怨道:“护短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不讲理了啊,明明我才是被找麻烦那个——”

“唰唰唰!!”

又是一组?!怎么可能!

经历最初的震惊之后,奥爹循声望去,这才看到又一簇冰晶坠冲了过来。不敢有太多磨蹭,奥爹忙不迭地朝地面飞身扑去,这才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这一列彩虹。

只不过,慌乱中朝地面扑去,奥爹已经没法很好地保持平衡,结果她侧着身子,再一次在草地上狼狈地摔了一大跤。

“痛痛痛——怎么会这么快的……”

奥爹拍了拍脑袋,挣扎了片刻之后才从地上爬起来,心中充满了不解。冰铃这一连串攻击的节奏实在是太快,若是放在平时,这“冰晶坠”就算是用手搓来减CD也不可能这么快就——

“难不成你以为这样就结了?”

“诶——”

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奥爹下意识扭头看去——

“欢喜之棘!”

看着笼罩在彩虹之中的冰蓝色少女,奥爹一阵心悸,她咬着牙,猛地向后跳开,并将长枪朝着少女手中的魔法阵用力一扫:“星尘流——”

“嗒嗒嗒嗒嗒嗒!!”

“……诶?”

一时间,奥爹愣住了。

明明对面的魔法阵里还没有放出冰锥的……

“……啊啊啊!!!”

奥爹惨叫着,像个皮球一样被重重地打倒在地。氤氲在枪头的星尘并没能甩出,而奥爹的后背,却被冰铃的欢喜之棘打了个结结实实。寒气与刺痛在后背肆虐,疼得奥爹在草地上动弹不得。

“在你戏耍践踏琉璃的时候,你可知道琉璃的痛苦!”

“你……你这个——”

奥爹柳眉倒竖,强自抬起头来瞪着冰铃——“诶、怎么……”

三个,面前的冰铃总共有三个,不光是这样,奥爹挣扎着坐起身之后才注意到,坐在碎冰嶙峋正中央的自己,好像被冰铃包围了。

“虹光之境……”

虹光之境,据传是冰铃所拥有的最强的必杀技,创造出大量的冰结之镜将敌人包围在其中,并在镜上投射出以假乱真的影像甚至声音,本人则是可藏身于影像之中,与其他镜像整齐划一地发动攻击……

“给我结冰!”

就在奥爹还在失神地喃喃念叨时候,氤氲在虹光之中的冰铃们齐刷刷地抬起手,数不胜数的魔法阵之中,无数道彩虹自四面八方喷涌而出,目标直指跪坐在中心的奥爹!

“喝,喝啊!!!”

奥爹三两下挣扎着爬起,脚下猛地一蹬,飞身一跃至半空中,第一波袭来的一圈冰锥扑了个空。然而,冰铃们手中的魔法阵也随着奥爹的身影向上抬头,眼看着又是一波冰锥即将逼近奥爹——

“小白!!”

奥爹高声大喝,早已鼓起腮帮等候多时的白色小龙张开嘴,银白色的火焰便伴随着龙吟疯狂涌出。

然后,奥爹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在从半空中落下的过程中,奥爹居然像个陀螺一样开始飞速自转!

“呼呼呼呼————”

呜呜风声变得越来越大,奥爹的身影逐渐变得模糊起来。长枪枪头与氤氲其上的星尘在奥爹周身画出一个规整的荧光圆环,而白色小龙喷出的火焰则是在奥爹自转的带动下,化作一个银色的烈焰龙卷,将奥爹护在其中!

就在这时,第二波虹色的欢喜之棘也抵达了战场,然而细小的冰锥打在火龙卷这种庞然大物上,未免有种蜉蝣撼大树的感觉,在稀稀拉拉的“噗哧”声中,欢喜之棘被尽数拦下。

“呵、呵,果然!”

奥爹得意地掀了掀嘴角。不管看上去再怎么骇人,影子就是影子,防御起来是不会费半点力的,即使把星尘火焰卷成相对稀薄的火龙卷,用来对付那些星星点点地隐藏在幻影之中的暗箭也足够了!

胸口开始有些翻腾了,不过,听着四周稀稀拉拉的响声,奥爹还是涨了两分士气。以为放暗箭就能制住我奥爹?笑话,“爹”这个名号,尔等凡人……

“诶?怎么是……”

四周的响声?为什么暗箭是从四面八方来的?如果说是冰铃本人的偷袭,那么偷袭也应该是从一个方向过来的,那么为什么,打在火龙卷上的欢喜之棘却是从——“唔哇!!”

火龙卷不断下降,转眼间奥爹双脚已经接触到了地面。奥爹连忙站定身子,但是还不等回过神来,她的脚下却又不听使唤地挪动了起来。

“呃、呃——”

抬起手紧紧扶住太阳穴,奥爹发出了痛苦的呻吟。绕是有勇者之力加身,这即兴的一招对半规管的负担还是太大,尽管奥爹竭力想要保持平衡,她的脚下最终还是打了一个踉跄——

“结束了。”

就在奥爹扑倒的前方,冰铃高举右手,从寒雾氤氲中走了出来。这一个冰铃没有虹光缠身,想必不是假货,但是,在这个冰铃的身后,却齐刷刷地漂浮着六个魔法阵。奥爹用余光看到,冰蓝色的魔法阵就像一只只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

“欢喜之棘!”

冰铃将右手用力挥下,六个魔法阵整齐地发出“噗噗”的响声,尖锐的冰雪荆棘喷吐而出,发出撕裂空气的尖啸,朝着奥爹刺去——

“奥爹!!”

人已赞赏
动漫资讯

东方Project游戏《东方鬼形兽》Steam体验版公开

2019-11-23 8:54:42

动漫资讯

冈本加乃子文学作品《金鱼缭乱》漫画版开始连载!

2019-11-23 8:54: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