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崩2同人——致可爱的奥爹:古树英雄们5(完)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致可爱的奥爹:古树英雄们5

作者:Ro-Kango

致可爱的奥爹:古树英雄们1 致可爱的奥爹:古树英雄们2 致可爱的奥爹:古树英雄们3 致可爱的奥爹:古树英雄们4

“情况我知道了,但是我拒绝。”

“诶?”

奥爹态度的转折来得太快,快到德哈琳都来不及反应。就在德哈琳愣住的时候,奥爹接着说:“怎么说呢,我可没有必要被那家伙牵着鼻子走。我会搞清楚这一切的,没必要跟你抱成一团驻足不前。”

“你为什么笃定自己能够找到答案?如果这条路的尽头还是什么答案都没有的话——”

“那——就说明我们到此为止了。”

回答得意外的干脆,与沉重的回答内容相比,奥爹回答得实在是太干脆了,一时间,德哈琳甚至都忘了出声。

“俗话说得好,使魔固有一死,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吧?”奥爹耸耸肩,继续“没心没肺”地说,“如果所谓的命运真的要我们在不久的将来灭亡,到了那时又有谁会有办法存活下来呢。”

“这么说来,也对啊……”

如此喃喃着,德哈琳慢慢低下头,一双异色瞳似乎开始变得灰暗了。如果这片大陆的命运注定就是无法被拯救的话……我们赌上一切的努力……

“那样的话……还不如从一开始就——”

“但是,与其耽搁时间害怕,我倒更愿意向前迈开步子。栽在一个地方生根的感觉可不好受啊。”

“……明知道前面就是末日,却还是要摸黑挣扎吗?”德哈琳微微抬起头来。

“什么话,探索未知可是我为数不多的特长之一,若是我连探索都不能继续了,那才真的是我的末日。也就是说——”

说着,奥爹翘起嘴角,露出一幅得意而充满自信的微笑:

“只要我能够继续探索下去,前方就不会是绝路,我的末日就绝对不会到来。这就是我和你不同的地方啊。”


“刚才那个……又是走马灯吗……”

奥爹咬紧牙关爬起身来。就在刚才,她联合小白一同发动的大杀技,绝枪·Phantomic Spear,虽然成功地将其他人击退,却也把自己和小白抽了个空。蜷缩在奥爹肩头的小白已经彻底睡死了过去,而奥爹自己也已经是软绵绵的了。

按理说,奥爹也应该是没有力气站起来了才对。

“德哈琳……德哈琳!”

虽然只是慢吞吞地挪到德哈琳的面前,但对于现在的奥爹来说,这已经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了。

“德哈琳,德哈琳你怎么了……”

德哈琳跪坐在地,脑袋倚靠着法杖,金色的光辉一点点自她的体内溢出,随风散去。在她的周围,圣光屏障仍然存在,却像被打碎的蛋壳一般一片片剥落。阿拉迪雅跪坐在德哈琳的身旁,已经是哭了个稀里糊涂。

“奥爹……你没事……”德哈琳轻声说道,“冰铃没有为难你。”

“你这是……结束了?”奥爹走到德哈琳面前,缓缓坐下身子。

“好像……是这样的……”

“我不许、我不许!勇者怎么能比魔王先倒下的!”阿拉迪雅哭喊着扑到德哈琳的怀里,泣不成声,“你还能站起来的……可以的……”

“实际上……我很羡慕你的……奥爹。”

“你说……你羡慕我?”

德哈琳轻轻点头。

“虽说一开始就决定要拯救大陆……实际上自己能不能做好,我的心里一直都是不敢肯定的。所以我当时才会想要和你一起合作吧……”

“奥爹你说得没错,当时的我也许是真的在害怕吧……害怕失败,因此畏惧前进,畏惧面对未知……我也差点就裹足不前了……”

“但是,当我看到奥爹你自信地、无所畏惧地面对未知的一切的时候,我就开始想了……能像你这样自信地面对、解决一切困难,达成最终的目标的话,一定会很帅气的吧……”

“所以我才决定了,果断地行动起来,就像奥爹你一样……”

奥爹无言。

“但是,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的话,果然还是跟说笑一样吧……”说着,德哈琳露出无奈的苦笑。

“……你这个……笨蛋。”

奥爹也笑了,然后与此同时,眼泪失控了似的从她的眼角涌出,顺着脸颊划过。奥爹哽咽着嗓子,一字一顿地轻声说道:“你温柔,又那么坚强,你已经很厉害了哦。”

“嘻嘻……”

德哈琳抿着嘴唇。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抬起手来召出一团光晕:“啊,这个……”

不一会,光晕散去,德哈琳手上多出来一个便当盒子。

“这个是……”

“从古树那里分到的……你和小白还没吃饱的话,果然还是留在这里的用处更大一些吧。”

“……”

奥爹无言,她颤抖着双手,接过了德哈琳的便当盒子。

“你一定要……一直赢下去……”

德哈琳合上了双眼,软软地倒进奥爹的怀里,氤氲在德哈琳身上的最后一捧光芒,连同光罩残存的最后一块,宛若满咲的蒲公英一般,“叮”地随风飘散了。


“嚼嚼嚼……真香。”

“奥爹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奥爹抬起头来,阿拉迪雅已经将陷入昏睡的德哈琳背到了背上:“我要把德哈琳一起带出去,奥爹你接下来要怎么办?”

“有很多需要整理的东西,今天晚上这一架,大家都抖露出不少底牌,相关的战术战略可得好好整理一下,不然就太浪费了。”

奥爹的语气已经恢复了平日的冷静,两三句分析也是做得客观详实。阿拉迪雅摇摇头:“我就不管这么多了,但是奥爹,你一定要去找她们的麻烦,别给她们留面子!”

“知道了——话是这么说,一时半会儿想找她们的麻烦可没那么容易——”

“晚点找也没问题!但是你一定要去找!”阿拉迪雅抬高了嗓门,“你可是勇者德哈琳意志的继承者,身为背负毁灭这片大陆的命运的大魔王,我可不允许你也倒在成为最终勇者的路上!”

“……”


“痛痛……飞走喽……”

看着阿拉迪雅背着德哈琳远去的身影,奥爹慢慢爬起身来,收起空空如也的便当盒子之后,她轻轻拍了拍长筒袜上的尘土,接着伸了一个懒腰:“啊啊——古树战争原来是这么要命的吗?”

“你一定要……一直赢下去……”

“哪来这么容易的事啊……”

嘴上念叨得颇为懒散,奥爹——奥菲利亚的眼神却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

要赢。

“Whitehole,Whitehole,Whitehole!Revolution!”

奥爹的双眼银光迸发,漂浮在半空中的银白色天体随之爆发出了更加骇人的吸引力。刺骨的寒流裹挟着冰铃遗留下的巨大冰块,狂乱地涌向白洞,破碎成冰尘并紧紧贴在其上,一时间,天上仿佛又多了一轮月亮,发出刺眼的月光,将山谷照了个通透。

“哇啊……”

而在奥爹面前的不远处,疯丫头普洛姆特仰着身子,右手捂在脸上,透过指缝观察奥爹的这一记大杀招。虽然之前就有所耳闻了,实际见到的时候,这种震撼的画面还是给疯丫头幼小的心灵留下的难以磨灭的印记。

“你果然好厉害啊……奥爹——”

于是,普洛姆特说出了这么一句她本不可能说出的话,脸上灿烂地笑开了花。

“Ready?Go!”

纯白色的皎月降落到傻坐在原地的普洛姆特的头顶,在小白震耳欲聋的咆哮中,奥爹朝着普洛姆特奔去,反手握住银色的龙之枪,瞄准银月的中心奋力一投:“Chilling Flow!”

“轰——”


夏夜,白雪,完全不搭边的两件东西再一次融合到了一起。在银色龙之枪命中皎月的一瞬间,凝成皎月的白洞猛地炸开,化作铺天盖地的暴雪席卷了整个山谷,给夏夜盖上了厚实的一层银白。

“呼……呼……”

笼罩在冰尘里的奥爹粗声喘息着,不一会,她摇摇晃晃地、软软地扑倒在雪地里。

古树战争,淘汰了德哈琳以后又是一个星期,战事比起之前是变得越来越激烈,但是奥爹缺食少食的窘境却几乎没能得到任何改善。在这种不知是谁存心鼓捣出来的严峻环境之下,奥爹没有哪怕一天不是在压榨自己,咬牙死撑着度过每一天本就已经是极其不易,而今天,她与普洛姆特的这一场遭遇战,似乎就要成为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真的…………到极限了…………”

体力彻底告罄,几乎连动弹手指的力气都被抽空,奥爹不甘心地咬紧了牙,在这种情况下,她哪怕就算是被放置在一边,都很可能只能是自生自灭——

“这么厉害的东西,正面突破的手段根本就是不存在嘛。”

“…………诶?”

就在奥爹惊讶的时候,普洛姆特慢悠悠地踱步到奥爹的面前:“但是,也就仅限于正面了——‘The·翁德兰’【The World】原来还可以有这种纤细的应用,真的是长见识了,今后还是稍微琢磨一下吧,嗯。”

“你说……‘翁德兰’?”

“嗯,通过‘The·翁德兰’止住一个扇形面的时间,完全挡住迎面而来的冲击波和暴雪,虽说需要的准备时间很长很长并且十分不灵活,但是只要准备好了,它就能成为理论上最强的盾牌了,就像刚才这样。”

“怎么……会……”

“对啊,怎么会这样呢,奥爹你已经累到连‘The·翁德兰’都注意不到了么,可怜啊奥爹。”

普洛姆特悠悠地跟奥爹唠着家常,乍看来就跟一个和蔼的老朋友一样,但是,和普洛姆特的轻松不同,奥爹已经是双眼失神、面如死灰了。

“这是……要败在这里么……”

答应德哈琳的要取得胜利,好像已经不能实现了……

“这也是……”

奥爹清楚,自己已经尽力了,竭尽全力了,但是在这种满怀不知名恶意的严峻环境之下,落败是真的没办法的。

但是,为什么呢,释然的“没办法”到了嘴边,奥爹却怎么也无法将之说出口。

“明明都……答应了……”

明明都答应过了,答应了她要赢的,为什么不能坚持下去呢……

“不甘心……”

竞赛中不幸当了败者,干脆地退场也是一种风度与潇洒,挣扎不但无用,反倒会显得有些丑陋,奥爹向来是如此认为的。但是此刻,自心底翻涌出来的、一种难以言状的感情,驱使她“丑陋”地挣扎了起来。

“我……我明明还不想输的……”

“啊啊,闲聊倒刺打住吧,我会热热闹闹地送你回去,作为对同是‘爹’的你的尊敬,你就德哈琳一起好好待在后面凉快吧,奥爹啊。”

说着,普洛姆特走到奥爹的跟前缓缓蹲下,将覆满雷光的右手对准奥爹的头:

“三重超速暴击·雷风车。【Triple Maximise Crit·雷風車】”

“嘣!!!!!!”


“啊……”

奥爹睁开了眼睛。她扭头看向四周,然而不管她朝哪边看去,眼前都是一片昏暗……不,微光还是有那么一点,墨蓝色的。

“……诶?”

墨蓝色,无边无际的墨蓝色,自己就像是脱离了重力的束缚,漂浮在里面一样。但是这就令奥爹更加费解了,翁德兰有这样的地方吗?

“还是说……这里不是翁德兰么?”

“嗯,不是。”

毫无征兆的,一个少年的声音在奥爹耳边响起。奥爹一惊:“谁!”

“是我。”

“你?你是谁!”

“我——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来着——”

声音没有回答奥爹。忽然,又是一个人少年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奥爹面前。

“唔、唔哇!”

“啊、抱歉,吓到你了?”

奥爹摆摆手,示意没有大碍,她仔细打量了下这个突然窜出来的奇异少年。少年的打扮很是随便而普通,短袖衬衫加上较宽松的七分裤,属于丢到傻娜她们的现界里就找不到影儿的类型,他全身上下唯一能算作特征的东西,就只有绑在他腰间的一件奇怪的……

“机器?!”

奥爹揉揉眼睛,定睛细看了好一会儿,还是肯定了“机器”这一说法。除了像腰带一样的机器,少年腰间还挂着一串小瓶子和一个巴掌大小的钱包……

“是钱包没错吧……”奥爹扶额,她感觉脑袋还是有些不够用了。

“那——啥?你们就是使用那啥崩……”

话说到一半,少年就没了声音,他伸手探向腰间的钱包,打开钱包并端详起来——奥爹恍然,哦,合着那个是记事本不成——

“——‘崩坏能’,生活在使魔大陆翁德兰,使用崩坏能的使魔,对吧?”

“嗯……是这样没错……”

“所以说,和崩坏能相关的东西,你们肯定是最清楚的,没错吧?于是我希望你能够帮我处理一下那个世界的……很像你们的‘崩坏能’的东西,”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那人笑着用钱包指向奥爹,“小火他们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找到一个像你这样可爱又强大的后援帮他们一把,能请你帮帮忙么?可爱而又强大的奥爹?”

“慢、慢着!突然跟我说这么多——”

“我承认,我这一番举动的确很无理,但是,比起败在那种不明不白的机制下,你应该会更乐意在论外的环境之中为自己争取尚未完全熄灭的希望——我是这么判断的,所以我选择了你,还有疑问吗?”

“当然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多了去了!”奥爹高声回道,“比如说!你到底是谁!”

“我是——”

然后,少年又哑口了,他抬起手来把下巴揉得沙沙响,半晌,他干笑道:“不好意思,失策了,我居然会犯这种错误,哈哈,啊哈哈哈。”

“喂喂。”奥爹汗颜。

“那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名叫……嗯……”

不得不说,这个孩子组织语言的效率是当真让人捉急,奥爹不耐烦地抱起手:“说个名字而已,有什么好犹豫的?还是说你其实是那种连名字都得遮遮掩掩的鼠辈?”

“不中听啊这话还真是,我的情况和其他人不一样嘛,根据使用成分组合的不同,我可是有着好几个名字的,”闻言,少年鼓着眼珠子,摆出一幅忿忿的样子——“不过,因为现在使用的成分没有好相性的组合,现在你可以叫我……贝尔特。”

“贝尔特?”

“嗯,Belt的贝尔特。”少年点头,拍了拍绑在他腰间的奇怪机器,“所以说,第二世界束和那块地狱门碎片的事就拜托你了,日后若是有缘再会,届时还请多指教,可爱而又强大的奥爹。”

“——诶?慢着、我还有好多事——”

奥爹一愣,挣扎着伸出手去,正想要抓住少年的手臂,一股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量却将她向后猛地拽去。

“诶……呃啊啊啊啊啊啊!!!”

快,很快!奥爹只觉得自己就像是起飞了一样,嗖地朝着某个不知名的方向冲去,而那个微笑着朝着她招手的少年转眼间就退到了老远,消失在墨蓝色之中。

“什、什么乱七八糟的——呃啊!!!!”


就像是被卷进了下水道一样——别问奥爹是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的,生活在巨人的国度是真的是很不方便。

不过很快的,这种不快感也到了头,“嘭”的一声,奥爹再次感受到重力,仰面躺倒在草地上,包裹在她身边的墨蓝色扭曲着收缩成一点后消失,露出繁星点点的夜空。

“……已经没了么。”

小白没了影子,刚换上不久的新衣服也变回了原来那件紫色下摆的连衣裙。奥爹撇下了嘴,脸上有些不悦,古树的力量看样子是彻底消散了。

“罢了,总而言之,能够回来就……嗯?”

不、好像没有回去。奥爹把剩下半截话咽到肚里,抬起手来揉揉双眼,接着眯着眼睛看向夜空,这片星空不是翁德兰的星空……

但也不是现界的!

“诶?!”

奥爹一惊,这片星空……好像也并不属于草履虫傻娜【Bakana】她们的世界!

“怎么会!”

奥爹“刷”地从地上弹起来,慌张地四下张望——

空地上,小孩子们欢笑嬉闹,游人在步道上悠然信步,结伴而行者更是在进行着愉快的交谈,光头的马褂老头坐在公园长凳上,身旁的收音机咿咿呀呀地播着新闻,“再次将目光转向上川市,近日,阿芙维卡方面的搜救终于有了新的进展,数十名生还者……”

街道上,车来车往,公交亭上候车的游人扎成了一堆,远处的林立的高楼大厦更是全部点亮了灯光……

一言以蔽之,这四周一片繁华和谐之景,哪来什么死士的影子!

“目前,上川市仍处于被封锁的状态,有关事故成因,阿芙维卡仍在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光头老头的收音机仍在咿咿呀呀地响着,甚至还吸引到了远处一对恋人异样的目光,然而奥爹却对此视若无睹,她铁青着脸,心头已然慌得一匹。

没有崩坏的世界……

“这里……这里又是哪……”

也不知道是因为肚子太饿了还是什么原因,奥爹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草丛里。

人已赞赏
动漫资讯

伊藤智彦动画电影《HELLO WORLD》特报视频公开

2019-11-23 8:52:00

动漫资讯

AMAKUNI《Endro!》梅瑟·恩达斯特手办开订

2019-11-23 8:52: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