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欢乐向冒险——《元冥之猫》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元冥之猫

作者:小早川成

面包

“呜……今天,也还是没有多少猎物啊。”

一个裹着灰布的幼小身体在这片苍茫的灰色中显得无足轻重,就像是漂泊在海中的一片蓝色碎片一样。

茜把手边仅存的那最后一袋面包打开了又封上,

“如果不省点的话,也许熬不过两天啊,可是如果不吃……”

肚子擅自很配合地发出了极饿的“咕咕”声,声音不大,但是在这很是安静的地方却很是明显。茜立刻敏感地抬起头往四周看了看,头上的猫耳也不动声色地竖了起来,周围除了偶尔的蝙蝠发来的声音以外,没觉察到任何其他动静,茜松了口气。

周围其实是非常理所当然地没有人,因为这里是元冥大地最贫困的地方,与其说最贫困,倒不如说其实根本没有人会把这个地方算入人可以居住的地方,这里垃圾成山,是众多地区废弃垃圾的地方,成片成片的一望无际,仿佛这里原本就应该是个存放垃圾的地方一样,已然看不见也不清楚这里原来到底是什么地方。爱干净的大小姐们根本不会来到这个地方,但同样,因为几乎没有什么猎物的原因,甚至像人类一样挑剔,也理所当然没有多少怪物会聚集在这个地方。正常来说除了一些蝙蝠和食腐鸟以外根本不会有其他生物,所以在这个地方也出奇的安全。

但是这个地方其实是连接着古国和隆国这两个大国之间最为快速的通路。但是一般的商人为了安全也为了不沾上污秽会通过两个大国之间的另一个鲁比欧王国,虽然会多一些路程,但是不会有任何危险。

而茜的面包是之前很幸运地在刚废弃不久的垃圾堆里捡到的,这之前让她足足开心了一个下午,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收获,甚至没有捕获到蝙蝠,这袋面包却成为了最让她纠结的存在。

“如果……如果我还记得的话……”

背靠着一扇墙坐了下来,裹起已经褪色而且破旧的大布,这样可以稍微温暖一些。而这让她本身幼小的身躯变得更像一块不显眼的大石头。

如果我还记得的话…………

茜咬着下嘴唇,抬头看向黄蒙蒙的不带有一丝温度的天空,衬着垃圾山,勾画着荒凉。


我只知道名字我的名字是茜,也不知道为何只知道自己是19岁,19岁之前的记忆,也完全忘却了,倒不如说这之前的记忆更像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消失掉了,甚至是被拿走了一样,根本不留有一丝翻盘回想起来的可能。

而我所能回忆起的最早的记忆,就已经是在这垃圾堆里,记得当时身上满是鲜血,衣服破碎,但自己身上根本没有任何伤痕,倒不如说自己的身体干净得异常,我知道身上那些鲜血那应该不是我自己的血液,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为什么我身上有别人的血,为什么我会忘掉之前的一切,我有没有家人朋友,这些统统一无所知,除了知道我的名字是茜,岁数为19。

茜……茜…………

于是……就在这片废城里流浪着,这里有墙体可以挡风,有摇摇欲坠的破旧天花可以挡雨,甚至在这不远处有条还算干净的河流。这些东西用尽自己本身一切来诉说着这里曾经有过民居,但是时光的浪尘把一切吹熄,余下的只有苍老。这里曾经是什么,也已经随着越来越大的风变得模糊而绝望。

除了那存在的一望无际的垃圾山。

起风了。茜把自己身上的破旧大布裹得更加严实,在这种荒凉之中,温度的流失是非常可怕的。

这个地方偶尔也会有探险者,也只是匆匆路过,根本不多看一眼。但几乎没有任何货运马车,也理所当然更加没有任何客运的马车。

茜也曾经在一开始向路过的人求救。

“但是都是一群废物,渣滓。”

不愿想起和各种探险者相遇时刻的茜裹好旧布,用最舒服的姿势靠在墙上,寒风凛冽,现在大概是元冥大陆最冷的季节了吧。

啊!面包,面包要好好地放好!

茜把面包紧紧地抱了起来。蜷缩成一团,犹如一具被冻死的尸体。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想好了…………残留的体温余温让茜在这一片绝望之地中感受到了温暖。


然而就像刻意唱对台戏一样,就在茜快睡着的时候,远处传来了马蹄的声音,“踏踏声”干扰着茜的睡眠。茜用布盖住了自己的耳朵,但是那声音,却越来越大。

烦!死!了!为什么这个时候还会有马车经过啊!抬起头,看到远处而来有个越来越大的影子,确实是马车。但是要是我去搭讪,大概又会有什么废物想把我带回去当什么宠物性奴了吧。

这猫耳朵真是令人厌烦……

这么想着的茜用布紧紧罩住头上的猫耳,继续闭回眼睛。

但是马的“踏踏声”却越来越大,甚至就在眼前一样。就连马的呼吸声也几乎能听到……

那不就是在面前了吗!忍不下去的茜睁开了眼睛。马车竟然就停在自己面前,而车上似乎除了驾驶者以外没有其他的人。驾驶者从马上跳了下来,因为反光看不清,但是反正这个人很高大。

“啊,果然是一个活人,我确实没有看错。”

是一个很低沉的声音,茜抬起头来看向那个人,习惯了那背光之后终于看清来人的样子了。

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眼镜的背后是非常漂亮的蓝色瞳,脸型很大众,很常见,却很耐看,发型也碎的很有个性,虽然长得很高大却穿着一件像是魔法师的衣服。

为什么这种时候会有这样子的一个年轻男性路过这种地方?

是特地来营救我的吗?

茜被自己的第一反应吓了一跳,自己的潜意识中对于自己的朋友或者家人有这么深的期待吗?

“竟然是个黄色瞳的孩子,真是罕见……在这里没问题吗?你听得懂元冥语吗?”

茜有点茫然地看着这个男人,下意识的点点头,示意自己在听。

“那么……你……是在这个地方流浪的吗?需要把你带出这种鬼地方吗?”虽然一直都是疑问句,但是茜听不出来这男人的声线除了冷漠和冷静以外还有什么。

不过这个男人似乎和其他的人不一样呢,要相信这个男人吗?茜思索了很久,但是那个男人却似乎已经不耐烦了。

“呼……该不会是个弱智吧…”

高大男人的嘴巴却很是毒辣,但是见自己说完这句话,茜还是愣愣地发着呆看向自己,许久没有反应,高大男人决定回到马车上。

“算了,我先走了,你在这里请加油活下去吧。”然后回过头去不再看茜。

然而其实茜只是在诧异……

什么?本大爷是弱智?

这男人没毛病吧,和一个陌生人说这种话?

既然如此打劫他一些东西应该没问题吧,既然马车里面没坐人那应该是商品什么的吧。

茜压抑不住冲动,突然把披在身上的本来就不厚实的破布往一旁甩开,双手抓向男人。

然而高大男人听到破布丢开的声响已经立刻回头了,看到茜的动作立刻往后跳。

“啊啦,本来以为是个可怜的丢失掉记忆的女孩,却原来是个在这里狩猎人类的魔……物………啊?……”

说到最后,高大男人的话语已经不流畅,声线也从一开始的冷静和冷漠开始带有了疑问。他看着茜头上的猫耳有点茫然,是猫族的人吗?可是猫族的话……高大男人皱起了眉头。

“这些先别管,无论如何你先给我解释清楚把我当成弱智是怎么回事?你马车里面的是什么东西?”茜狠狠地咬着牙盯着高大男人。

“你不需要知道,我说你弱智是因为你一直不回答我的问题,那现在我道歉,然后我没有什么理由向陌生的直接攻击别人的人说清马车里面是什么。然后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男人摆出一副“这人真麻烦”的态度。而茜也不想和这个男人有什么交集,因为就刚才这个男人的后跳就已经显示出这个男人很强,而且爆发程度很高,自己在这个男人身上可能讨不了好。

算这个男人走运。这样子默默给自己打气的茜准备坐回到原来的地方。

可是就在茜重新披上旧布准备坐回去的时候。

面包!面包不见了!

茜四周围翻动,然而都还是找不到。

即使听到身后的窸窣的声音,高大男人也没有回头再看茜一眼,而是径直走回马车。

不见了!不见了!不见了!

在哪!在哪!!到底在哪里!!!!

这怎么办,没有了面包,果然刚才是应该吃掉的吧……

不对!如果没有这个男人到来的话这个面包根本不可能不见的吧!所以不管如何都绝对是这个男人的错,而且因为茜是只野猫……所以就算茜把他吃掉,也没关系的对吧!

绝对是这个人藏起来了!

茜并不知道他这瞬间眼睛突然变得血红。

不断地这样对自己说着,茜的眼神变得贪婪而凌冽起来,而当看向刚翻上马车的男人的时候,男人也恰好看到了茜。

把面包还回来!没有面包我根本活不过明天啊!

这样想着的茜突然发疯似地冲向正在马上的男人。

突然发什么疯?男人见到这个情况立刻随手拿起周边的东西,是马鞭。但是不管怎么看,穿着魔法师衣服的男性拿着马鞭当武器都会显得无比滑稽。

鞭击!男人把鞭子狠狠挥向茜,鞭子像毒蛇一样狠狠地咬向茜。但是茜的动态视力救了自己,发出了嘲讽似的笑声后,茜很直接地顺着鞭子的去势用手缠住了鞭子。这种程度想把我打伤?然而茜却没看见男人露出了和他一样的笑容。

鞭法•震!男人把鞭子从上空突然狠狠地往下压,还没待鞭子有什么反应又再次挥动鞭子,如同快速对马进行甩鞭一般。整个鞭子如同波浪一样传动直到茜的手上。

这是什么……茜很明显能感觉到那股力量自己根本不可能承受,可是偏偏自己要去用手缠住鞭子!马鞭传来的力量带动起茜的身体,如同奔跑中的人失去平衡一般,茜被带动着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溅起肮脏的尘土,不断传来的力量也一直震动着茜的右臂。

“本来走这条路是不想有什么麻烦的事,可是果然到哪里都会有麻烦的体质还真的是麻烦呢。”像顺口溜说完这句话的男人走到茜面前,从腰间掏出匕首。“但是如果是害人的东西的话,那不除掉是不行的。”

我要死了吗,明明还没有吃到那个面包……

“把面包还给我。”茜恶狠狠地看着那个男人可恨的脸。

“你说什么,什么面包。”把匕首已经举到茜头顶的男人没有改变脸色,但是匕首却停了下来。

“把面包还给我!就在刚才绝对是你把我的面包弄丢的!把面包还给我!没有面包我会饿死的!……”茜发疯似的用手抓住男人的领子。

高大男人任由茜抓着自己的领子,说得不好听点,对于高大男人来说,现在的茜发出的声音能感受到只是猎物的悲鸣而已。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是你现在是很饿对吧,我首先姑且确认一下,你头上的猫耳是…”

“我不知道……我要面包……”

“……”

“……我要面包……”

“…呼,面包面包面包,你除了面包你就什么都不知道吗?!”

害怕麻烦而且容易遇到麻烦而且非常讨厌麻烦的人的麻烦的高大男人对茜非常的不耐烦。

“……”茜低下头,没有回答。

“……”

“……”

“……真是麻烦,我给你面包,你给我说清楚。”


于是,在黄蒙蒙的天空下,就着凛冽的寒风,一对奇怪的组合在车厢里面围着小型火炉坐着,画面却极是奇怪。

“所以……你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嗯呜,雾知傲……”“行了先把你的东西吃完再说吧。”茜狼吞虎咽着男人丢过来的干粮面包,即使只是路上的干粮,对于茜来说也无异于饕餮的美餐了,而通过交流也知道了这个男人叫做法尼尔。

“呼……活过来了……那个…总之……谢谢你的面包……”吃完了面包的茜终于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那吃饱了就从我车厢里面下来,里面可是装着用来贩卖的各种商品的。你要是还不够我可以再分你几个面包,应该够你过几天了,我要去别的城镇卖掉这些东西……”

什么嘛这个男人,到了这个时候还这样子吗……茜感觉到刚才的面包如同没有了味道一般,如鲠在喉。

“像‘要不我把你带走带到别的城市吧’这种话你也不用祈祷我说的,我还没有把一个一言不合为了一块面包就想袭击死一个陌生人的猫耳怪物……的人带上车的觉悟。”在这个时候法尼尔却如同知道茜在想什么一样直接说出了这些话。

“…猫耳怪物……”茜低声嘀咕着,

“……好吧……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不可以把这些面包都留给我?”虽然这似乎很丧失尊严,但是为了生存下去,就算是乞讨,也是必不可少的。

“可以,行了,下车吧。”高大男子的音调从头到尾没有丝毫的改变。

“……真是无趣。”茜低声说着,抱起一大堆面包从车厢里跳了下去。


马车的声音渐行渐远。

除了让自己挨了一下揍和把自己的衣服弄脏,以及让饥饿的自己饱餐了一顿并且留下了存货之外,没有任何的改变,但是这也已经属于超值了。

裹着那一大堆面包,茜再次在那个角落蜷缩起来。

好不容易似乎带来了点希望…………这个男人好像不是坏人啊……是叫做…什么?尼尔?还是什么来着…………

茜抬头看着原本黄蒙蒙变得越发阴暗的天。

为什么要在给予了别人希望的时候继续把别人丢在绝望里面呢?

就像是一个中了头奖的乞丐因为扣了中奖税继续住在天桥底?

为什么呢?

茜不知不觉脸上流下了两条泪痕。

自己对别人的依赖原来有这么强吗?

嘛,反正都走了,明天休息一天,后天再继续觅食好了。

走了走了,走了也好,不用去在意别人的眼神……

走了好……


“踏踏踏”的马声在这个时候也显得非常明显。

又是什么啊!为什么又要在人刚刚准备睡觉的时候啊!

已经被打断了两次睡眠的茜愤怒地睁开眼睛。

眼前是非常熟悉的场景。

一辆马车就停在自己面前,而车上除了驾驶者没有其他人。驾驶者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因为有点反光,看不清样子,但是反正那个人很高大。

“天要黑,大概要下雨,要是你还不介意可以上来。”

声音一样没有任何的温度,就像那个人从来不在乎一样。

“……你……你总是这样把人从天堂扔到地狱这样折磨的吗?”

茜不知道自己的鼻子在急剧地收缩着,眨眼的次数也变得频繁起来。

“上来吗?”

“上。”

没有任何羞臊也没有任何推托,自此荒野上的马车上多了一个影子,一块破布,和若干面包。

面包……面包是个好东西啊……

感受着陌生却亲切的马车颠簸感,车厢里的茜,裹紧了破布,即使本身车厢里面不算寒冷。

“你……现在准备去哪?”

“我之前说过了,我要去隆国把车上的东西卖掉。”

“…………我……可以一直跟着你吗?”

茜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句话。也许是本身自己对于这个男人就有亲切感?可是明明这个男人也是个毒舌得要死还冷得要死的男人啊……

没有得到答复。

茜也没有去理会,茜把之前的面包放回到车上,但是唯独留下了一个面包在身上。

那个是之前自己原来没找到的面包,几经寻找原来在本身的破布里面,因为自己收的过于严实反而一下子找不到。

如果不是这个面包的话……

茜稍显肮脏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这块带有包装的面包,陷入了沉思。

“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很痴女吗?”

“滚!老子是男的!”

马车出现了不知为何的颠簸之后,重新行驶在这垃圾山成片的荒野之中。

人已赞赏
动漫资讯

KADOKAWA股东大会井上称《兽娘动物园2》达到预期目标

2019-11-23 8:36:23

动漫资讯

连载15年!漫画《银魂》正式宣布完结

2019-11-23 8:36: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