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青春校园百合——恋爱为何物?(1)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恋爱为何物

作者:三浦灯子

开篇:自我发问

恋爱是什么?在我懂事之后我一直对“恋爱”这个词抱有疑问。我不明白的东西我就想了解至完全懂了为止。

但这次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它不是什么概念上的困惑,而是一种连成年人都为之恐惧的存在。我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这次我并没有将自己的疑问向家人说出。每天看着街上手挽手的情侣走过,我依旧还是不懂什么是恋爱。

人是必须要恋爱吗?

为什么人类要制定无数规则给同类遵守?

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向世人宣告着自己制定的规则,我十分不理解。

大家都是人类,而要是其中有谁的思想不同,就会被人当作异类隔离。作为同类不应该给予一些理解与信任吗?我是真的不理解。

我的思想被当作异类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开始想了:如果不遵守规则就会被当作异类,那我是一定要强迫自己变成与大家都一样的人吗?

——至少试着去感受。

内心响起了这个声音。

我开始不是很想对“恋爱”抱有好奇,在身边的同学们都迫切的想自己钟爱的人与自己恋爱的时候。一个做事冒失的女生出现在了我的身边,她是个很直白的人。

起初我不能理解她那么爱横冲直撞的性格,相比自己的冷淡待事,她的性格就显得十分火热了。当我自己的为人处世十分冷淡时,我就不希望有一个十分活泼的人来打扰我的正常生活。

她的出现搅乱了我的正常生活。我尽力想去无视她,她就尽力想要与我接近。她这是人太蠢了没有意识到对方的厌恶感吗?我觉得我自己的厌恶已经表现得旁人都能感受到了。

然后她在一个午休,把我叫到教学楼后面。

那一瞬间她说出的话,再一起引诱我对“恋爱”发问。

“郑芷翌,我喜欢你。”她的眼中只有对我的爱恋。她完全不害羞,但也不显得张扬,像是单纯的陈述事实一般,在话音落下的瞬间展露笑容。

“但我……和你不熟。”我转身就走。

这是当然的,我又不喜欢这个人。前一段时间我还对她有明显的厌恶,现在我怎么可能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呢。

但是她这一句话,引起我深究至极的疑问与思考。

恋爱这个词,不是只限定在男女身上吗?莫非,是我理解的错误?虽然我得承认,我依旧是没有理解透“恋爱”的含义,但是至少基础的我是了解的:世人接受的只有男女相爱。

现在她的发言就是把我过往多年的理解全部推翻。事后想起来我就很想骂她,这种人竟然有此等机会,打乱了我所有的理解,我想起来就很生气。

可她这种人,不仅打乱了我的理解,还要试图把我拉进她的思想圈子里。

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我在那一瞬间竟然下了决定:那我就和她在一起吧,看她还能做些什么,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喂…有听到我在叫你吗?你这个人啊…”

我坐在凳子上,她像个无赖一样骚扰者我,同时无限地叫着我,试图引起我的注意。

“我喜欢你。”我转过头去看着她。

这家伙,果然满脸惊讶。

惊讶着为什么一个这么冷漠的人会说出这样充满爱意的话吗?但她很快露出笑容,一把搂住了我。这下转变成了我的满脸惊讶。

我伸出手,想要用手轻抚她的背。

那一瞬间,梦醒了。

第一章:受打扰的日常

醒来的一刻,我发现我自己坐在校园里的凳子上。

“原来只是一场梦。”我用手抹去了额头上的冷汗。想要拿起书包就走的时候,突然察觉:刚才确实是做了一个梦,但梦里的事情,是真实的。

我瞬间感到恐惧,于是下意识的坐下。

像那样的事情,已经有很久都没想起来过了吧。高三时的复习已经让我忘掉了大部分。如今在大学这个时候,为什么还会想起来。

算了,一定不能让自己陷入死循环的思考。又不是小孩子,想那么多只会让自己感到头痛。

拿起书包我走进教学楼。

“哟,今天来的好早啊,芷翌。”坐在我身旁的女生看着我。“今天做了个噩梦,被吓醒了。想着让心情缓和些,于是就来了。”我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本书,翻开了有书签的那一页。

“芷翌。”

“这位周同学,你想说什么。”

“你有喜欢的人吗?”

我转过头,看着她:她用手支撑住下巴,视线微微向上望去,视线所及之处遥在远处。

我把头扭回来,很勉强地开口:

“没有。”

“明明身边的人都说大学是个适合谈恋爱、休闲的地方?”

“我和那些人大概有些不同吧。我并不理解所谓恋爱,恐怕也是不想谈恋爱的。”我拿住书页的手稍微捏紧了一些,“再者,好不容易考进这所大学,那些人究竟在想什么啊?”

她拽了拽我的衣袖,我转过头看向了她,紧握着书的手也逐渐松开。

“芷翌真的是个很有正能量的人呢!”

“就当你在夸我吧。”我不禁笑了笑。

她松开了手,打开书开始在书上写笔记。她的书上字迹虽潦草,却都是十分精辟的内容,就连我看了都开始觉得自己的笔记略有不过关。

“周祈啊。”我把手伸到后面,拍了拍她的头,“加油。”

我看她转过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程度堪比太阳的笑容,“谢谢学霸的鼓励哦!”

由她挑起话题,我突然又回过头去想她问我的问题。“你有喜欢的人吗?”这种问题本身就是很愚昧的,什么人都会有喜欢的人,只是这个喜欢的程度与提问者所期待的或许略有不同。但她既然提起了,我也被挑起了兴趣。那一切对恋爱的发问,在高中时代并没有遭到解决。我可不愿意到现在还做那个最特殊的人啊。

“对了。既然你都提起来了,我也就顺便问一问了。我从以前开始,就不是很懂,什么是恋爱的感觉。周祈你知道什么是恋爱的感觉吗?”我的眼中满是好奇。

“你可真是不懂挑人问,我也不是恋爱经验丰富的人啊……不过,硬要说,暗恋的感觉倒也是半个恋爱的感觉……那个时候你会发自内心的希望对方也喜欢你,希望自己能够与对方在一起。这种感觉如果你有的话,说不定你就是喜欢上谁了哦?”

看着她一脸诡异的笑容,我有些无奈。我用左手推了推靠过来的她,露出困惑的表情。“你够了啦……”我只能这样说一句。

还记得在我高中时期,我确实被恋爱困扰了很久。那个时候不懂得恋爱是什么,自己也不想设身处地的去理解。结果就因为被她牵进了她的生活里……导致我对恋爱的含义又曲解了一些。

“要是这么说的话,我曾经也许喜欢过谁。但都是过去了。”

“诶……!那,对方长的帅吗?!”她一脸痴汉的样子,口水都快滴下来了。

我刚想说“你是只懂得看长相吗”的时候,我注意到前门走进了一个女生。我察觉到这个女生并没有来这里上过课,至少在这待了一年多,如果是经常要来这个教室上课的话,总该是记得样貌的…

而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的内心不断在警告我自己,我下意识重复这一句话。

——我不想再见到她了。

但很可惜,见面是必然的。尽管我再怎么不想见到这个叫做姜娴雯的人,也难以逃脱。

“娴雯……”我下意识地咬紧了嘴唇。

“怎么了吗?”周祈看着我的神色变得不对劲,也为我担心起来。

“……不,我只是,遇见了个老熟人。一个关系一般般的熟人。”

而我的视线背叛了我,我始终无法将我的视线从她的身上移开。

周祈顺着我的视线,看见了门口的她。“是那个人吗?”她转过头看了看我。“你们认识?”

我死死地盯着她,凶狠的视线落在娴雯身上:娴雯正在往上走,逐渐向我靠近。她的视线也只停留在我身上,根本不打算往别处放。她走到了我的面前,很礼貌地向我点了点头,随后停住了脚。

“芷翌,好久不见。”

“有何贵干…?”

“虽然这么说很唐突,但我还是想遵守我一贯的风格说出来。”

“你…”

我下意识很凶地吐出话语,因为我大抵知道这个不理解别人的心情的人,打算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请让我赎罪。”

笨蛋就是笨蛋。说话连一点气氛都不会考虑。但没想到,她又一次害得我要陪她一同走入奇怪的生活中。

“不要自顾自地说那么多勉强人的话!”我很生气,左手很大力地拍打了桌子。

“对不起,芷翌,请答应我的请求。”她微微的低下了头。

我的脸上此刻只有愤怒。同一个教室的同学们也纷纷看起了热闹。

我侧了侧头,咬紧了嘴唇,正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老师走了进来。

“要上课了,尽快就坐!”此刻,门口的老师大声喊着,同时这也宣告着我的尴尬可以暂时结束。至少下课前,我可以安静一会儿了。

“…我们下课后可以聊一聊吗?”她依旧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但是看得我很是生气。

而她就肆意露着那张令人垂涎的脸蛋,向我投来温柔的目光。

我不是很擅长和人对视。小时候会更加不擅长,为了克服,我尽可能的努力尝试注视别人的眼睛,到了现在,情况早有了很大的改进,不过并不是完全克服了。

看着她的双眼,我有点慌张,这一切也许都映照在了她的眼中。

我从她的双眼中看见了无比狼狈的我。

“随意。”我只得如此回复。

下了课后,我只顾着拿起背包,跨出座位就打算溜走。说实话,我并不希望再被她缠上。她毕竟是个麻烦人。

“等一下…!”我身后是手捧着书本的她。

我没有停下我的脚步,只是一味的向前走。

话说,我怎么可能会停下。为了这种人停下了,我就算是很蠢的笨蛋了。

我没有理会她,一直走出了教学楼。正当我下了阶梯,一个把手放在口袋的男生走了过来。“人家请你留步,你倒是停下啊。”他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不好意思,这关你什么事。”

“只要我想管这就是我的事。”他昂着头看着我。

我苦笑了一下,感慨这万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正打算继续往前走的时候,我听见了她追出来的脚步声。

她追上来后,马上伸手拉住了我的背包。

“对不起,芷翌……彭栋他爱开玩笑。请你不要在意。然后就是,拜托了,答应我的请求吧。”她低下了头,几乎要哭出来了。但同时,我下意识对彭栋这个名字有了反应。

我咬紧嘴唇看向那个被娴雯称作彭栋同学的人:他满脸都是不情愿,似乎在反抗着娴雯的话。而娴雯她只顾着低下头,连抓住我书包的手都开始变得颤抖起来。

“我要怀疑你们两个是在合作让我妥协了。”我转过身,“我不想把这种事情看的那么冷淡,免得被人说太冷血。”我瞪了彭栋一眼。

“听着,娴雯,明天同样的时间,在学校外面那家咖啡厅那见。还有,我是觉得,你当初是真的做错事了,才给你机会,但只是给你机会,只是让你和我之间没有仇恨。”我很严肃地看着她。

她有些惊讶,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嗯……”

“那么,先走一步。”

见我们的事大致上结束了,他才将手插入口袋,慢步走向教学楼。

我下意识叹了一口气。但这一刻,娴雯往前走了一步,用双手抱住了我。“干什么你,快松手……!”

——“芷翌,我最喜欢你了。”

那一瞬间,记忆似乎要苏醒了。脑内有画面在映出,我几乎无法动弹。一旦涉及那些回忆,我就会接近崩溃。所以我很明白,我不能任由它们继续天马行空下去。

我咬紧牙关,一下挣脱开来,很严肃的看着她。虽说是一脸严肃,但心中的害羞还是有些显露了出来。

“刚刚我说过什么你还记得的吧?!”我死死地瞪着她。

见我的反应有些激烈了,她才开始反应到自己此时的行为已是不恰当的了。

“抱…抱歉。”

“拜托你,心中有点分寸。”

我仰了仰头,眼睛斜着望了她一眼,便转过身离开。

她一个人依旧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

    坐在校庭内的木椅上,我仰头看着逐渐在消逝的余晖。

“芷翌?”

身旁是娴雯——我的女朋友。虽然两个人都是女生,但我们并没有在意这些世间所谓的言论,选择了结为恋人。

“怎么了,娴雯?”

我微笑着看着她,夕阳下,她的眼瞳中映出了一丝橙黄。我伸出手,轻轻为她抚了抚有些遮挡视线的刘海。深棕色的发丝被太阳的余晖映照的更加美丽。

我被她的美丽所震惊,下意识屏住呼吸。和她在一起,我并不是被她的样貌所吸引,真正要说,吸引我的是我自身原因以及她的性格。

一起久了,就变得爱依赖她。某天开始,她就爱拽着我一起去食堂吃午餐。虽然她总满脸笑容地拉着我,说是自己不想一个人跑去食堂,但我其实也一直在被动地接受,并且我自己也是想她这样每天拉着我。渐渐我就变得习惯于她这样做,如果有一天她没这样做,我反而会很不适应。

作为恋人,我太过被动了。总这么想,却做不出什么行动。总是找借口说“当时是她和我表的白,我可以不用那么主动吧”。实际上我自己也知道这样是错的。有一个很直白很有私心的想法,那就是

——如果可以的话,不想与她分开。

我歪了歪头,看着迟迟不说话的她。这时我察觉到,她眼瞳中染上了一丝犹豫。

“芷翌,一直以来我有给你造成麻烦吗…?”她说的话意外的很没有她的作风。

“娴雯。”我很严肃地看着她,“听着,没有什么麻不麻烦的事哦?当时是你向我表白,然后我同意的对吧?这就足够了呀。”

她有些犹豫地抬起头,看着眼里满是对她的宠溺的我。

“可是…”

“嗯?这么犹豫完全没有你的作风啊。”

“芷翌,对不起。”

“…诶?”

我有些惊讶,同时发现了她的眼中那份犹豫已经消失殆尽。

“我要转学了。”

“…诶…”我缓缓地站了起来,低着头看着她,“你…你要去哪?”

我抓住她冰冷的双手。明明是秋季,还没有到那么冷的天气,她的手却异常的冰凉。我的手感受到了轻微的颤抖。我知道,这种颤抖,不是我身上发出的。

她低着头,没有说一个字。

“你…你究竟要去哪?”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她突然挣脱我的双手,站了起来。我被吓到了,下意识耸了耸肩。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既然主动和你说我要转学了,肯定不会转去这附近的学校了。我在…紧张…同时也在考虑如何和你说这件事的时候,你却和我说这样的废话?”

她捏紧了拳头,低着头,身体由于愤怒而止不住颤抖。我面对这样的她,束手无策地低下头,道歉认错。

“…对不起,娴雯,但…”

“还有啊…!”她猛地抬起头,似对待多年的仇敌一般,“这么久以来,你没有回应过我的爱意几次吧?虽然说…虽然说是我表的白,但你这样对待我是否有些过分呢?既然是最后了,我也就不怕直说了。恋人是恋人,朋友是朋友,我在你心中,是否连朋友都不如?如果…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我要和你表白…?”

她的话正中我的死穴,我像一桩石像一样定在原地,没法说任何话来解释。

空气好似凝固了一般安静。

“如果你能再把我当的更像是恋人一点就好了…啊?”

她一瞬间失去了气势,双瞳里充溢着对我的失望。

我看着她的眼瞳,失望地低下了头。仿佛看见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些不堪回首的回忆。我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无用。

她拿起放在地上的书包,在泛着金黄色的落日的余晖中,将犯了错的我置之不理,大步流星地走向前去。

她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着我,眼里已是对我的鄙视。“最后,发表一下我个人的感想吧。”她顿了顿,“‘我受够你了,请从我视线范围内离开吧’…大概就是这回事了。”

落日的余晖再度映在她那双瞳中,但与之前不同的就是,这次余晖只映在空洞无神的瞳孔上,失去了应有的光彩亮丽。

在学校最后一次清场的广播声中,我捂住了耳朵,要任性地把一切不想听见的话都挡住,隔绝,角逐出去。

——还和小孩子一样啊。

哥哥的戏言在我脑内响起。

我和那个骄傲自大的哥哥广煜,从小住在一起,一起长大一起共享成长的经历。在童年的回忆中,与哥哥有关的事占了一半以上。而关于哥哥,印象最深的有两件事,一件是哥哥对游戏的沉迷,一件是哥哥表现的优异。

他经常坐在电脑桌前玩着游戏,十分入迷,仿佛非游戏不可。他还会把坐在床脚看书的我拽过来,让我陪他一起玩游戏。他耐心地教我玩游戏,我象征性地听着,并遵从他的指示去操纵角色,尽管我并不愿意这样做。

哥哥总在这时露出惊喜的神情,一把拍向我的肩膀——力气总是很大,把我的背拍出了一个红手掌印,我也会坐不稳,下意识晃一晃。“真不愧是我的妹妹!”他满意地摆起架子,脑袋一晃一晃的,“让我们俩联手一起打爆那些怪物们!”看着很热心于游戏的哥哥,我默默的点头,认同这样的哥哥。

哥哥很擅长学习,也会遵从大人的指示做好每一件事。哥哥在周一至周五,都会一改周六日的沉迷游戏,开始认真看书。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每天读一定量的书,记一定量的单词,到了初中,词汇量的获取已经超过同龄人一大截。还在小学的我,对哥哥表示了数次的敬佩,而哥哥的脸色会变得有些难堪,但还是会轻轻拍下我的肩膀告诉我“谢谢你”。

初二开始哥哥就没有以前那么开朗了,也不会找我一起玩游戏,总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锁上门,让人捉摸不透。我常是透过自己房间的门缝看着哥哥房门的那一条缝——模模糊糊中,我看见哥哥坐在书桌前紧握着笔,奋笔疾书。

印象中的哥哥,是小时候很活泼开朗的,也总爱帮大人的忙。本应被大人表扬,但却并没有被表扬,还是努力的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自从哥哥紧闭了他的房门后,我总不免要想象房门那一端,哥哥的书桌、哥哥的电脑、哥哥的房间以及哥哥自己的状态。我总会看见门的那一端,哥哥坐在书桌前抱头苦思一些数学题——那些题,我就算到了哥哥的年龄,也不会弄懂的。有时还会觉得哥哥还在读书,在读一些很深奥的事理书籍——不像我,只看一些历史书,只会看见历史里的人们。

哥哥现在不主动和我聊天了,我就试着把自己对哥哥的敬佩传达给父母。父母不解人意,把我打发走,“芷翌,去玩吧,别总管他了”。这句话我听了不下十次。

那天,我又去找父母,缠着他们要说哥哥的事情,父母又一次推搡着,把我赶出房间。我便只好听从父母所说的做,走向房间的方向。经过哥哥的房门前,在哥哥的房门前驻足。“哥哥,玩游戏吗?”我敲了敲门。门的另一边没有声音。

正准备走向自己房门的时候,身后响起了门锁声。

“进来吧。”哥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右手还握着门把手。

我看着打扮随随便便的哥哥,默默地点了点头。

走进他的房间,还是一如过去的整洁。书桌上也并非我印象中那样,摆满了书籍,而是异常整洁,只有作业本,自动铅笔以及圆珠笔。书籍好好的被放在书柜里,衣服叠的整整齐齐——除了被子有些乱。

“来,给你。”哥哥向我递来了一只游戏手柄。

我有些惊讶。

这是哥哥升上初中之前,求了父母很久,最后才在他升上初一给他买的。详细的过程不清楚,但听说他为此努力了很久,考到了班级第一——语文98分,数学100分,英语100分——也用这个分数吊打了很多和他关系很要好的同学。

哥哥买回来之后很珍惜,就连我都不能碰,只能远观。每次我找他去请教问题的时候,总看见书柜上特意清理出来的一层,专门拿来放着游戏光碟与游戏手柄。看着柜子里那买回来后一尘不染的手柄,我多次心生羡慕。

而此刻,却能有一只手柄落在我的手上。这该说是我的荣幸吗?

我仔细打量着手上崭新的手柄,总有一种自己的手会弄脏了它的感觉。

“都买回来这么久了,也没和你一起玩过,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哥哥一边说,一边从柜子里拿出几盒游戏光碟,“今天要好好玩一下才行啊。”

哥哥的笑容还是像儿时的记忆那样,宛如阳光倾泻而下。那天下午的阳光也如此,透过米黄色的薄窗帘,像一盘细沙一样散在哥哥洁白的单人床上。

人已赞赏
动漫资讯

收录100册H杂志的介绍!安田理央《日本工口本全史》发售

2019-11-23 8:32:02

动漫资讯

漫画家槙阳子引退!漫画《闪闪发光的狮子男孩》完结

2019-11-23 8:32: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