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青春校园百合——恋爱为何物?(6)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恋爱为何物

作者:三浦灯子

(1) (2)(3)(4)(5)

第四章 我不是你的朋友

“哟,”身后突然伸出两只手架在了我的肩上,“辛苦啦!”

我只是很冷淡地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周祈。

“啊…早上好。你也辛苦了。”我草草回了一句话,接着就不想再开口了,只是把头低下闷在外套里。

周祈把头凑过来看了看我,然后突然笑起来。

“你怎么啦!明明赢了我都这么不开心,一点都不像你!”

“……如果当初没有打那个赌就好了。”

她的动作凝住了,但很快又恢复过来,“为什么?”

“因为这样就能少发生很多事。”

“诶?!这话…难不成你和她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周祈抓住了我的肩膀,露出了质疑的神情。

我很无奈地推开了她,“…你在做什么梦?我们不会做那种奇怪的事。”

周祈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只是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我们之间沉默了半晌之后,她又开口了:

“喂,我说,差不多要放假了吧?今年你还是会回老家吗?”

“都是常规预定了。”

“这样啊…那你每年回老家会怎么过呢?”

“偶尔联系一下高中时期的班主任,和她出来聚一聚吧…”

“诶?你还会和老师重聚的吗?”她露出了很惊讶的表情,“啊…我可没有这种兴趣。加上我在高中和初中时期的表现都一般般,也就学习成绩还说得上。虽然成绩优异,但反正也不会被老师们喜欢就是了…我注定是这种人。”

我瞥了一眼,发现她的脸上多了几分孩子气。

“对了对了!”

不愧是周祈,还是很快就从过去的阴霾中恢复过来了。

“这次你们的作品真的不得了诶!连我看了都不仅感叹!你这水平比去年又有所增进了哦!你可真是厉害啊…”

她很开心地笑着,脸上有着骄傲的笑容,我明白这种称赞是发自内心的。

“谢谢。”

真是没有浪费我编辑了一个晚上啊…当然,娴雯的贡献也很大啊。多亏了她在,我才能做出那么完美的作品。

“好了,那…那个约定,你要什么时候兑现呢?”

周祈停下了脚步,很认真地看着我。我也停下了脚步,手很随意的拉住了背包的背带,面带微笑。

“之后我会兑现的。”

“哎——?”

“别露出那么不情愿的表情啦,这种东西总得慢慢想吧?”我露出了很勉强的笑容,并且看着她。

“呼…”周祈长舒了一口气,“那好吧…真有你的风格啊。”

我由于听见了这句话,意外地屏住了呼吸。

……我的风格吗?

……我的风格究竟是什么呢?


昨天终于放假了,我的身心终于可以得到解放。

于是为了准备回家要带的礼物,我去了一趟大商城,准备买一些给父母的礼物,同时也准备去当地的一些店铺买一些有地域风情的礼物带给家人。

“唔…”我嘟囔着嘴,挑选着合适的商品。

“还得先考虑一下今天的午餐吗…方便的话就在外面吃算了。”

“为了方便直接考虑在外面吃,你还真是随性呢。”一个男声突然在我身边响起。

我惊讶的转过身,想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没想到看见了有些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面孔。

“啊!你是…娴雯的…”

“我是娴雯的朋友,彭栋。”

“啊…对!我记性不太好啊抱歉…”我尴尬地点了点头,“我是郑芷翌,请多关照。”

出于礼貌,我面带微笑鞠了个躬。然后我察觉到了,彭栋由于和我站得很近,他很高挑很有身材的形象立刻就展现出来了!这个水平,就算是校草也说得过去吧?手臂的线条即使是在外套下也一览无遗。真是十分有型的身材啊……比我家哥哥的身材好多了。

“啊对了,你怎么在这?”

“和你一样,”他转过身,挑选起了商品,“买一些生活必须品罢了。”

“是吗…”我有些迷茫的别过了头。

我们之间的空气突然沉默起来,只剩下周围人的说话声和推车的轮子在地上的摩擦声。然后他突然开口了:

“今天方便一起吃个午餐吗?”

“诶?不是你说在外面吃很随性吗?”

“那是一般论吧?”

“你才是那个随性的人吧…”

“请回答我的问题。”

他很严肃地看着我。他由于拿着牙刷杯,手部的肌肉就变得更加明显了。看得我不禁有些发慌。

“为什么要邀请一个你不认识的人?”我平静地说出这句话。

“因为有关于,姜娴雯的事,想和你说一说,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他朝我抛来了一个眼神。毫无疑问这个眼神是对我的蔑视。

“那我洗耳恭听。”

“你和她又怎么了?”彭栋一坐下,就故作严肃的样子,一手握拳另一手包住然后撑住了下巴,开门见山地朝我抛来问题。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

我瞪了他一眼,随后就拿出了手机,发现是母亲发来的新消息。刚想点开的时候,他又开口了:

“先回答我的问题可以吗?”

“我无法回答。因为我觉得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任何事。”

“但事实上她和你之间确实有发生事情对吗?”

他很严肃地看着我,我知道他是真的想知道我和娴雯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个眼神,是很认真的。

被他的严肃折磨,我并没有办法蒙混过关。

“…我不否认。”

他慢慢地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

由于他说要来咖啡厅,所以我们现在身处在一个算是很安静的地方。只要我们都不说话,身边就变得意外的安静。

“她啊,最近说开始讨厌你了,”他抱住了手臂,低着头,面无表情的说着,“说不管什么情况都不会得到你真正的喜欢。”

我屏住了呼吸,输入回复的手指也下意识停了下来。

“我说啊,你们女生之间要是真的喜欢的话就好好和对方说清楚啊…那么麻烦,所以说女生都是小家子气,还过分的纤细…这可不是什么夸奖你们的词啊。”

他无厘头的发着牢骚,并没有关注到我的沉默无言。他毫不犹豫地继续说:

“有什么事是不能用说来解决的?非得以沉默了事。这样根本解决不了任何事,你们这样毫无意义的行为你打算持续多久?”

“过分的责备我,有意义吗?”

我抬起了头,瞪着他。他察觉到了我的生气,但只是冷漠地别过了头。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的吗?”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了。

彭栋便坐正开始点自己要的,他点完后,看了我一眼:

“你要什么吗?”

我只好沉默,低下头开始选择自己要的东西。点完后,我出于礼貌将菜单递给了服务员,并说了句“谢谢”,服务员也很有礼貌地双手接下了菜单,回了一声“谢谢您”。

当我回过头,我发现彭栋将手撑着下巴,一副看起来就很无聊的样子。

“你还真有礼貌啊。”

“你这话很没有礼貌吧。”我回敬道。

他又重新坐直腰板,严肃地看着我: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不和她和好吗?”

“…我不认为我有什么错。”

他叹了一小口气,别过头,“我也没有认为你有什么大错,只不过事实上两个人之间不管是什么关系都好,只要出现了问题,就一定是双方都有过错的。这点,你也不否认吧?”

虽然他没有看着我,但我依旧点了点头当做回应。

“想要修补关系还是要趁早比较好。不然就会变得…”他把头转了回来,很无奈地看着自己紧握的双手,“想修补都修补不了。”

我察觉到一瞬间他的表情,那是被抛弃的人的无奈与悲伤。

“…你曾经有过什么无法修补的关系吗?”我试着向他提出问题。

他缓缓地抬起头,额前的头发遮挡住了他的眼睛,无精打采地在他的睫毛前划过,“这是陈年旧事了,没有提的必要。”

“你还真是固执。”我苦笑。

服务员拿来了我们点了的餐品,也多亏他的及时到来,我们才能快点结束这仿佛没有止境的对话和仿佛一触即发的战争。

“我开动了。”我双手合十,轻声说道。

“我开动了。”他有些慢悠悠的在我说完后,双手合十,轻声呢喃。


当火车冲出了一段漫长的黑暗后,透过窗户就已经可以看见我的老家了。熟悉的风景一览无遗,让人由衷的感到一种触动。这就是家乡的感觉。

下站后,我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长舒了一口气。

“呼——”我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这才是家乡的空气啊!”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被吓了一跳,但仍旧是很快的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母亲,我面带微笑点向了接通:

“喂?母亲吗?嗯…是的,我刚下车。”

“是啊,我很快到家了哦。”

“嗯?”

我听见电话那头,有不禁惊讶了起来。

“哥哥回来了吗!?”

在欣喜中,我快速回了家。在路上并没有多余的拖拉,一改平时爱拍摄风景的习惯,完全没有拍任何景色就回到了家。站在家门口,我深吸了一口气,期待了一下屋里会是什么光景。于是在这样的期待中,我打开了门。

“芷翌,欢迎回来!”大家齐声喊道。

我在期待中,被拉响的拉炮惊吓到,但十分感动。在余惊中我看见母亲撞了撞满脸尴尬笑容的父亲,父亲手上是一个刚被拉开的拉炮,这应该是母亲强迫父亲,让父亲来使用的。母亲则是很落落大方地笑着。但我的视线最终还是落在两人身后的哥哥身上。哥哥站在后面温柔地笑着,手上拿着一个比父亲和母亲手里拿着的都大的拉炮。

我深吸一口气,手下意识抓紧了身上的背带,大声说道:“我回来啦!”

父母看见这样活泼的我,也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而他们身后的哥哥又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足矣匹敌阳光的温暖笑容。

“对了对了!爸爸,你被妈妈缠着吵了多久才肯拿起那个拉炮的啊?”我边换鞋边坏笑着说道。

父亲一惊,一边憨憨的笑着一边抚着头说道“哎呀,不愧是芷翌,还是一看就看得出来这不是我想拿的东西啊…”

母亲很愤愤不平的瞪了父亲一眼,“女儿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让你拿一下拉炮也没问题吧?还是说…你不欢迎女儿回来?”

在母亲的眼神攻击下,父亲露出了很无奈的表情。

“那…那怎么可能呢?只是稍微有一点没面子…”父亲看起来很委屈。

“爸爸,这可不是没面子的事哦,”哥哥放下了大拉炮,走近父亲,“她是我们家的宠儿,就算让您手捧大拉炮也不会是丢人的事啊。对吧,妈妈,芷翌?”

哥哥很温柔地看了一眼母亲,接着又看了我一眼。

我在想这也许是哥哥给我使的眼神吧,于是点了点头。

“是啊,爸爸。”

“你看,广煜说的多有道理,你这个不开窍的顽固老头。”

父亲也似懂非懂的再次憨憨的笑起来,无奈地揉了揉头发,“哎呀,被你们这么说了之后好像倒也是这回事。”

接着他站直了腰板,很认真地看了看我,接着又看了一眼哥哥和母亲。

“辛苦啦,快点进来休息休息吧!我们也想和你讨论讨论你在学校发生的事呢。”

父亲露出了期待的笑容,我别过头看了一眼母亲和哥哥,他们也是这个期待的笑容。这让我感到很意外,家人的表情竟是这样惊人的一致。

我有些迟疑,一时间收到来自家人的这么令人喜悦的欢迎,有些受宠若惊。开始考虑自己是否有这个资格被家人以这种形式欢迎。但还是歪了歪头,露出微笑。

“嗯!”

午餐过后,我出了门。打算在这里重温一次家乡的景色,并且去我曾就读的那所高中的附近看一看,以满足自己的想法。

在路上走着,一年来,家乡没有什么改变,该是什么样子还是什么样子。本来这里就是经济与发展都比较中等的小镇,不会有很大的改变,也因此能让外出的大家,许久之后回来,都能重新找到属于自己的小镇。

路上有被孤立的一朵小黄花,我凑了上去,小心握住了单反,拍下了这一幕。


“芷翌,”哥哥朝着坐在他床上的我招了招手,“你过来,我给你一样好东西。”

哥哥刚从学校回来,还穿着黑色的男生制服。

我带着疑惑走过去,发现哥哥从书桌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盒子,盒子的封面是单反相机。“芷翌,你不是一直摄像技术都很好吗?我不想浪费人才,这个给你吧,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呢!”哥哥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但是…我只是偶尔拍一下照片哦,并没有拍的多好。”我很抱歉的揉了揉后脑勺的头发。

哥哥依旧笑着,很信任的把盒子推给我,“没关系,你有这个能力,所以一定要继续拍啊!我还想看见更多你拍的美景呢!我不怎么用,放在这也只是碍事啊。”

哥哥的笑容和他的校服意外地形成了反差,阳光开朗的笑容和看起来就死气沉沉的校服不一样,可它们却构成了我的哥哥。

这就是哥哥的风格。我一直这么想。


拍摄完路边的花之后,我继续往前走。

那边的花店,以前是咖啡店吧?我放学的时候经常看见,周末的时候也偶尔会和娴雯一起去那里写作业。啊,那边的便利店,还是那个老奶奶在经营着啊,真怀念。每次夏天去那里都会看见老奶奶坐在椅子上很悠闲的扇着扇子。我和娴雯在一起那时候,老奶奶总是带着慈祥的笑容给我们一人一瓶弹珠汽水,说天气热,要多注意哦。那边的台阶过去之后是一个小公园,孩子们很喜欢在里面荡秋千。我有时会和娴雯一起在里面散步,聊着委员会那边发生的事情,而她会和我说一些田径队里发生的事情,接着我们总是会一起吐槽为什么老师总会说这些说那些,真的是烦透了。

看见天空中的蓝天白云,我还记得在我一个人走在路上发呆的时候,娴雯会跑上来拍拍我的肩膀然后让我好好看路,别那么沉浸在自己的冥想中。夏天的时候我们会不约而同的说好热,又不约而同的离对方远一些,防止两个人靠的太近而太热。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的体温在夏天是很低的。也许是容易出汗的原因,我的手背总是很冰凉,于是娴雯就会和我手背靠着手背,同时注意着两人的手臂不会擦在一起。当我们视线交汇,我们就会不约而同的露出笑容,然后笑出声。

走着走着,就到了学校附近。我趁着学校的后门留了一条缝,便趁机溜了进去。走了不远之后,就到了教学楼。我带着欣喜的心情继续走下去。我知道,我很快就会再看见那个地方——那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地方。

我们总是会两个人坐在备用门的台阶前,一起看云,看大朵大朵的白云构成的各种形状,然后我们发挥自己的想象,说这是什么那又是什么。我们有时候会在不怎么热的时候一起在屋檐下吃午饭,吃完之后又一起看云。看见她很热衷云,我有一次问她,“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云”她说,她喜欢云那样时而稳定时而很自由,不是能被别人束缚住的存在。我一知半解的点了点头,但其实还是什么都没明白她。后来我们一起在秋季看落日,那个时候委员会的工作不太多,我检查完就可以离开了,因此我们能看很久的落日。夏季的夜晚来得很迟,我们很少能在夏季看到落日。但是那天难得的看见了,然后我说冬天看落日应该会变的简单起来,那个时候委员会的工作可能也会多起来,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说“没关系,我等你呀”。本来以为那个冬天我们能一起看,但是不久后她就转学走了,我们就再也没见过了。

没想到,再会却是在四年后的大学里。

可这么想来,和她一直以来经历了那么多,却没有办法解决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吗?我们是真的没有办法解决,还是我单方面的固执,执着于当年的事情而不愿意解决?只是这么想着,我的心就像被谁抓住一样,几乎难受的无法呼吸。

“是芷翌…吗?”

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我一惊,快速转过身,果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还是像以前那样手上拿着一叠资料,穿着一条朴素的裙子,带着小巧的眼镜,平添了几分教师的模样。她身上的温柔是可以让人感觉由心而发的存在。

“…好久不见,彭老师…”我有些惊讶,没想到来到这里还能看见老师。

但欣喜过后,我立刻察觉到我偷偷溜进学校是不被允许的,现在还要看见老师,不知道我的处境会是…

“芷翌,我就看在时隔一年的再会,就当你不是偷偷溜进来的吧。”老师很温柔地笑着,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记忆中的老师。

人已赞赏
动漫资讯

假如你喜欢的作品动画化未能达到预期,你还会支持该动画吗?

2019-11-23 8:23:16

动漫资讯

chara-ani《偶像大师灰姑娘女孩》星辉子1/7比例手办

2019-11-23 8:23:2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