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青春校园百合——恋爱为何物?(7)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恋爱为何物

作者:三浦灯子

(1) (2)(3)(4)(5)(6)

第五章 记忆中

“冲啊!”

我拿着登记表走在操场外围,看着周围的人尽力为自己班级的同学加油。“真是团结呢”我不禁笑了笑。

“芷翌!”身后传来呼喊声,我转过头,看见了熟悉的身影与那个人影不断在晃动。

“优歌学姐?”我朝着那个人影微微一笑。

那个人影逐渐在烈日里清晰起来,她的笑颜也刺眼得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芷翌,临时有安排,请你去终点处进行纪律管理吧。”她有些气喘吁吁的。

我有些不解,但依旧点了点头。“啊好的…对了,为什么临时改了安排…?”我歪了歪头。优歌她则是很无奈地笑了笑,“因为我也被调到主席台那里负责记录了。”

“这样啊…这么说,学生会缺人是真的呢。”我苦笑道。

“正是如此…所以你愿意加进委员会也是一种对学生会的帮助啊!”优歌很感激地拍了拍我的手臂。

突然她像是想起什么似得,立刻变得慌张起来。“我必须得先走了!不然那边也要责备我了呢!”她边向我挥手,边向前走着。但她突然回头朝我喊了一句,“别发愣啦!快去吧!”我才从学姐的告别中回过神来。

“…嗯。”

我立刻回头,大步走去终点处。

“郑芷翌,你来了啊。”已经在终点处做登记的学生会干部的学长朝我笑了笑。

“学长您辛苦了。”我朝着他点了点头。

我走向一旁的桌子,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张登记纸,夹在支撑用的塑料板上,开始写上相关比赛的名字。

当我在写信息的时候,身旁开始吵杂起来。

“…那个就是田径队的王牌队员?”

“是啊…”

“一年级就能称为王牌…究竟是什么样的实力啊?”

我听着,缓缓抬起了头。视线的远方是这场比赛——400米径赛的选手。选手们都聚精会神,对即将开始的比赛感到迫不及待。我察觉到在最边上有一个身高中等,身材苗条的女生。

“…诶。”我愣了愣。

我察觉到那个模样似曾相识。也许是在哪里见过吧?但我没有放在心上。虽然学校那么多学生,但其实就算见过也不奇怪,或许只是一面之缘后加深了印象吧。

“预备——”我继续低头写资料,但同时注意着接下来的枪声,“砰!”

一声令下,参赛选手疾速冲向终点——也就是我们学生会和委员会成员所在的地方。

在众人中,首先脱颖而出的就是那个被称为王牌队员的女生——不,说是脱颖而出太不足以形容她了。她超出了其他选手一大截。这一刻,这场比赛赢家是谁都毋需质疑了。这一切,从比赛名单里有她就已经板上钉钉了。其他对手在她的身后,只能成为衬托她的存在。像天空中的繁星,那众多的繁星最终也只是为最亮的北极星作陪衬。

我还在发呆的时候,裁判已经按下了第一次停止计时按钮,我才察觉到她已经冲过了终点线,成为了第一名。

“诶…?”我吓的笔都没拿稳,掉在了地上。

“郑芷翌,你的笔掉了哦。”学长瞥了我一眼,我才急急忙忙向前蹲下,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笔。

当我在捡笔的时候,突然有人喊了我的名字:

“…郑芷翌?”

我一惊,想快点站起来,没想到一起来头就撞到了桌子,差点把桌子撞翻。

“好疼…!”我小心地从桌子底下起来,无奈地抚了抚我的后脑勺。

“你没事吧?”

“啊啊…没事没事…”

当我憨憨的笑着的时候,我察觉到我眼前的女生就是被大家称为田径队王牌,并且刚才夺得了第一名的那个人!

“你是刚才…夺得了第一名的那个女生吗?”

“是的!”

“真厉害啊!我还在发呆呢,你就已经到终点了。”

“谢谢你的夸奖,不过我也没有那么快啦。”

她很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

“八号,姜娴雯,破了学校的记录,创下了新纪录!”裁判员大声的喊着。

我在惊讶之中回头,发现老师周围的人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而我再回过头,发现她只是淡淡地笑着,仿佛一切都如她所料。

“你真厉害啊。”

“谢谢你。”

她朝我露出了一个很暖心的笑容,但笑容里似乎还有别的含义,只是我不懂罢了吧。我微笑了一下,再度转过头,看向为她送去祝贺的老师和同学们。


“如果你能再把我当的更像是恋人一点就好了…啊?”

这句话,仍旧在我的脑海里响着。不管是上课时下课时,还是写作业或者是做其他事,我都能在脑海里听见这个声音。尤其是当我走近中庭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心像被刺透了一样难受。

我坐在座位上望着教室前部的灯管出了神。我也只是想纯粹的发呆,连思考都不想。

当班主任走进教室的时候,我才勉强坐直身躯,看向老师。

“向大家说明一件事,我们班的姜娴雯由于父母工作问题,已经转学走了。”

我坐在座位上,不禁地抖了一下。我颤颤巍巍地转过身,看向斜后方的空座位,有些讶异地抿起了嘴。我明明是知道她要转学的事的人,为什么会露出那么惊讶的表情啊。

直到我去到学生会那边,看见田径部提交的资料,才反应过来。

“娴雯…是她吧。”

我拿着要上交的资料,一个人走在走廊上。

“那个时候…的她。”

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已从眼角滑落。

我无法抑制地蹲在地上哭起来。

走到哪都好像还有她的影子。明明她已经转学走了,但我还是能在中庭,在食堂,在教室在…在更多更多地方看见她的影子。

我几乎要崩溃了。但我还不能崩溃。因为我是学校的门面,是学生会下属部门的成员,是时刻需要抛头露面的纪律委员。我每天仍旧坚持着往常的我。但久而久之,我发现我已经忘记了以前的我的日常究竟是怎么样的了。是每天在中庭吃午饭,是每天放学去委员会那边处理资料,还是每天认真听讲?不,这都不是我。我仿佛缺少了什么。

郁郁寡欢的日子仿佛没有尽头,我永远得不到精神上的满足。

“今天也辛苦了,芷翌。”

“学姐你也辛苦了。”

我整理了眼前的资料,并拿着资料起身,准备把资料放在架子上就离开。

“芷翌,”我能感受到背后,学姐的目光,“你最近没事吧?”

我手上的动作停住了。

“没有什么大事啦…都是小问题。”

“那…这份辞呈是谁给的呢?”

我快速转过身,看着学姐手上拿着的一张纸,那张纸是我写了交给了老师的,请求退出纪律委员会的申请信。

“你会很好奇为什么它在我手上吗?”

“…并不会。”

学姐脸上有着温柔的笑容,“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吗?”

“没有…”

“芷翌…尽管可能是我说的话有些强求你,但说实话,我希望我毕业之后,你来当纪律委员长。”

“诶?”

我有些惊讶。我不认为我的表现很优异,甚至优异到有权利拿下学姐的推荐。

“如果是学习上的问题的话,大家都经历过,慢慢来不用担心的。我还是想,尽可能让你来接任。尽管最终的选择权还是学生会和老师,但我这个推荐票是能起很大作用的。你愿意接任吗?”

“学姐为什么要选择我呢?”

“因为你一直都在做分内事。并且能把分内事做的这么好的人只有你。”

我沉默了。

“众所周知,本校的学生会以及其附属部门纪律委员会的成员其实是相对来说比较缺少的。因此很多工作都要大家一起努力分摊才能完成,所以一个人的工作量会较大。而你总能及时完成,也能为别人做很多考虑。这样的你,不是很适合吗?”

“嘛…在下周之前给我回复吧。”

学姐露出了饱含理解的笑容。

冬季。镇里吹着的风总是很冷,让人感觉冷进了骨头里。即使是戴上帽子和围巾,穿着厚厚的大外套,好像也抵御不住外界的寒冷。让自己变得不那么冷的唯一的方式,只有减少在户外的时间,尽可能快点去到学校。

天也很快就黑了,高三的前辈们因为有很多关于学习的事情要解决,也变得迟回家起来了。但是苦于天黑的早,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延迟回家的时间。

想着如果是我的话,应该能坚持下去的吧。于是最后我还是接受了学姐的好意,选择接任下一次的纪律委员长。我认为我所说的无法坚持下去,可能就是自己对自己不够严格。所以说,也许接下了委员长的这个身份,我就能时刻使我自己记住,我必须坚持下去。

在竞选中,我顺利的当上了纪律委员长,开始领导风纪委员会了。在学姐进行交接工作的时候,她温柔地将一份没有做标记的文件交给了我,告诉我一定要在明年高三毕业的时候再打开,我点了点头答应了。

高三那时候,娴雯所给我带来的阴影,后劲加大了起来。感觉做什么事情都很没有办法集中精力,但还是很认真的告诉自己,优歌学姐将纪律委员长这个职责交给了你,你一定要履行到底。一开始还是很有用的,我觉得我成为了新的学弟学妹们的前辈,必须打起精神来。但还是在学习面前展露无遗。

刚成为了高三学生,随之迎来的便是学业上的压力和学校事务的压力。但我如当初定下规矩一般,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任何事情。这一刻,我只能想着去学习,去在学校事务上做贡献。

运动会紧接着各种考试,又是各种活动,几乎没有一刻能闲下来。

在这样高压的生活中,我开始喘不过气来。我嘲笑自己没有办法由始至终地坚持自己的誓言,我嘲笑自己不受人待见,尤其不受喜欢的人待见。能自嘲的题材几乎都用遍了。但我依然没法做出改变。

我是学校的门面,如果有失学校门面,那我不仅会在后辈前失去地位,更会在自己心中失去最后的一点尊严。

这一定是上帝和我开的玩笑吧?我开始想着。

学业上的失利,学校事务的失误,生活中的异常,毫不犹豫地在给我增加压力。

脑海里,那天的声音仍在那个挤满了学生的大会堂里响着。

“关于本年度的打算…呃…那个…”

站在高台上的我拿着手中的资料不禁颤抖了起来。

过于恐惧,一切都。不管是众人的目光还是自身的恐惧,都让我几乎快跌入地狱中。此刻恨不得钻进地板里。但是不行,我还背负着学姐留给我的使命。我是学校的门面,要担当起这个责任,时刻记住自己是纪律委员会的管理人。

“是这样的…我们打算…”我手握着资料,声音已经无法遏止地颤抖起来。

学妹从后台快步跑了上来,拿了另一份备用资料替我完成了演讲。

“郑芷翌,”

不出所料,那天,担任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的彭安叫住了我。

“…”我冷淡地回过头,看向她。

“放学后请来我办公室一趟,有些事务想让你帮忙处理。”她淡淡一笑。

我信以为真,点了点头。

“最近的你,有些压力太大了吧?”一进去,她便严肃地看着我。

“…怎么会呢,”我随意地摊开了手,“我从一年级的时候开始就在委员会工作了,如今就算是当了委员长,工作量也没有本质上的改变。”

“但是你总是看起来很疲劳。”她看起来有些穷追不舍。

“高三了,大家都是这样的啊。”

她回头看了一眼准备离开的另一位老师,那位老师很快走出了办公室。现在办公室只剩下我和她两人。

她突然再度开口,“真有什么的话,还是希望你能和我说出来,分担一下内心的压力。”

“实在没有我也没法分享啊…”我苦笑了一下。

她站了起来,开始收拾桌面和自己的包。

“进入秋季了,天黑的快。我也不好意思拖着你,我们就边走边说吧。”

“……”我开始想该怎么应对她。

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我和她都沉默无言。

“其实…这是我第一年当教师。我觉得要好好关心学生。如果我这种方式让你不开心了,我很抱歉,我还没有懂得关心的方式。”她看起来小心翼翼,生怕触了我逆鳞。

我释然了,“老师有这份心意就很感谢了。”

我知道,而且不仅我知道,我们班上的大家也都知道。老师她的努力大家以眼为证。课上强调了多少次的“希望帮助大家考上心仪的大学”,课下认真辅导每一位同学。我还知道,她曾彻夜不睡,就为了找出每位学生的薄弱点,只想帮助他们突破。第二天顶着一脸疲倦和黑眼圈来上课,大家也清楚地知道。而且我们大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团结,在二年级的运动会上也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成绩。她知道了这一点,道出了自己儿时的亲身经历以此证明学生之间的友情比什么都重要。

我微笑了一下,也许这样的她值得信任。

“老师,”我停住了步伐,转过身面对她,“你愿意倾听一位学生的恋爱史吗?”

她也站稳了脚,有些不解的看着我,但很快转变为笑容。

“还请你详细地告诉我。”她抱紧了手中的资料。


冬季,再度来访的季节。

我穿着厚厚的外套提早来到学校。在轻轻呵气中走向了风纪委员会的部室。

“来得真早,”我朝着站在窗前的学妹微微一笑,“蒋佳。”

“学姐也是啊!”她很快回过头,在满面笑容中走向桌子。

她迅速收拾了桌子上的资料,双手呈递给我,“这是昨天没给你的资料。”

我接下了资料,低头随便扫了几眼,便再度面带微笑递回给她。

“已经完成了啊!那么,可以放起来了。”

“好的!”

“话说,”我顿了顿,“你有兴趣接任纪律委员长的身份吗?”

在她的迷惑中,我再度想起学姐的笑容,和那一刻的坚定眼神。


“…不愧是你啊,选填的大学都如此有挑战性。”

“毕竟是我的特长科目,我比较有信心。”

“加油!是芷翌的话,一定可以!”

“一定要祝愿我成功啊老师!”

春天的微风吹得人很舒服。我和学姐站在校门前。

“优歌,恭喜您毕业了。”

“嗯,谢谢。”

“你会去哪上大学呢?”

“离这有些远呢…”

“这样啊。”

“你一定要管好委员会那群家伙哦。”

“一定会的。”

那天,在目送中,她离开了学校。而我成为了高三学生。


又是一个夏季,在微风轻抚中我走出了校门。

胸前的校服口袋里放着后辈给我的小信封。

夏日沐浴着我的微笑,在一切的结束中,我决定开启一切。

啊,说起来学姐让我毕业的时候看她给我的那封信。

我小心从包中取出那个信封。虽然有些皱了,但不影响观看。

“——hello芷翌!我相信是你的话一定可以考到理想的大学!所以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要说咯。嘿嘿~!意不意外?”这样的字眼显在我眼前。

“优歌你真的是…顽皮呢。”我不禁遮挡住了脸上无处安放的苦笑。


“芷翌!”

委员会工作交接那天,我和学姐两人独自留了下来。

“怎么了学姐?”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窗外忽的吹进来一阵强风,“…诶?”

“开玩笑的啦。你之前有和女生交往过吧?然后那个女生转学了,你就这样低沉起来了吧?别再在意那么多了!你还有我这个学姐在嘛!”

优歌放心的拍了拍坐在她对面的我的肩膀,然后朝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在迟疑当中,我带着微笑回应了她的大拇指。

“我明白了…!”我有些紧张地也竖起了大拇指。

第六章 有勇却无谋

“芷翌,怎么突然想到进来学校了?是有什么想做的事吗?”老师站在我的眼前,歪了歪头,她肩上的淡棕色的秀发顺着肩膀滑了下去。

“啊…想重新感受一下校园的美好。也是来拍一些照片的。”我朝着老师举起了挂在脖子上的单反。

“这样啊,那你跟着我来吧。有我跟着,就算被保安看见了也没有太大问题。”

我点了点头,追上了老师。

在学校的自助贩卖机旁,老师停下了,朝我投来一个眼神,“要吗?冬天挺冷的,我请你喝吧?”

“那就劳烦老师您了。”我点了点头。

随着老师给机子投币,取饮料的地方发出了两个响声。她蹲下取出了饮料,递给了我一瓶。我再度点头示意,接下了老师递给我的红豆饮料。

“还是这么熟悉的味道呢。”

“是啊…你们毕业之后我一直很期待着谁能偷偷跑进学校,然后被我撞见呢。”

“诶?为什么要期待这种事啊?”

“因为很有意思!”

老师露出了天真的笑容,让我这个作为晚辈的,有一丝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但还是苦笑了一下,当作回应老师的顽皮想法。

“对了,你和她,田径队那个叫姜娴雯的女生,怎么样了?高中毕业后有再联系什么的吗?”

我别过头,看见老师露出了意外成熟的一面。但也不禁感慨,老师不愧是比自己年长的人,还是说话会直奔重点。

“那之后没有去联系,”我深吸了一口气,瞬间感觉肺腑充斥着周围的冷空气,“但是在今年,遇见了她。”

“诶?”

我苦笑着回应了老师的惊讶的神情,再度转过头,继续讲述。

“然后,我们每年都会有一次的活动,合作作业。被老师安排和她一组去了。我极力躲避她,想尽可能不和她一起完成任务,但还是没法避免。她是不会明白的。我必须压抑着一直以来对她的喜欢,在她面前故作冷静。当初是她突然说我很恶心,我现在还主动凑上去,这样是不行的吧…”

“但是再这么小气下去,我就是在伤害她吧?于是我接受了和她一组这个事实,和她一起去做实践任务,一起拍摄风景,路上还会聊天。但是…那天…”

我仅仅是想起来,都觉得快要窒息了。

“她突然向我提问,问我哥哥的事情。说实话这个我没有什么太介怀的,只是…那天我发烧了,后来也因为体力不支,倒下了。刚醒来的时候,看见她很担心地朝我喊着什么‘我明明有大错啊’这样的。很感动,几乎要哭出来了。我想告诉她,别担心,我还在这,我还喜欢着你!可是…我说不出口。然后我告诉她的话是‘至少以朋友的角度来说,我一直很喜欢你’。”

我感到头一阵眩晕,下意识蹲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老师立刻蹲下,放下了手中的饮料,尽可能用手环抱住我的身躯。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仿佛积累已久的悲伤都在这一刻爆发了。

“…老师…”

“…嗯?”

“…我有错吗?”我强忍着哭腔。

她沉默了半晌,很坚定地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听着,芷翌,”她顿了顿,“你没有错,她也没有错。会发生这样的事啊,是因为你们都没有和对方好好的把话说清楚。所以啊,等到寒假过完了,再回学校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和那孩子说清楚哦。”

我听见这句话,凝住了。

……是啊,确实是这样的。高二那时候,如果我能勇敢的反驳她对我的误解,并且告诉她我喜欢你,全世界我只喜欢你一个人,而不是默不做声,只被动的被人诋毁,也许今天就不会有这种事。那个时候也是,如果她在偷拍我,被我发现的时候,我能够坚定地告诉她,“我一直喜欢你”,而不是一笑而过,用这种一笔带过的方式去解决的话,也许那个时候的景色还会更美。如果在医院的时候,我能勇敢地说出“我一直喜欢你,并不只是朋友的喜欢”,而不是用这种模棱两可的话去伤害她的话,也许之后她就不会用那样的方式无视我了。

“娴雯,你看,我们的是优秀作品诶!”

“啊…嗯。”

“娴雯,要一起出去庆祝一下我们取得了优秀作品的事吗?”

“啊…不了,我想…我家里最近有事。”

“喂——娴雯!早上好!”

她给我的回应只有一个转瞬而逝的眼神。

“…诶?”

“……”她只是看了我一眼,就匆匆离开了。

我一个人站在原地发愣,“为什么…”

我把埋在自己手臂里的头抬了起来,“老师。”

“嗯?”老师的手仍在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

“我回去之后,一定会好好和她说清楚的。”

“加油。”

我别过头看着老师,老师的脸上还是温柔的笑容。


新年到来的那一瞬间,窗外响起阵阵烟花炮竹声。看着五彩斑斓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开来,我不禁向着天空道出了这一年的目标。

——只有这次我才可以说的出口。

——我希望,娴雯能再喜欢我,再成为我的恋人。


“芷翌,”我和哥哥站在车站前,“今年这么早回去是有什么急事吗?”

“嘛…可能算是?”我试图蒙混过关。

“这样啊,好不容易一家人齐聚,时光果然很短暂呢。”哥哥无奈的笑了笑。

“抱歉啦…暑假我还会再回来的嘛,反正距离不算太远。”

我下意识低头看了看手表,“哥哥,我差不多要进站了哦?”我正打算转过身的时候,哥哥又开口了:

“芷翌。”

“嗯?”

“今年也请继续。”

“啊…”我露出了迟疑的神情但很快恢复了往常的笑容,“嗯!”

在哥哥目送我离开的目光中,我快步跑进了车站,试图实现属于我的愿望。


我的眼前,是我高中时代的挚友并且是曾经的恋人。她只是沉默着,手捧着咖啡,而我几乎是强制压抑着自己颤抖的双手才能够捧起一杯暖暖的巧克力饮料,同时时刻要关注着她的动向,生怕下一秒钟这份沉默就要被她打破。

我几乎慌张得要哭出来了,但还是得坚守我的冷静形象。

不禁想起了刚才,假装偶遇她的愚蠢面容。

“…Y…哟!娴雯。好巧啊,不如…和我一起去吃个下午茶?”

犯傻的我被娴雯死死地瞪着,我几乎要在这冷得很的冬天里冒出一身冷汗来。就在这纠结与痛苦的时光过后,她缓缓地点了点头。我总有一种感觉,是她想看我这样出丑…

嘛…至少同意了我的邀请,也没有浪费我要低声下气去求彭栋那个顽固家伙。

“彭栋,请告诉我娴雯的行程。”

“求人做事就这个口气?”

“彭栋同学,麻烦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下娴雯的行程…啊?”我强压抑着我的怒火。现在一定要忍,为了完成自己的愿望,一定要忍下来啊!

“真亏你当时还说不需要我的电话,差点把小纸条推回给我。我看你要是真的推回给我你还怎么来找我说事情。”你个混蛋,下次再见到你就打你一顿。

但…至少最后我还是勉强拿到了一个不算情报的情报。

“娴雯她应该会在后天去一趟学校,似乎是要和老师商量什么事吧?只要结束之后你在那守着她就可以邀请到她了。”

“话说你就想以这样的方式约人家?直接打电话不行吗?”

“废话怎么那么多啊你。”

咳咳…我的高冷形象已经废的差不多了,但至少现在在她面前还是要坚守到最后!虽然我是来完成自己的愿望的来着…

“啊…那个——”

“郑芷翌。”

“诶?”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邀请我出来,而且还装作和我偶遇一般在那里守着,但我只有一句话想认真的告诉你。”

“是什么…?”

我放下了饮料,颤抖的双手唯有紧紧地拥住杯子的外部才可以掩盖住其正在颤抖的事实。空气又陷入死一般寂静。在我的身上,我只能感受到我额前传来了被她盯得死死的感觉。这让我恐慌起来。

“…我不想当你的朋友。”她只是冷淡地说出这句话。

我的双眼已经只能直愣愣的盯着眼前的饮料了。

我保持了沉默,她同时也保持了沉默。

“啊、啊…果然是这回事呢。”我的双手仍旧捧着杯子,但我已经抬起了头。

在娴雯眼睛里,我看见了满脸泪水的我。她在看见抬起头的我时,也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真是不像样子啊,我竟然能这么窝囊。还有啊,你不是很期待看见这么窝囊的我的吗?何必这么意外?认识那么久了,还不够了解我啊…

真是…

“…一直以来真是打扰了,太抱歉了。女生喜欢女生什么的,果然是不行的吧,果然是在做梦吧。抱歉。感谢您一直以来的照顾——”我走出座位,站在原地颤抖,随后便窝囊的低下了头。

我再抬起头的时候,已经难以控制我的表情了。

想必她眼中的我一定足够窝囊了吧。

人已赞赏
动漫资讯

掌机再临!任天堂推出新机型Switch Lite,你会买吗?

2019-11-23 8:22:32

动漫资讯

《游戏王》的卡牌成时尚?东京时尚推特推15岁少年的打扮

2019-11-23 8:22: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