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青春校园百合——恋爱为何物?(完)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恋爱为何物

作者:三浦灯子

(1) (2)(3)(4)(5)(6)(7)(8)(9)(10)(11)

第十三章 原谅我的任性

2月22日,记完成“挽救哥哥五部曲”第四步一事。

我知道了,原来当初那个陪哥哥玩游戏的“莲太”还真是彭安老师的弟弟彭栋啊。

这可能就是世界太过小,而我们太过强大。

开个玩笑。

今天去找了彭栋,欲借助他的力量帮助哥哥。

“彭栋,不对,应该叫你莲太吧。”当我这么说的时候,彭栋转过身时脸上的表情无比的微妙亦有无比的仇恨。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名字。”他那一瞬间似乎是咬着嘴唇把话说顺畅的。我也挺佩服的。但我不能忘了自己的目的。

“嗨,这都是些小事。毕竟,我是郑广煜的妹妹啊。”

我还记得,他的目光里竟然有了喜悦的光芒,他恨不得大跨步走到我的面前朝我说些什么,但他没有往前走,也没有说任何我想象中的话。

我知道,他一定是还在想些有的没的,就让我来为你“药到病除”吧。“我知道,广煜在某一天开始,就再也没有与你联系了。其实他做的岂止这些?他断了与很多人的联系——而这些人的共同点便是与他玩过游戏,是当年在游戏里同生共死的游戏玩伴。你自然也被纳入其中。”

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哥哥受伤的事这几年都不再重提,再重提会有几分恐惧了,但也不妨碍我解决问题的决心。“他大二那年出了一场车祸,手臂骨头永久无法恢复。手术也挽救不了那医疗技术无法弥补的缺陷。尽管外观无异,内在却与当初大有不同。他无法用左手完成高速的游戏操作,无法搬起算不上重物的物体。他只说过一句话,‘我这样与废人已无异’,我想,可能是失去了当年对游戏的热爱的那份失落吧。”

那一瞬间,彭栋的眼中有深深的遗憾。他的心里一定犹如海涛巨浪拍打而上,真相直达其内心。我无意中看见过,聊天记录中仍留有的那句“说不完的话”。而接受对象正是彭栋。彭栋是哥哥心中永远的遗憾,哥哥亦是彭栋心中无法拭去的伤痕吧。

我是执行人,那么自然这件事将由我来推动。我向彭栋叙述了我的打算,在我的叙述当中,我看见他的脸上露出几分犹豫,转而又变成了怀疑,当我将他所需要做的,以及做了之后会有什么可能告诉了他之后,他的脸上已经尽是信任了。

大抵是这样吧。

其实我也有需要彭栋配合的地方,他能够如此坦然的接受真是太幸运了。

2月23日,随谈

今天从娴雯身边离开了,简单来说,任务是真的要开始了。

我怀着复杂的心情乘上列车,回到故乡,哥哥这段时间因为要回医院复诊,暂住在老家。我也便有了机会,和父母一起劝劝他。

说实话在离开前我也有过几分犹豫,这样的突然离去并没有给娴雯说过。也只是敷衍过周祈,大概这样的敷衍会被周祈以为我和她又吵架了吧?

虽然在我的眼中看来,我确实和她只差一点就要吵起来。

我感觉我被背叛了。她很任性,说跑就跑,还要我冒着胃疼的风险跑去找她。在找到之后也没能得到好的回应。明明我鼓起勇气说了那么多能感动她的话,却也没能感动她。我只能抱着头开始埋怨她。

我在高中时代可是个腼腆的人,不过说是腼腆,只不过是不想做多余的事而已。所谓学生会如果不是哥哥说希望我能更活泼些,我也不会加入的。后来确实也能够做着做着就开心起来,享受起来。一路以来,我被太多太多自己不想做的事强迫了,但是最后都没有什么异议的做完了。这该是我人生的一大套路了。

看着窗边的景色,我的心中平添了几分慌张。如果这么做救不了哥哥就算了,还让娴雯误会我了,此后都不与我一起了该怎么办呢?

看起来冷淡的人也许心中有着热烈的爱,唉。

2月25日,随谈

今天也开始和父母说好一起磨哥哥,看看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个倔强的人磨到肯直视自己。父母并不知道我所期待的。父母只希望哥哥能开心,而我希望哥哥能从心结中解脱出来。当然,这是理想状态。

家乡有很多熟悉的人事物。我还是像寒假那段时间那样走在这片乡土之上,感受着过去的回忆将我的身心一点一点侵蚀。精神逐渐被溶解,化作絮状物在回忆的洋流之中翻滚起来。

啊,那些都是过去不曾多心思在意的事。旧的杂货店的主人,那个老太太也在今年离开人世了。杂货店不再开,回忆也终止在商铺所在的地方。我走上前去,轻轻抚摸那布满灰尘的铁闸门,仰起头看向招牌。虽招牌如旧,人却不如旧了。

虽然悲伤将我侵蚀,但是我还是在悲伤之中寻觅到了几分喜悦。家附近养狗狗的人实在是多,以至于走一路,摸了一路的狗毛。虽是如此,但我也未对此有不满。我很喜欢狗狗,尤其是萨摩耶。看着萨摩耶浑身蓬松的白毛在空中跳跃落下,我打心底感到喜悦与兴奋。恨不得上手就摸。

邻居家的一只大大的萨摩耶叫做白白,实在是形象。我看着白白开心的望着我,我也开心了起来。

大学毕业之后,和娴雯那家伙一起养一只萨摩耶吧。

3月1日

前几天都没有继续写日记,其实也是实在太忙了。

现在来说,这几天的思想工作也算没有白做。

我想象中的哥哥应该会是很顽固,很难说定,才联合父母一起说服。没想到只要提到彭栋,提到彭栋现在还在学机械工程学,他就有反应了。

也许是出于心中的内疚了吧,他同意5号随我一起回去,到时候和彭栋说清楚。

3月5日

等了数日,终于等到这一天。

一切都比想象中的要平静。

我因为提前听彭栋提及了一些关于娴雯的事,所以决定让哥哥住旅馆,我先回一趟家里,到时再去周祈家暂住。

希望早点解决哥哥的问题,我才能回去。

3月6日

当我看见彭栋和哥哥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是心生了一个念头。但这个念头里私心成分太大了。很明显是我自己才会这样想的…还是别想那么多了吧。

今天下午至傍晚的事…实在是太过于让人…我已经很难再用笔头表现出来了。就是现在我还因为恐惧,手不停的颤抖。

等我恢复过来,再好好记录吧。

第十四章 不懂恋爱的家伙

当在芷翌家度过的一夜结束,我的心中有一股奇妙的感觉占据了一切。

——芷翌是想让我明白些什么吗?

很显然,我什么都不会明白。

以前那时候,我就因为不明白她对我的喜爱,擅自发表宣言,擅自离开,连反抗都不做。心里光想着对方有错,自己是无措的,从而做出了损人不利己的事。之前又因为看见她和一个男人说话,心中感到有梗塞感。明明她看见我和彭栋的时候也会有同样的感觉,但为什么到了我这,我就会无比小气?无法去理解这一切呢?

越想越内疚。

又正好适逢假期,我决定去一趟那个桥边——她袒露心意的地方。

当我站在桥边的时候,脑海里响彻着那天她的话。她明明那样脆弱,却总是不让人察觉到。那天站在桥边的她比平时看起来更加弱小,更加弱不禁风,却比平时更爱逞强,更爱在我的面前装作无事发生!

我将她高中时期送我的项链从脖子上取下,将手靠在栏杆上。拳头向着流动的河水,同时将项链紧紧地抓在手心,而后张开手静看。

——是她的痕迹,我还记得一切…

但是下一秒,刚才的举动让我无比后悔起来。

我刚想收回手,没想到链子从我的手中滑出,从高空掉落。

“等、等等?!”我手扶着栏杆,头向外侧伸去,“我真是太不小心了!”

话音正落,我便爬出了栏杆,准备一跃而下。

此刻我忽视了一切声音,除了链子掉落在水中的声音。

啊,我突然想起来了。田径队时期有个游泳队的朋友,把我邀请过去那边,和他们现役队员一起比赛来着。那天,我意外的游出了我的新纪录,也成了第一。差点被他们拽入游泳队。

如果这样的我,今天找不到链子,就活活的被淹死在这里算了吧。这么想着,已经坠进了河水当中。河水将我的全身狠狠地打击了遍,我感觉我的皮肤火烧般的疼痛。但此刻是寻找链子更加紧急。

我潜下水,发现有一个金属物件在阳光之下闪着光芒。

“在那?!”我伸出了手,牢牢地抓住了那个链子。

幸好比想象中还要快的找到了链子,不然我真的会选择直接葬身于此处吧。

当我从水里探出头的时候,我看见芷翌有些畏缩的身影出现在桥栏杆上。

“别……别跳啊!”我下意识叫出了声。

即便如此也没有任何作用,那个身影,已经穿过阳光形成的幕布,跳进了水中。

我绝对不会明白这个人的心情,这种话,说出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她难道不是比想象中还要容易被人理解吗?

当她被水打湿,而因此无比冰凉与颤抖的手牢牢地抓住我的手臂的时候;当她的秀发上沾满了水珠,但仍然散发着魅力的时候;当她明明无比恐惧,却仍然说着令我安心的话的时候,我就应该明白了,想要明白这个人的心情,明明只需要喜欢她就可以了。

我看着浑身颤抖的她咳嗽着,等她恢复过来之后,她立刻紧紧地抱住了我。

“怎、怎么了?”我下意识开口了。

“你不要去干这种傻事!”她的叫声刺疼了我的耳朵,但我却丝毫不讨厌。

“我没有…”

“你还敢说没有,”她松开了手,转而握住我的手,那双手里有着无限的力量,“我看着你跳下去了,我还跟着你一起跳下去了啊!”

我愣住了,“可是、可是我不是旱鸭子,跳下来也没有事啊。”

“…诶?”

——她绝对没反应过来。

我的手使出了力量,开始反向握住她的手。“听我说,芷翌你是旱鸭子,以及恐高的人啊,所以你不能因为担心我就一起下来。”

“你不是要…”

我从口袋里取出了链子,递给她看。

我下意识露出了笑容,“我是为了将你送给我的信物从河里捞回来哦。”

这回,到我来批评她了。

“你啊,怎么能随随便便的看我跳到水里就跟着我一起下来了呢?你是旱鸭子但我不是啊!加上我不仅不恐高,我还喜欢站到高处,你怎么能和我来比呢?就算你不知道我是不是旱鸭子,看见我跳水了你也不能以一只旱鸭子的身份来救我吧?”

“…如果我真的有意寻死,也不会希望去了天堂还能见到你吧。”

我低下了头。

“对…对不起。”

“不是你的错。”

“不,是我的错。我这段时间没好好给你交代,让你久等了。”

她颤抖的手轻抚起了我的头。

我一惊,缓缓抬起头。看见眼前的她眼睛很红,有水珠从她的眼角滑落。

“…芷翌?”

“我一直在为哥哥的事情操心,他这么多年来都没有真正从阴影里走出来。直到我发现彭栋就是哥哥大学时期的玩伴,我发现一切都可以解决。那两个人一起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了,我也可以不用再担心那么多了。”

“原来这几天你…”

“但是我很对不起你啊!这一段时间没有给你交代,急着直接去了。而且,对不起,我没有让周祈把内情告诉你,是担心你会多想。”

其实你没有说我反而多想了呢,我心想。

“现在我终于可以亲自跟你讲这一切了,所以感到无比的安心。”

她冰凉的手抚摸起了我的脸,接着唇上便传来熟悉的触感。

当我沉浸在幸福当中时,我目光前方的草丛里传来了窸窣声。

“?!”我一颤。

芷翌很冷静的回过头,看着从草丛中走出来的人。

“哥哥?”她的语调轻快起来,“你来啦。”

“事情都解决了?”那个人无奈地歪了歪头,“两个人都快点去车上拿毛巾擦干身上的水吧。”

他转过身,毫不犹豫向前走去,“别着凉了,我送你们回去。”

坐在车上,我有些紧张的擦着头发。我的目光不时看向驾驶座上的他。他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便开口了:

“我是芷翌的哥哥,郑广煜。”

“啊…你好,我是姜娴雯。”

“早就听说过了,但没想到是个这么会照顾人的女孩子。”

“诶?”

他见我有些不解,继续解释起来:

“高中那个时候她经常会和我说学校的事的,就说到了你。后面我出了车祸,低沉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再也没有提过你了。一直到去年她才开始又提到你,我才了解了一些事。”

“你是…”我顿了顿,“支持我和她的事的吗?”

“是真正爱,我就会支持。”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坚定。

我见他瞥了一眼睡着了的芷翌,又继续开口:

“芷翌是我们家的骄傲,你要好好管好她。她很爱多管闲事的,像我和玩伴的事,她就瞎操心。我只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而已。”

“你的事也是她的心结。”

他的目光顺着镜子向我这传来。

“她一直都很关心你这个哥哥,所以偶尔也,表扬一下她吧。”

他轻轻地笑了起来,“好,我会采纳你的意见的。”

广煜站在车外,透过车窗看着芷翌,“我有点没法狠心把这个家伙叫起来,怎么办…”

我朝他露出了苦笑,“我把她搀扶回去吧,她也累了。”

在楼下,我将芷翌的手臂架在自己肩上,一步一步谨慎的带她回家。

“娴雯…?”

“是我,芷翌你回家先换了衣服再睡吧。”我无奈地戳了戳她的脸蛋。

“对不起啊,明明你今天也累了,还让你搀扶我走一路。”

“没关系的,小事情。”

她看着我很熟手的用钥匙打开了她家门,默默地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我现在去开热水器,你等一会儿。”

我刚准备去开水,她就用手拉住了我的衣角。

“怎么了?”我俯视着低头的她。

她踌躇许久才开口:“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我愣住了,但也笑了笑。

“我也是啊。”

“如果没有你,如今的我一定还不明白恋爱为何物吧。而那个时候遇见了你,这一切才清晰起来。”

她的手伸向身旁的包里摸索,我有几分不解。

待到她将那个盒子打开,闪烁着几分光芒的金属饰品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才真正愣住了。

“生日快乐,娴雯。”

“等等等等!为什么?诶?今天是我的生日吗?”

“你是忙忘了?”她歪了歪头。

“啊…”我这才想起来,最近一直在想她的事,完全没察觉到。

她重新露出了温柔的笑容,离开椅子,单膝跪下,向我伸出戒指盒。

“你愿意,和我这个不懂恋爱的家伙,永远在一起吗?”

笑容中,毫不犹豫的点下了头。

——什么不懂恋爱啊,你分明从一开始就明白。

人已赞赏
动漫资讯

令人困惑的日本票房《天气之子》能否战胜《玩具总动员4》?

2019-11-23 8:20:11

动漫资讯

美国动画发行公司为京都动画开启众筹项目

2019-11-23 8:20: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