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青春校园百合——恋爱为何物?(5)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恋爱为何物

作者:三浦灯子

(1) (2)(3)(4)

第三章 属于我的一切

“你没事吧?”

熟悉的那个担忧的神情再度出现在我的眼中。

“啊…有点疼…”

我坐在地上,看着膝盖上的伤口——血淋淋的,无不刺激着我的双眼与心灵。

当我还沉浸在疼痛中,她已经把我的手架在她的肩膀上了,“我送你去医务室吧”这句话在我耳边响起。像轻声细语地在我耳边呢喃,像安抚了我内心的恐惧。

她把我的手臂紧紧地握着,另一只手扶在我的腰间,却出奇地温柔,生怕我的腰会受到伤害一般。我被她这样温柔地搀扶着,内心有一丝小鹿乱撞,脸也不禁红了起来。为了不让她看见我脸上的慌张,我低下了头。

但我不知为何很想看见她脸上的神情。我颤颤巍巍地抬起头,看见她满脸的坚定。

“对不起…实在太麻烦你了。”

“…没事啦…我好歹也是半个学生会的人,总得看见有人陷入困难的时候就帮忙吧?”她说的很轻松,可是步伐一步比一步艰难。

——为什么呢?

——搀扶我去医务室,对于你来说,明明是那么困难的事

——你却要做?

——我不明白。


“那,我就先离开了。”她朝我露出了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手下意识握紧了制服包的带子。

她转过身准备离开。

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感到内心有些空虚,像是缺少了什么。那个缺失东西的位置越来越大,像一个无底洞,无论往里面填进什么都不足以让它满出。

她离去的步伐变得缓慢。我也陷入深邃的思考。越往深层思考,她的步伐就变得越慢,我开始享受往深层思考的好处。

突然,时间恢复正常流动速度。她转过身,打破了我的深层思考。

“哦对了,”她把手放在自己胸口前,露出了几分自豪的神情,“我是学生会的一员,郑芷翌,高一。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

话音正落,她便大步流星地走了,像没有任何烦恼一般。我正想朝她伸手,才察觉她已经走远了。

我无意识地咬紧了牙关。


恋爱?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懂。但是人一旦陷入恋爱,就会变得轻飘飘,感觉身边一切都很美好。

啊…说起来有一个词叫现充吧?嗯,我陷入恋爱的时候也许就是那种感觉。对了,我喜欢过一个女孩。在班级里,她不算是太出众的存在,却吸引了我。我的视线总会无意识地落在她身上,不管是学校里的事也好,班级里的事也好,我总会很期待看见她活跃的身影。她总是像双脚不接触大地那样活着,好像什么都不感兴趣,却能很快融入任何一件事。这也许就是“天赋”吧?

我并没有什么天赋。不管是吸引人的能力也好,和人交流的能力也好,总觉得自己做任何事,都只是在自己能力的尽头徘徊。但我并没有对此感到不满。也许是认同了,这就是自己的命运。这么说的话,其实我好歹也是田径队的一员。过去曾被成为田径队的王牌。也许是成为过别人眼中的焦点了吧?但我并不喜欢这样。他校的田径队王牌总是很活泼,但我不喜欢这样。和人保持基础交流就足够了,其他的我都不需要。

也许正是这样想,我才能和那个人有共鸣吧。我觉得她一定也和我一样,是那样的有个性,不愿意融入集体。“与人交流是礼貌,独来独往是个性”我一直这么想。其实这就是缘分吧。本不应该主动与人交流的,但我看见那样的她,却很想这么做。

我连续很长一段时间都发现她总会在固定的位置吃午饭。几乎每次经过那个窗口,我都会看见她在对面的草坪上,一个人吃着午饭。看着她一个人,我觉得她很孤独,却又不令人感到悲伤。中午校园内常有微风,这时就会看见她一脸淡然的望着天空,身侧时不时吹过微风,为她的形象增加了几分伤感。我总会因此屏住呼吸,生怕自己的呼吸声惊扰了在静谧中的她。

于是在一个午后,我造访了那个她的“秘密基地”。打算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这么久以来,我察觉到我内心的感觉。我不想把它称为兴趣。这是比兴趣要更为美丽更为朦胧的存在。它常让我感到我内心的几分苦涩,尔后又给我几分甜蜜,常让我找不着边际。我把这份感情称为——爱恋。

“郑芷翌,我喜欢你。”我的眼中已经只能看见她了,就连看见她都会忍不住露出微笑。

她沉默了半晌,视线落在我的身上,我不禁有些慌张,但还是尽可能维持住我外表的冷静。“但我……和你不熟。”她的一言像一桶水,险些扑灭了我心中恋爱的火苗。

她转身就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原地迷茫起来。

…这就是恋爱的苦涩吗?我下意识咬紧了嘴唇,手掩盖住了嘴角泛起的一丝微笑。

这是我不曾感受过的一种苦涩。像往糖罐子里投放了几颗泛着苦味的大颗药丸,若是茫茫然伸手进去取糖,也许会取到那几颗大颗药丸。如果盲目,便会吃下那药丸,猜测装满了糖的糖罐里也可能有苦涩的糖果,因此不知道实际上该甜的存在,会一直甜下去,而不会甜蜜的存在,会一直是这样。

我的眼中的她也是这样的。遇事很冷静,看着就很孤独,却不让人怀疑那份对静谧的执着。她该是这样冷淡就会一直冷淡下去,如果不是这样反而会怀疑——因为我的主观思想擅自地决定了这个不是事实的存在。我一边享受着她存在于这个世上的甜蜜,一边感受着她对我的冷淡态度,一切都如此矛盾又让人感到不满足,却还是想这样继续下去。

我的视线落在遥远的天穹。微风再次吹来。

“请等着我,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呐,和我一起去食堂吃饭吧?”

一天,我这样邀请她了。

她是我的同班同学,虽然我和她并没有太多交集,但我还是很喜欢她,想和她交往。我曾在之前向她表白。我不明白,明明我毫无保留地说清楚了我的想法,但她却依旧拒绝了我。这让我很不解,但又更加想拉拢她,想看见她有一天亲口说出我喜欢你,不,再大胆一点就是希望看见她接受我的表白。

“拒绝。这里很好,我很喜欢。”她拿着面包嘟囔着。

还真是相当倔强且有个性呢。你是顽固的老头吗?真是的。不过我也能明白,我很喜欢看见她一个人时的样子,那个时候的她很温柔,我仿佛也能融入进她的世界一般。但我希望看见孤独之星的她也能融入一般群体。

“来,跟我走。”我拉起她的手臂就毫不犹豫地往前走。

“等、等等!”她挣脱了我的手,“我不喜欢那种氛围!我说过了?!”

我回过头,发现她以很凶的眼神瞪着我。我也有些心虚了。因为这只是我的私心,是我妄图把她牵扯入一般人的世界。明明认同了她,认同她就是孤独之星,却妄想着她会成为凡人。

是我不好。

…我应该也曾被这样的人牵扯过吧?那个时候的我只想安静一些,认为身边的同学都很吵,因此无限沉迷于小说里。生活总是不会顺你的心意的,这个时候她造访了我的生活。

“呐,你的名字真可爱!”她总是把手背在身后跟着我。体育课的时候硬要和我一组,休息的时候也要坐在我旁边。

“你很烦。”我没了耐心,瞪着她。看见我的眼神比较凶狠,她也被吓到了,往后退了几步。那个时候开始,她就没有再来找过我了。当时的我并没有感到愧疚,只觉得少了一个人来烦自己。但偶尔走在街上看见放学一起聊天,绕路去吃小吃的学生们的时候我还是有些羡慕。

这么一想,当初是不是不应该吓跑她?

“对…对不起。”我下意识咬紧了嘴唇,“…是我不好。”

我止不住的颤抖。这可不符合我的风格,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明天,再在这里见吧。”我瞄了她一眼,发现她也低着头,手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衣袖,声音里有一些颤抖。

“…诶?”我有些惊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她有些害羞地把手放进了外套口袋。“对了,还没了解过你来着…”她悄悄瞥了我一眼,“…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抬起头,恢复了往常的自信。“…呵呵…”我忍不住掩着嘴笑了起来。

“你记性还真是差啊!我是姜娴雯,和你同班哦。”我伸出了手,想与她握手。

她盯着我的手看了很久,似乎在犹豫着是否应该握起我的手。我也在等待着她的回应,期待的不得了。

最终,她还是放弃挣扎,小叹了一口气,伸出了手,握住了我的的手。“…我是学生会的郑芷翌…”她突然有些后悔,脸也泛起了淡红色,下意识别过了视线。

那天回家,我的视线再度落在她身上,而她这次也向我投来了视线,并点了点头。我一时间无法接受,没想到她竟然会向我点头示意。我甚至觉得那是错觉,是她向别人点头,而我却以为是在向自己点头。于是我快速回头,发现我的身后和我的身前并没有别人。

当我再把目光投向她时,她的表情多了几分无奈。我仿佛能听见那声叹息,“唉”。我慌张了起来,一瞬间感觉自己很丢人。连忙低下头,赶快收拾书包,去了田径场。

那天的夕阳很美丽,照在我们大家的跑道上。但那道夕阳,最后并没有照到在学校楼梯里的芷翌。

——今天也是,做不到不想你。


“嘿嘿~!”

她无奈地看着傻笑的我,同时她朝我投来了如同看智障一般的眼神。

“…你在傻笑什么啦…”她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

“因为啊~芷翌你竟然会跟着我来食堂!太意外啦!”我握紧了拳头,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一开始允许我和你一起在中庭吃饭,后来你就真的同意和我一起来食堂了!嘛…虽然这中间花了大概一周时间…但是我还是很感动,打动了最难打动的人!”我仿佛眼睛里闪着金光,并将那充满欣喜的视线投向了她,她很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个啊…”她很严肃地看着我,“我也不是那么不好说话的人,只是…”

我看着她有些吞吞吐吐,不禁露出了微笑。

“只是什么?”

“只是觉得无论如何都要再度尝试一下来食堂这里…”她别过了头,脸上也泛起了桃红色。我看见这样的芷翌,不禁心头一颤。“果然没喜欢错人!”我捂着嘴,差点就把这句话喊出口了。

其实此时芷翌在心里默念“只是喜欢你的为人这种话怎么说的出口啊”。

只是这事我是很久后来才知道的。


从小时候开始,我就被作为有钱人家的小姐来培养了。

做什么事都要端正讲礼仪。交到的朋友也要完全符合家里的要求,不然就都绝交。这样的行为多了,我不知不觉间就变成孤单一人了。周围总是同学们的欢笑声,只有我被排除在外了。

我只能躲进书的世界。不管是父亲教育完我后,还是同学们无视我时,我都沉浸在书中,感受书籍给我带来的快乐。

不知何时起,我的身边多了一个女生。这也没什么奇怪的,这可是女校。但她的举动异常的烦人。一开始只是私自凑上来说话,后来竟然自说自话的跟着我,跟我分享自己家里发生的事。

什么嘛?就是一般的市民家庭吧?要是和她说话了,父亲又要教育我了。

我继续无视她。

那天,上体育课。大家都着急着去换衣服,我还沉迷于看书而无法自拔时,她不知道为什么却坐在我的前桌,撑着头看着我。

“…你不觉得你很烦吗?”我瞪了她一眼。

“你的头发真好看呢。”

“…你、你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啊!”

她歪了歪头,满脸的疑问,“但这是事实不对吗?”

我受她这种态度影响,把书合了起来,放进抽屉里,并且拿出衣服。

“等等我。”她快步跟了上来。

我加快速度走向门口,此刻只要走出门口就是我的胜利。但这时我发现她朝我伸出了手,似乎要抓住我。

“——里面还有谁在吗?”门外传来老师的呼声,我开始慌张了。

就在我快到门口,她的手已经够到了我的手的时候。我一转身,同时手一挥。那手却不小心打到了她的肩膀。

在老师疑惑的视线中,我亲手推倒了同班同学。

一瞬间我难以置信,不认为这是自己干的。如果这种事给父亲知道了,恐怕又要遭一番教育。他又会宣扬着他那些教育理念,强调着自己是多么有权有势的有钱人,所以我作为她的女儿也要规范自己,做一个端庄的女生。他不会理会这是意外还是我的恶意而为,他只想找借口给我洗脑罢了。

“姜娴雯和郑芷翌,你们在干什么!”

视野中,老师跑去扶起了坐在地上的她。但视野逐渐开始模糊,我固执地握紧拳头咬紧牙关,只是扭头说一句“我什么都没干!”转身就跑。

余光里,我看见她嘴在嘟囔着什么。

太不像样子了。不管是父亲怎么说也好,现在就连我自己也觉得我自己不像样子了。尽管我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大小姐身份,但是这已经不是大小姐范围内的了,而是我为人的问题。我应该更慎重,哪怕冷静到底都不应该动手的。

仔细想想,我已经很有耐心了。一开始她凑上来随便和我交谈也好,自顾自地说话也好,甚至是刚才随便就夸人也好,我都忍下来了。但人的忍耐有限度。我不可能放任她这样做。这样也好,这样她就不会再跟着我了。

冷静过后,我走回了教室。我看见她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我保持着无言走回座位。

不久后我就听见凳子拉开的声音,随后是懒散的脚步声,我平静地取出书,打算再开始读这本书。这本书我最近很喜欢,里面有我喜欢的故事情节。

“娴雯…”她开口了。

“……”我保持着沉默。

“刚才不是你的错,是我没有站稳。我已经和老师说了,所以…”

她的手放在了我的桌子上。

“…可以原谅我吗?”

我抬起头,看着低声下气的她,“真是愚昧。”

“…诶?”

“你很烦啊。”我一拍桌子,同时站了起来。

我和她身高差不多,所以我们的眼神自然地平行着。我在她的眼瞳中看见了我的仇视。

但她只是憨憨的笑着,后退了几步,“啊…啊,是这样吗?”

“对不起,以后不会再打扰你了。”她握着拳头快步走回了座位。

这样就解决了。我至少在最后,断绝了一次不符合我们家庭要求的友谊关系。

视野里的她开始扭曲起来,世界仿佛在旋转。我嘟囔着“好难受”,看着她从讲台附近冲向我这边。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医务室了。

“你醒啦?”眼前是校医的笑脸。

“…啊…”我有些犹豫的看了看周围。

校医边收拾着桌上的用具,边低着头说道,“你在班上晕倒了,被一个学生送到这里。然后你已经睡了半小时了。”她转过身,手上拿着一支温度计。

“我发烧了吗…”

“正确。”她晃了晃手上的温度计,“不太严重,但还是通知你父母了,大概一会儿就会来接吧?”

我迟疑了一会儿,“老师,那个女生是黑色齐肩短发吗?”

“是的。”

我陷入了沉默。

被管家接回家之后,家庭教师就给我递来了一份转学通知。

“…这孩子…”

“…就…拜托给你了…”

病床前是一向严峻,不苟言笑的父亲,但他的脸上多了几滴泪水。在病房昏暗的灯光下,悄然闪着。

“娴雯。”

“你听着,你以后就姓姜了。”

父亲单膝跪下,双手紧紧地扶住了我的肩膀。双目中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好的。我明白了。”


高一,我开始喜欢同校的女生郑芷翌。

我明白,做这种事不符合这个家的规矩,也不符合世间的规矩,但喜欢就是喜欢,我没有那么多想法。是她先行敲响了我的心门,这之后我的心都只会为她因跳动而响着。

高二,我和她成为了同班同学。我开始热烈追求她。最后在我的死缠烂打下,她接受了我的表白,我们在一起了。真正的成为了恋人。

别人不明白我在其中做出的努力。我明白就足够了。

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开心,我感到了一种上瘾感。我已经离不开幸福这两个字了。

“娴雯。”家庭教师敲响了我的房门。

“请进吧。”我小碎步前去打开了房门,轻轻鞠躬。

家庭教师边走边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娴雯。”

我停下了步伐,等待他的下文。

“这是转学申请。你又要转去别的地方的学校去了。这次有些远,实在是抱歉。你的父亲他也…”

“我的父亲他又说什么蛊惑你的话了!?”我咬着嘴唇回过头。

我逐渐逼近了他,“转学转学转学…在一个地方能待够三年吗?”

“这种生活我受够了!”

我任性地大吼着,却因此招引来了佣人和管家。

“娴雯。你是大小姐,应该更有大小姐的样子。”

“现在还说这些好听的话有什么意义?!”

“这种事我也不想。我保证给你下次不换了不就行了吗?”

“你以为我会听你这种话吗?”

“你真是太固执了。”

我毫不犹豫冲向楼梯,在刚踩上的瞬间停住,“固执又如何,你不也是这样吗?当初说抛弃就抛弃了母亲。现在又让我用母亲的旧姓有什么意义?是愧疚吗?愧疚的话当初就别做那种事啊!?为了钱,你还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作为你的女儿都感到丢人。”

“…对不起,”我冲出了校门。

“…想说的话全都没说出口。不该说的都说光了。”

“我真是没用啊…”

豆大的泪珠落在了地上,耳朵两边的头发散了下来。

我抿着嘴,想停止抽泣,但眼泪不受我的控制流个不停。

而高三,我和她无法再度见面。尽管喜欢这个词在我的心中早已烂熟于心,我却无法向着那个人,说出这个词。

——娴雯的头发真好看呢。

人已赞赏
动漫资讯

《海贼王:世界寻求者》新DLC游戏截图放出!

2019-11-23 8:19:54

动漫资讯

演唱《鲁邦三世》主题曲的歌手木村升因暴行被逮捕

2019-11-23 8:19:5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