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青春校园百合——恋爱为何物?(11)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恋爱为何物

作者:三浦灯子

(1) (2)(3)(4)(5)(6)(7)(8)(9)(10)

第十二章 总是要离开的

“太可惜了…”

在殡仪馆里,不时响起几声叹息。人们都在为现今已经离世的两人默哀着。

在大堂的正中央,站着一个身着西装,神情凝重的男人。西装在他身上显得不贴切,看起来格格不入。他的身旁站立着他的妻儿。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站在他的身旁。男孩看起来年长些许,眼中有几分迷茫,而小女孩只是默不作声,静静地看着自己的父母与身旁的哥哥。

男人低下了头,深深地鞠了一躬。弯成了将近九十度的腰定住了。他只是这样,沉默了良久。直至他的妻子轻抚他的肩膀,他才察觉泪水已夺眶而出,甚至落向了地面。

他愣住了,用他那充满惊慌的双眼注视着平静的妻子。妻子微微一笑,再度抚摸了他那无力的身躯。

他回过了头,重新注视相框里的那个人。

明明…明明不久前,见到的还不是一个相框,而是正儿八经的大活人啊…

“…父母…生前…”

在殡仪馆前,男人低着头对着身前几位年长之人。他举手投足中都只散发着卑微与歉意。

“哥哥名下的那套房产,等他到了上大学的年纪,我会亲自转交给他…父亲,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广煜的。”

他说起话来头头是道,眼中充满了坚定与不屈,却只要一合上嘴,便平添几分无力。

他身前的老年人点了点头,转身便背着手缓缓地离开了。


一个青年站在马路前,手上拿着手机。手机的屏幕上映着太阳那刺眼的光芒,仍依稀可见屏幕上的那条短信的内容——感谢你的关心。其实事到如今,业已没了办法。确实,一切是很遗憾,但也不遗憾吧。他划起了屏幕,上面一条短信的内容清晰可见——我这个外人这么说可能不太好,但他们确实算是害你的父母就这样坠入了河中对吧?你可以追究一下当年的事实真相的。不然太过遗憾了。

他静静地看着上一条短信的内容,脸上只有平静。

正准备面朝阳光,大步迈向前方的时候,十字路口的左侧一辆小轿车急转弯。

他没反应过来,手上手机的内容还没编辑完,左手手臂已经狠狠地被汽车撞上。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他忘记如何发出声音。

他只是无力地看着眼前,眼前那已被血色模糊的视野里,是人们惊慌地在尖叫,是人们无意义地在躲避,是人们漫无目的地在奔跑…

余光里,手机屏幕上,是一条没编辑完的消息。


“您好!请问您是郑广煜的父母吗?请尽快赶来医院,您的孩子他受了很重的伤!”

……

“芷翌!快点回来!广煜他出了车祸!”

……

救护车的悲鸣,医护人员的疾冲,过道行人的躲避。少年的脸已苍白无色,发白的嘴唇微微颤动。他还想要传达些什么,却已无力说出声。

“我…莲太…”

泪水顺着眼角流到发间,染湿了病床。

“哥…”少女站在病床前,望着病床上无力的少年。

“你有没有想过…不是…他们…会怎样?”

她别过了头,“只是假设罢了…”

……

……

……

“没事的——”

“…我都知道的…所以没事的。”

她以为自己知道了一切,实际上她什么也没知道。

那一天开始,少年不再乐观,无法抑制的变得悲观起来。过去最喜欢的游戏再也没有碰过。那不是因为他不愿再碰,而是他已经失去了技术,甚至连同一起失去了触碰它的能力与资格。他无法再说任何自信的话。


录取信息下发的那一天,我在外面接到短信之后便飞奔回家。

哥哥说,为了我的好妹妹,我会好好在家里等着的,记住不要那么担心,顺其自然就好了。父亲说,芷翌可是我们家的骄傲。当然,不输你那天才型哥哥广煜的。放心的去吧,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了。母亲说,我甚至都不怀疑我们家的孩子能不能考上自己心仪的大学。因为你的努力我们大家都有目共睹呀。孩子,去吧。

没什么好害怕的。是的,没错。我受到了家人的全力支持。在家人的支持下我无所不能。在去考场的那一天,我从未感受过如此的平静。举手投足间全无紧张与恐慌,因为我已全力以赴,便无需在思考那些主观因素以外的因素。成功便好,成功便好。

我全速在街上奔跑着,眼前划过众多景色,我都无心驻足。回忆像是走马灯一般在眼前闪过,让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腿跑累了,不停歇。被风吹得过于冷了,不停歇。耳机从耳廓里掉落,不停歇。我不会停歇,要一直向前冲。

娴雯曾坐在操场上,手在身后撑着地面,抬起头看着刚完成学生会的任务的我,问道,你知道我最喜欢做什么事吗?

嗯?

我最喜欢跑步。

我有几分无奈,叹气,大概也能想到了…

她一下子站了起来,盯着我,诶——?为什么?

我别过了头,避开了她好奇的视线,嘟囔着,因为看你在跑步的时候特别开心啊。

而现在,我也能感受到这种全速奔跑的开心。

我站在家门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待到气息平稳,我淡淡一笑,打开了门把手。屋内的气息扑面而来——是母亲最擅长做的菜的味道!

我满脸的欣喜,在门口换好鞋后跑入屋内。

我的脚步声在家里响起。随后我便听见屋内也有另一个脚步声朝着我靠近。在转角处,我差点与迎面而来的哥哥撞上。

我立刻停了下来,喘着粗气,同时定睛看着哥哥的脸上逐渐浮现出紧张的神色。

“…怎么样?”他颤颤巍巍地开口了。

“考上啦。”我咧起嘴笑了起来。

哥哥愣得合不上嘴,下一秒他握紧双拳在原地跳了起来。“yes!太好了!不愧是我们的芷翌!”他把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干得漂亮!”

我只是静静地笑着,回应着哥哥的夸奖。

随后便是父母冲上来把我拥护着,迎进了屋子里。

那天晚上我和哥哥跑到自家楼顶吹晚风,看星星月亮。为这充满喜悦的一天再添几分诗意画意。我们并肩坐着,手指指向那夜空中的繁星点点。一边说着这颗星星似乎是最亮的一颗,一边说着那些繁星虽然看起来不光彩照人,但都是这个繁星大家族里的一员,也沾了几分光啊。

月亮依靠着外界的光芒,毫无保留地向世人传达着这份光芒背后的意境。

“哥哥。”我静静地看着那点点繁星,“你当年考上大学的时候,心情如何?”

“也不惊也不喜,就是很平常的感觉。”

“呜哇…这就是强者的发言吗…”

“不要这样说我嘛…大家都是一步一步走来的。芷翌也很厉害,不对吗?”哥哥看向了我。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较好。如果她在的话,我应该会去更远的地方,也可能会带着她一起去更远的地方…

“真好啊…”我苦笑着,“我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都快以为支撑不下去了…”

“在这场战争中能支撑下来的都是英雄。尽管大多数人都是无名英雄。”哥哥展现出了他那独特的幽默。

我笑了笑,“这个比喻我喜欢。”

说真的,如果能过一个平凡得不得了的生活,谁不想呢?

一切都源于最初对恋爱的发问。如果没有那个疑问,如今的我会何去何从呢?

“哥你以后打算从事什么职业?”我伸手去揉了揉哥哥松散杂乱的头发,“快毕业了,总得考虑了吧?”

哥哥在我蹂躏完他的头发后,无奈地再度揉了揉,尽可能使头发恢复原样。“放心吧芷翌,我准备去考研了。”

“考研?!哥你太厉害了吧?!”我抓住他的肩膀无情地摇晃起来,哥哥板着脸遭受我的再度蹂躏。

待我停下来之后,他才缓缓地继续说,“我的研究生身份很能帮助我找工作,所以芷翌你就不用替我担心了。我可是大有前途呢。”

我面带欣喜看着这样骄傲的哥哥。

“不过…”他顿了顿,“其实只要能离家里远一些,什么职业都可以的啦。”

“诶…?”我愣住了。

我别过头,看向哥哥。他的脸上只有平静与苦笑过后的涩味。

“为什么要离家远一些?”

“我总是要离开的。”他苦笑了起来,笑声里听不出一丝的喜悦,“我没有给这个家添麻烦的必要。毕竟他们都已经养育我这么久了,不能再麻烦他们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可是将来很有前途的科学工作者哦!怎么能局限于眼前呢?”

哥哥望着我的眼中闪着光芒,而那光芒是暗淡无力的。那光芒,过于微弱了。

我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哥哥却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只是平静地看向夜空当中最明亮的月亮。

月色甚美,心情却不美起来。

“啊对了,”哥哥再度转过头,“我在C市的那间房子现在有用处了。”

“什么用处?”

“给芷翌你住。”

“诶?”我转过身,死死地盯着他,“那可是伯伯他们留给你的…!”

“可你看,我毕竟是住宿舍的诶…”他冒着冷汗,手指无力地指着自己,“虽然不远,但芷翌会更近,能成为好住所啊!”

我正打算说些什么,但他强行打断了我的意图,“好了好了,就这么定了。”

“顺带一提…”他露出了迷之坏笑,“那里卫生可是多年没打扫过了…”

“你要做好打扫卫生就要花费很长时间的觉悟哦——”

我看着坏笑着的哥哥,长叹息起来。


“到了那边要好好注意哦。”

“不过重点还是房间。”

“我父母过世后,叔叔阿姨他们就去过一次,收拾了一些用品。现在可能也落满了灰尘。要你打扫这样的房间其实有些为难你了。”

“要不…还是…”

我静听着电话那头的温柔话语,默默地微笑。

“没事的。”

“伯伯和伯母给哥哥的屋子就由我来打扫吧。”

“当时不是哥哥你那么任性的说要给我住吗?可别反悔哦?”


小小的房间里,少年沉浸在游戏当中。眼前理所当然的是电脑,以及满屏的游戏角色。

“莲太!冲!”耳机的那头传来十分阳光的声音,“用盾!”

“好嘞!”少年迅速操纵手柄,又通过手柄操控人物,使人物冲向眼前的大boss。

铠甲防身、手持大盾的棕发角色撞开了boss。顷刻之间,另一个拿着大弓箭的黑发角色拉满了弓,弦上的箭蓄势待发。他随即便松开手,弓箭从弓上弹射而出,射向了长相丑陋的boss。弓箭径直刺向boss的独眼,在巨人的怒号声中,两位角色从原地蹦起。

屏幕之外,少年露出了笑容。手指敲打着键盘,敲出清脆的“哒嗒”声。“银腕银腕,我们赢了!”这样的字眼在人物的头顶上显示出来。数秒后,屏幕里的那个黑发少年头顶上也闪出一句话,“是啊,终于过了这一关。我们打了这么久,可真是辛苦死了。”少年下意识用左手遮挡住了自己脸上无处安放的笑容,“两个人花两天时间打到这里已经很厉害了。你没看攻略上说的话吗?‘此关卡建议五人以上的公会进行共同攻略’。”“这简直就是在嘲讽我们两个的实力。”

少年愣了愣,继续敲击键盘,“别的我可不知道,但是你的技术可是在我之上的。”这句话在人物的头顶上挂了许久,对面才亮出新的话语。“技术不要紧,关键是我们的搭配好。我技术再强只有一个人死都攻略不过去啊?”这句话还没挂几秒,又闪出另一句,“话说我们可以直接用手机聊天为什么不用?”

他犹豫了,敲字的速度减缓下来。“我不太擅长…”话刚发出去,耳机里突然响起严肃且沉稳的声音:“你在说什么呢?区区聊天而已。我可不想和你这样敲键盘。敲键盘的机会,玩游戏和查阅资料的时候便足够了。”少年被吓得不轻,同时感觉这声音也是有几分魅力的。他半张着嘴,缓缓地拿起手机,苦笑起来,“真是让你小瞧我了,银腕。”

“别叫我角色名了,感觉很奇怪。”

“明明是自己取的?”

“但我并不喜欢,”声音迟疑了,“叫我真名广煜吧。”

“嘛…我倒是无所谓,既然你也说了真名了,那我也说吧。我的真名是彭栋。”


少年彭栋不是家里的独子,却遭受到了独生子女才有的“待遇”。他的父母都在大学里担当教授一职,从小便将这个孩子的未来染上希望的色彩,教他理解学识上的五彩缤纷,带他领略知识世界的汪洋大海,甚至为他定下未来的模样——他的父母希望他能成为一名机械工程师。

他爱游戏,爱制作游戏。隐瞒下自己的喜好,他只为完成自己的梦想。却在父母知道一切后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阻拦。他极力劝导父母,希望父母让自己追逐理想。但他的父母只是一别头,便把彭栋关在了学识的世界里,不愿放他出来。

“你是几岁的小孩子吗?现在还想着做这种没出息的事。你是将来有望成为机械工程师的天才孩子,为什么要放弃这种天分去做毫无意义的事情?”

彭栋的父亲只手指着跪在地上哀求着他的彭栋,脸上尽是对他的失望。

“父亲,我一定要做游戏!做游戏是我和别人约定好了的事情。我一直想成为一名优秀的程序员,在代码的世界里构造自己梦想的形状。我一直希望我做出来的游戏能让很多人喜欢,深感其中的含义。”

彭栋紧紧地抓住了自己胸前的衬衫领,朝着自己的父亲坚定地说道。

“这是什么歪理?!”

“今后你就老老实实给我学机械工程学去!你要是当不成机械工程师,你就不是我的儿子!”

他抛下绝情的话语,转身走向彭栋的电脑桌前,拿起手柄,狠狠地砸向地面。

“今后我要是再见到你碰游戏!”

他的眼中烧着深邃而炙热的火焰,烧啊烧,不仅烧伤了自己,还把火焰带向了彭栋。

“你的手就等着被我打断吧!”

彭栋绝望的目光落在了地面上那已被摔碎的手柄外壳上。

“…你是恶魔吗!”他的拳头狠狠地砸向地面。瓷砖清晰地映着他那满布泪水的面容,以及他逐渐攥紧的双拳。

彭栋的身后,他的母亲却只是面无神色的注视着孩子颤抖的双手。


“彭栋,你的梦想是什么?”

他的手下意识抚了抚耳机,“父母希望我成为一名机械工程师。”

“这是你父母给予你的理想,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呢?”

彭栋顿了顿,广煜不是一个轻易会从固定话题转移到别的话题上去的人。“我只是想着,听父母的意见吧…”他的笑容里有几分苦涩。

彭栋手上敲着键盘,继续对着耳机那头说话,“那么你呢?”

“我已经是D市那所大学的学生了,将来几乎就是固定的了。”

“等等…”彭栋停止敲打键盘,“那所学校不是专攻机械工程学的吗?!”

“不愧是了解过的。”

“你很厉害啊…”

彭栋兀自消沉下来,但他很快意识到些什么。

“我突然也想努力和你上同一所大学了。”

“哦?这样吗?加油噢,应考生。”耳机那头传来爽朗的笑声,“说起来,又到了这个时期了,也差不多是时候填志愿了。真是辛苦你们考生了啊。”

“大家不都这么走过来的吗?大家都辛苦。”

莲太苦笑着,手上又开始敲起键盘,准备着父母要求写的近期报告。

当他沉浸在学习中时,总会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他只好甩甩头,希冀于忘记一切,得以沉浸在学业的奋斗当中。

他自认为,能让他沉迷的,无非只有五件事:学习、做游戏、玩游戏、和广煜那家伙聊天、还有…

“说起来,你这家伙,想做游戏来着?”

正在沉醉于编写报告的彭栋被吓了一跳,“啊…对。”

“我给你个奖励吧。”

“什么奖励?”

“如果你这家伙,考上了专门的大学,我就在做游戏这件事情上,给你绝对的支援。”

耳机那头还是那么自信的声音让他安心也让他热血沸腾起来。

“你的父母是怎么样的人啊?竟然能教育出一个这么优秀却也这么自大的孩子。”彭栋朝着耳机那头嘲讽道。

“哈哈哈,折服于我的实力了吧?”

游戏画面里,手持弓箭的角色似乎也露出了几分骄傲神色,而另一边的笨重角色脸上平添了几分失落。

“其实,说点真心话吧。”

“怎么了?”

“我的父母是很优秀的人,他们都是大学的老师,尤其是我的父亲,是一位教授。所以理所当然的,希望我也能成为一个天才儿童。”

“……”

“从小就被以高强度的方式教育着,我精神遭受了十足的折磨,却也历练出了一身学识。可是父母在这时,开车坠入湖中。”

“呃…啊…那个…”

“没事,让我说完吧。其实我也在车上,另外一部车里是父亲的亲弟弟。他们一家也坠入湖中,但是最后获救的,只有我和他们一家。父母他们双双重伤,在救出湖底之前已经无力乏天。我后来被叔叔一家收养,现在有个堂妹。”

“我其实并不想再待在这个家里麻烦大家了。不过……我即使再遗憾也不会把这些话说给叔叔阿姨和妹妹听。”

耳机那头忽然之间鸦雀无声,彭栋取出手机才知道广煜已经挂断了语音通话。

差不多是时候解决了,彭栋并不想再看着广煜这样尴尬下去。

“我这个外人这么说可能不太好,但他们确实算是当年车祸的经历者吧?你可以追究一下当年的事实真相的。不然太过遗憾了。”尽管是再过自说自话,他已不在意了。

近来这几天,自己也好,可能他也好,都很忙。忙于期末、忙于各种考试。但是仅有的几次聊天中,广煜都没有再用语音通话,而是草草的以文字代替。话里也充满了敷衍之意。他不想这样,不想看见整天垂头丧气念着过去的这种他。

所以他想为他做些什么。尽管要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

半晌过后,一条信息发送了过来:

“感谢你的关心。其实事到如今,业已没了办法。确实,一切是很遗憾,但也不——”

话至此突兀地停止了。剩下的还留有什么似的。

“他怎么回事?”彭栋无奈地揉了揉头,继续复习起笔记。想着,待会就好,待会就好。


一转眼又是一年的毕业季,彭栋考上了C市的一所有名的大学。

手握着毕业证书,他的内心有几分复杂。毕业季的那种忧伤,他亦有。想到共同奋斗三年的伙伴即将分散,他也感伤;新生报道的那种喜悦,他亦有。想到奋斗三年终于可以达成愿望,他也兴奋。可是不管是什么,记忆中,屏幕那头的人却再也没回来过。

人已赞赏
动漫资讯

动画《转生恶役只好拔除破灭旗标》2020年播出

2019-11-23 8:17:10

动漫资讯

幕外云顶之弈挑战赛报名开始!欧皇集结 云顶争锋

2019-11-23 8:17: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