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英翻大春物——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7)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

原作者:God Emperor Penguin 翻译、校对、润色:神界祭司

序+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上) 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下)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上)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下) chapter 3 来自户冢彩加的爱的火锅(上) chapter 3 来自户冢彩加的爱的火锅(下)

chapter  4  比企谷与雪之下的访谈(上)

清醒梦,那是清醒和睡眠之间的一种线性般的状态。

在这个阶段,你可以完全控制你的梦想,尽管你知道你在做梦,你仍可以控制它的每一个方面。这些都不是真的。就像《黑客帝国》里说的,你放进嘴里的那块多汁又嫩的牛排是假的。你的胃还空空如也,当你醒来的时候,除了稀粥你什么也吃不到。

(祭司:黑客帝国-电影的一个主要主题是现实和感知之间的界线。你的感觉真实吗?你呼吸的是空气吗?比企谷真的in LxXx with Yu-I mean-Iroha?。这是作者自己的注。)

所以无论在梦中发生了什么,现实世界依然存在在那里。

所以,即使我最近一直做着这些梦,它们也不会让我更接近我的理想。

尽管如此,我看到的那个人,她还是……那样的。

美丽。

是美丽吗?

那是什么?

美丽…

人们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人们确实想变得漂亮,否则整形外科医生就会破产。美是创造出来的还是培养出来的?绘画和音乐可以是美丽的,一些古老的希腊人甚至爱上了他创造的一个雕像。(祭司:爱上了自己的创作,就像爱上了自己的理想的建筑一样。也很令人毛骨悚然。也有点激情。这是作者自己的注)美是永恒不朽的,还是像风一样转瞬即逝?花开花落。烟花在令人眼花缭乱的表演中爆炸。佛陀存在的时间比耶稣在地球上行走的时间还长…那什么是美呢?

世界上确实有美好的事物。这就连我那双腐烂的眼睛也能看出来。

但这是真实的吗?

一种淡淡的感觉像画笔一样掠过我的皮肤。一串柔软的鬃毛从上面掉了下来。甜美的樱花香味充满了我的鼻子。

雪之下站在我身边。或者说,是她?

我嘴里充斥着硫磺的味道。当我站起来后,我还觉得后背有点疼。

正是看到了雪之下的公寓的景象,我才回到了现实世界。

窗帘已经拉上去了,窗子也打开了。

多云的天空,灰色的天空,似乎是预示着冬天最后的死亡之前的阵痛。

它们都被染上了漆黑,好像要下冬日的最后一场雨。

在昏暗的积雨云的衬托下,雪之下就像女神一样俯视着天空。

“早上好。”她说。

我耸耸肩,但我感觉身体比我想的还要沉重。当我开始想到,由于我选择了孤独的生活方式,我的力量已经退化为一只小猫的力量这样的可能时,我感到了一阵恐慌。

俗话说,杀不死你的只能让你更强大,这是错误的!

我的心是变坚硬了,但我的肌肉却退化了。

在短暂地考虑过了我迷迷糊糊的人生之后,我注意到我身上有两条毯子:一条是我记得睡着了的时候盖的毯子,另一条更厚。是…偶然…还是雪之下…?

我打了个喷嚏。

喷嚏的冲击波震得我的整个胸腔都震动了。粘液在我的喉咙和肺里堆积。

我的呼吸通道感到疼痛,就像我的气管里有我抓不到的痒痒虫。

我的嘴有点干,鼻子有点闷。我想喝点什么,热的或冷的咖啡MAX。

“早上好。”我揉着鼻子,咕哝着说。我的眼睛和胸部都很痛。

雪之下走近我,伸出手。

我把它扫开了。

她把手缩回来,显得很生气。

“对不起,”我说。我像达斯•维德一样喘着粗气。我的鼻窦堵塞了,喉咙也好不到哪儿去。我的头仍然感觉像是在做梦。

“你看起来很红,而且还在流汗。”

“我刚醒过来。”我想。“我没事的……只是需要洗脸……然后……”

我跌跌撞撞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茶几。

“比企谷君。”雪之下把手放在我身上,帮我站起来。“你应该坐下。”

“我不需要帮助。”

“你需要帮助。”雪之下说。

“我不。”

“每个人都需要帮助……有时候……”她把我放回沙发上,轻声说。她转身背对着我,匆匆走向厨房。“我要泡些红茶。请耐心等待。”

我揉着眼睛的睡意,望着时钟。

几乎是…

“啊!我们要迟到了!”我站起来。虽然我不是那种严格遵守时间和出勤率的人,但学校确实有相当极端的迟到政策。如果门关上的时候你不在学校,体育老师会让你在绕了20圈后进入。这对任何不迟到的人来说都是一种很好的威慑。

虽然我可能对年轻浪漫的生活方式持怀疑态度,但我内心深处也是一位节能主义者。

我把手放在膝盖上。感觉我的腿在发抖。

见鬼,我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哦…望向清晨的天空,我退缩了。即使在暗淡的灰色天空中,一丝淡淡的阳光也会灼伤我的眼睛。这可能是偏头痛吗?我的视力越来越模糊了。

“来,喝吧。”雪之下说着,把托盘放在桌上。

我可以看到,在茶杯和茶碟旁边的一个小碟子上,有各种各样的药片。似乎雪之下认为我更像是实验动物而不是人类。等等,豚鼠是相当昂贵的。我绝对是一只土拨鼠。

不管怎样,我的价值远远超过18万日元的复制品。

“我正要接受一个实验吗?”

“这些是各种各样的感冒药——“

“不需要。”我嘶哑地说。感冒?我没有感冒。“我们走吧。我们要迟到了。”

雪之下用两只结实的手压在我的肩膀上,让我坐下。她看着我,我们鼻子之间的距离几乎为零。她眼睛里的表情很犀利,但不像我想的那么冷。它们之中有着柔软的边缘,充满了我不太明白的东西。

这是关心吗?

“责任。”。

雪之下说了一些我不想听的话。

“对不起?”

雪之下又看了我一眼。然后,她叉着胳膊站了起来。看着我,她叹了口气,说:“别让我再重复这句话了。”

“我说的是…责任。”

你是谁?蜘蛛侠?

“什-什么?”我说,感到一阵寒意爬上了我的脊柱。

一声叹息。“你病了,比企谷君。”雪之下坦率地说。“万一你连这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呢。”

我?病了?!我明明就是完美健康的缩影的!

“我很好——”我没法说完那句话,因为我打了个喷嚏。

再一次,我感觉整个胸腔都像木琴一样嘎嘎作响,就像有人在上面演奏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我抓住我的肋骨。我承认这很痛苦。也许我从未想过要成为一个家庭主夫。也许我注定要在平淡无奇的高中生活的高潮中死去。

“你病了。我会照顾你的。”

她说这话时,好像那已经是某种事实。

但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她会说“她会照顾我”?这是她那种扭曲的贵族派头的另一种表现吗?是因为我是她管辖下的一个农民,就像一个黑社会的老板,照顾他的下属?也许她很同情我,因为现在没有别人能照顾我。小町在学校,而我的父母正忙于他们的奴隶般的工作……也许她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慈善行为。

我打赌雪之下只是为我所处的可怜处境感到难过。

没有一个理智的女孩愿意为我负责。

但我还是想知道。所以我问。

“为什么?”

雪之下拿出手机。

她在看什么东西,上下滚动着列表。她看了几秒钟。

看到雪之下如此不确定是很罕见的,但最后,她按下了一个按钮,把手机放在耳边。她拨了一个号码。

雪之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瞥了我一眼,她的头发迅速地摆动着。这次她下定决心了。我知道,说了这番话以后,她不想再让我说下去了——从她的语气中,我可以知道这一点。

然后,雪之下解释了她为什么要为我这样做。她的声音很柔和,好像对整件事感到惭愧。但这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她的回答很简单:

“因为这是我的错。”

oO oOoOo Oo

当我们离开公寓时,雪之下抓住了我的手臂。

我们走进电梯时,她挽着我的胳膊。我们走出大厅时,她挽着我的胳膊。她为我打开了豪华轿车的门。她确信我系好了安全带。她给司机指路我的住址。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一路上,我能感觉到她的胸部,或者说,缺失的胸部,在我的手臂上摩擦。如果不是因为虚弱的疾病对我的感觉造成了巨大的伤害,那么我可能会对这个巧合感到有点高兴。但话又说回来,雪之下缺乏对我的支持并不是什么令人兴奋的事情。相反,我想我从未和她有过如此密切的接触……

一想到要触碰她——总武高中的不可触摸的冰之女王,这是我迄今为止不曾想到过的事情。

当我们经过一个又一个街区,挤满了学生和企业奴隶的街区,奔向我们的目的地时,我并没有忘记我乘坐的是那辆撞到我的豪华轿车。

这就是雪之下之前打的电话吗?她在叫司机?

我的意思是,我本可以走路回家…

我又打了个喷嚏。我紧紧抓住胸口。感觉我的胸腔就要崩溃了。

“我们应该给你买些感冒药。”雪之下轻声说。“也许我们应该先在医院停一下……”

前面的司机听到了她的话。“我绕道去医院好吗,雪乃小姐?”

“我相信那将是——”

“不。”我说,打断了她的话,“带我回家。”

雪之下咬着她的嘴唇。也许她被我的固执惹恼了?话又说回来,如果她已经不习惯我的烦恼了,那她还能在我身边呆多长一段时间呢?

“你听见了他说的了……请到他家去。”

“没问题,雪乃小姐。”我们继续赶路时,司机说。

当我们到达我家时,雪之下帮我进门。我又能感觉到她的胸部,或者说缺失的胸部在我的胳膊上摩擦。现在我想起来了,也许雪之下和阳乃桑并没有血缘关系。一个的胸部可以像穆罕默德•阿里(祭司:拳王阿里)那样每戳一下,就像!注射!注射!另一个的感觉则像砂纸那样扎人。

毫无征兆地,她把我扶上楼梯,进了我的房间,然后把我放在床上。

然后她开始解开我的衬衫。

“嘿 !”我转身说。“我还没那么无助。”一想到雪之下解开我的衬衫,我就心烦意乱。她什么时候对男性的身体感到如此舒服?她难道不感到羞耻吗?

“现在不是担心人们对性别的文化期待的时候。你病了,穿着被汗打湿的衣服也没用。”

“我可以自己脱衣服。”我紧张地说。

天那!这女人。当你带着一个人回家,并且你在他的房间里想给他脱衣服。如果这是某种浪漫喜剧,我的妹妹就会闯进来,引起误会。

“你看。”她说着,朝门口走去。“我很快就会回来。请在床上休息,不要做任何费力的事,直到我回来。”

“直到你回来吗?嘿,你不去上学吗?

门砰地关上了。我走到窗前。在雪之下招呼他之前,那个豪华轿车的司机正忙着打电话。然后,他匆匆收起手机,为雪之下开门。没过多久,他们又开车到了街的尽头,拐了个弯,消失在我的眼里。

无论雪之下去哪里,那都一定不是为了她的教育。

那个女人难道不为她的未来打算吗?

呸,不管这些了…

我揉了揉眼睛。

也许我能稍微睡一会儿……


粥的味道把我吵醒了。

麦片粥。稀粥。米粥(祭司:Porridge. Congee. Rice gruel。前两个词分别有处刑和告别的意思)……无论叫什么名字,我都能闻到家里的任何地方都充斥着这种蔬菜和鱼的湿米饭的味道。这是病人的传统食物。是一个母亲给一个生病的孩子做的那种,或者说,在一个更奇妙的情况下,这是一个女孩来到一个年轻人的家里,帮助他早日康复时做的。

但是,现在这两种情况都不是。

因为这粥不是别的任何人做的,而是雪之下雪乃做的。

“喂……你没去上学吗?”我的头深深地埋在枕头里。我开始咳嗽。雪之下离我更近了。

“这里。喝点茶。”她说。

拿着热气腾腾的杯子,我抿了一口。它尝起来和普通茶不一样。它有点苦,几乎是酸的味道。我喉咙里因酸度的上升而开始清除粘液。

“我的一位同事拥有一家中草药和干货商店。他们推荐这种茶治疗咽喉不适。”雪之下将手伸到桌子对面,拿着一瓶油放在我的鼻子上。“对这个。深吸一口气。”

“……这是什么?”

“闻一闻。”雪之下说。这并不是命令之类的。她的声音既不显得强求也不像是生气。这更像是主人让狗坐下那样平常的语调。

“不管是什么……”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瓶装油。它闻起来就像一个老年疗养院里的香水味。

”这是什-什么。“我不住地咳嗽。

天啊,他们往这东西里塞了什么真皮呕吐物?我觉得鼻涕开始从鼻子里流出来。

“纸巾。”雪之下说着,递给我几张珍贵的纸。

擤完鼻子后,我说:“谢谢。”

我的鼻窦一加仑一加仑地往组织里倒。

“这是一种混合物。”她解释道。“这是一种可以清除鼻窦的气味油。似乎相当有效。”她拧开那小瓶油的盖子,把它放在一边,“来,喝点粥。”

雪之下带来了一碗白米饭。她向上举起勺子,这场景就像一个母亲在开飞机,而孩子在助推器里发脾气。(祭司:不好意思我实在没法想象这场景)

我没有接受。

“里面有什么?”我仔细地打量着汤匙。

“我联系了一些农产品生产者。他们都是家族的朋友,还有来自神山的大米蔬菜,那些是千反田家族提供的,还有由山治船长捕获的各种海鲜。”

我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但他们听起来很令人印象深刻。

“对不起,我对海鲜过敏……”

“你不过敏。”雪之下实事求是地说。

“你怎么知道?”

我的意思是,当然,这是赤裸裸的谎言,一个对海鲜过敏的日本人就像是说“我是一头对草过敏的牛”。

“我已经联系了你的医生。你没有这种过敏反应。”

雪之下肯定有一些联系手段。

我伸手去拿碗,却被雪之下从我手中夺走。

“嘿,我不是要吃那个吗?”

“坐好。”她说,把碗放在一边。她把我压在床头柜上,用枕头把我撑起来,用毯子盖住我。“最好不要冒险强迫你做任何费力的事情。”

“像什么?喂我?”我摇摇头,问道。“如果我不养活自己,那么谁来养活我呢?”

那个人很明显是户冢,但他现在在学校,所以我想我会饿死的。

“我喂你。”

-然后他那灿烂的天使般的微笑会让我在瞬间感觉更好-等等…什么?

什么! ?

“我能澄清一些事情吗?”当雪之下拿起碗和勺子时,我问道。她开始通过我的口腔为它做准备,她小心翼翼地舀了一点,然后吹了吹。

“你。”她坚忍(故作平淡)地说。

“你要喂我吗?”

“我相信我是这么说的。”

“比如,你要拿个勺子把它放进我嘴里?”

“是的。”

“嗯……雪之下……你确定你不是那个……”

雪之下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比企谷菌,我想说的是你的大脑确实会游离到粗俗和不体贴的地方。如果你有这样的想法,你就会被贴上一个堕落的社会人的标签,并且在任何层面上都不适合社会化——哪怕只是去街角商店的行为都会被认为是犯罪行为。”

“嘿……”

“喂养你应该被认为是一项慈善事业。这就好比一个护士给一个被绑在轮椅上的身患痴呆症的无助男子喂奶一样。”

“我明白了……”

”或者,一位兽医拿着一瓶水给一只小海獭,这只海獭身上浸满了石油。正如你所看到的,这只是履行我作为一个正直的社会成员的责任。”

我真不该问的。

“我……就照它本来的样子吧。”

雪之下睁开了眼睛。

“请吧。”她垂下眼睛说。“我为我的严厉道歉。”

“我对你的期望已经不会再减少了。”

“也许你应该对我有更多的期望。”她说着,把第一批麦片粥空投到我的嘴里。

饭后,雪之下让我吃了好几种治咳嗽和感冒的药,她的家庭医生根据我过去的病史给我开了这些药。

我不确定我是否应该对雪之下能够轻易获取这种敏感信息感到震惊或恐惧。在这个世界上,为病人保密难道还不是一件重要的事吗?

“并不是。”我提出我的抱怨后,她回答我。

“这是基本的人权。”

“那是假设像你这样粗鲁的人也算人。”

我在床上静静地冒着烟。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时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雪之下从她的包里拿了一本书,坐在我床边读书,而我却不被允许离开我的床,就像被判了死刑。这就是你说服病人卧床休息的方法吗?用死亡来威胁他们?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做得更糟糕。”我向她解释完后,她说。

另一方面,我可以接受躺在床上面对死亡的威胁。

我就是这样死去的吗?不是因为寒冷,而是因为厌倦?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对我足够关心……

“喵。”

镰仓!我心爱的猫咪,比企谷家的监护人。来找我。我做了个手势,让那只华丽的动物从微微打开的门里溜进去。当它走近时,灰色的皮毛闪闪发光。最后,我终于摆脱了这种厌倦。

“喵。”

到底。

什么。

哈。

见鬼。

“女人,那是我的猫。”

雪之下紧紧地抱着镰仓。那只猫没有反抗。该死的猫对雌性同类的天生亲和力。它开始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就像雪之下手臂里的一个小磁铁发动机。纤细的手指在它的耳朵间滑动。该死的雪之下。只有比企谷家族知道镰仓的秘密地点!

“我被我自己的猫出卖了。”

怎么是你,布鲁斯?(祭司:Et tu, Brute,出自莎士比亚的剧本《凯撒大帝》,形容背叛)

“喵,喵”。

“吖~…”雪之下完全被镰仓吸引住了。她有没有忘记她曾在我的房间里,参与了猫的模仿表演?

“呃……你知道我在这里,对吧?”

“这是自然。”雪之下笑着说。“这是一个耻辱。我本以为这个房间不会给我这样的耻辱的。”然后,雪之下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你贿赂了你父母了吗?或者这个房间比你的大?”

"嘿,我配得上这个房间。而且,那只猫背叛了我。”

“背叛了你?”

“镰仓,过来!”我摊开我的手掌,希望一根长长的黄色道钉会出现,刺穿那只灰猫,把它拖过竞技场,拖向我。(祭司:这是《真人快打》里的角色蝎子的技能)

奇怪的是,什么也没发生。

“我想我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处理我的死亡…”(祭司:这是《魔鬼帝国》里的台词)

“你需要睡眠。”

“你不明白,雪之下。你永远不会懂的。”

背叛是最不光彩的行为。

镰仓给它的祖先带来了无尽的耻辱。

每一种生物都是一个完整的祖先链的结果,他们都成功地找到了配偶并产生了一个后代。

除了那些最终和他的纸板雕刻的老婆结婚了的人。

谁认为硬纸板剪出来,或者枕头上有的照片,或者掌上游戏机比传递你的基因更好?

理查德•道金斯写《自私的基因》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御宅族?说到科学,那是早上的一堂课(祭司:人们被他们想要繁殖和传递基因的欲望所驱使。与硬纸板裁剪者结婚、住在公园里的御宅族显然已经脱离了他们的圈子,这是作者自己的注。)

“现在早上的时间必须结束了,”我心不在焉地嘟囔着。

“确实如此,”雪之下回答道。她放了那只猫,它又从我的房间里出来了,可能是在寻找别的事情做。

该死的,比企谷家的叛徒。

雪之下拿起书继续读。

我躺在地上,盯着天花板,开始想户冢现在肯定在学校里做什么。也许是午餐时间?啊……也许他是一个慷慨的圣人,带着一颗金子般的心,给他那些忘恩负义、输了的网球俱乐部伙伴们送水瓶。何等的天使……

还有由比滨,她可能在想“小企在哪里?雪乃在哪里?我必须吃午饭吗?等等,她在雪之下之外还有朋友,对吧?她可以和三浦和海老名一起吃。好吧,那就忘了她。

嗯,我想材木座和川崎都习惯了一个人吃饭……

我想只要她心爱的叶山学长在身边,一色就没事。

嗯,我想知道小町在做什么…

等待。

小町到底在做什么?

“喂,我需要我的手机——”

“你妹妹很好。”雪之下翻了一页书说。“我已经和你的姐妹和父母做好了一切必要的联系安排。你的父母打算下午早点回家检查你。”

当谈到雪之下“关心”某人的想法时,我可能完全被她所震惊了。

“‘教一个人钓鱼而不是给他一条鱼’的哲学到底怎么了?”我肯定感觉不到你给了我照顾自己所需的工具,”我抗议道,“也许你应该回家,或者至少在客厅里看书,”我建议道。我看了看我的书柜,想找一本可以用来消磨时间的漫画或轻松小说…呵呵,也许如果雪之下决定下楼,我也可以看一些我的-

雪之下说:“我已经扔掉了你的成人杂志。”

“等等,什么?”我的收藏!

我还没来得及问她是如何读懂我的心思的,她就解释道:“你的眼睛位置表明你刚才在看书架,这意味着你想读。这是可以接受的。然而,考虑到你那相当可预测的思路,你的思想偏离了崇高的思想,因此觉得有必要让我离开你的房间。我还需要继续吗?”

“我很好……”我扑通一声倒在床上。

也许这就是相模在文化节上的感受,当时雪之下在每件事上都领先。在每一个拐弯处都有被超越的幽闭恐惧症。每一步棋都像棋手一样被仔细计算过。雪之下很可能能和诸葛亮一较高下……

雪之下雪乃,卧龙…呃,《卧虎藏龙》可能更好。(祭司:《卧虎藏龙》指的是刘备晚年的主要军事顾问、著名学者、隐士诸葛亮。理想主义和忠诚的他,在五丈原与他的对手司马懿的战斗中过度劳累而死。,这是作者自己的注))

“嗯……关于我的杂志……真的有必要把它们扔掉吗?”

我转向她,感到房间里的温度下降了几度。

“关于你的退行性恋物癖,比企谷菌,我学到了很多……”(祭司:退行性是一个医学词语,就是指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体的细胞、组织、器官所发生的一种异常改变。通俗说法就是"老化"。)

这话让我觉得厌烦。

最好不要再去询问那些丢失的羔羊。可怜的家伙们。我会向你们行21响礼炮,但只能在心里。唉,晚安,我可爱的王子们……愿收垃圾的棺材会带你踏上通往死亡之国的旅程,并与女神埃特罗…(祭司:出自《死亡国度》)

“哦,雪之下。”

“什么?”雪之下回答说,没有抬起头来。

“早些时候,你说我生病是你的错。”

“是的。”雪之下翻开了新的一页。

“你什么意思?”你想成为弥赛亚吗?对不起,但我真的认为我的罪过比你能原谅的还要多(祭司:弥赛亚/“我的罪比你能原谅的还多”——指的是耶稣基督和受难。)

她嘴里发出一声叹息。她没有看见我的眼睛,而是把目光转向窗户。“正因为是它。”她说。

“嗯?”

她没有再回答。我跟着她往外看。天空看起来很糟糕。这是意料之中的,真的。尽管是冬天的最后一个月,天气还是和以前一样冷……

…啊。

“洗澡。”。

“嗯?”雪之下转过头来看着我。

“我忘了把头发擦干,”我说着,把目光转向一边。“小町让我帮忙做家务,所以我筋疲力尽。我刚洗完澡就睡着了。

事实上,我可爱的妹妹不让我在家里做任何事情。“欧尼酱,你太慢了,太笨了!”这是她笑着说我在小町的得分很高之前通常会说的话。我很抱歉把你的名字拖进了泥沼!我保证给你买所有你想要的红豆炸丸子,好吗?

“你是个骗子,比企谷君。”

“啊?”我回头看了看雪之下。“这是事实。真相!”

“是的,是的。”雪之下叹了口气,回到她的书中。“不过,它确实适合你的性格。”

“你什么意思?”

“只有像比企谷菌这样愚蠢的人在洗完澡后会忘记擦干头发。”

“嗤!”

嘿,你收回那句话!难道你不知道你侮辱了一半以上的日本人吗?你认为你能独自面对这个世界吗?好吧,现在我想起来了,你也许可以,而且你也不需要九尾狐的力量。

好吧,尽管她在责备我,我想我看到她脸上仍然有一丝微笑。

这一天像往常一样继续着。雪之下继续在阅读,我继续按照她的意愿活着。

雪之下说:“看来你的父母已经回家了。”

我妈妈的车停在前面。我能听到爸爸和妈妈的互动,匆忙地走到门口,迅速地打开门。

“我应该出去和他们打招呼吗?”雪之下问道,把书放在一边。

“别添麻烦了。”我叹了口气,为即将到来的事情做准备。

门开了,我还没意识到时,母亲就深深地拥抱了我。她差点把雪之下撞倒。作为参考,我的父母更喜欢我的妹妹小町,这并不奇怪。然而,这条规则有一个例外:如果我生病了,我就会被提升到小町之上。

就这样开始了母亲般的窒息。

“你还好吗?你流血了吗?你的鼻子怎么样?你的耳朵吗?你能听见我说话,我的儿子?是的,嗯?”她不理睬我,又我的在脸颊上吻了几下。

这就是我尽量避免生病的原因。

虽然其他人会庆祝他们的学习休息几天,我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麻烦。如果有的话,这只会让我病得更严重。有了雪之下这样的观众,这种情况几乎没有得到改善……如果有的话,这种尴尬应该会加剧。

但它没有。

雪之下可能比我在家庭之中的处境更糟糕。再说一遍,我并不知道这些。

我对雪之下的家庭一无所知。

“嗯……你一定是雪之下 ?”我父亲终于意识到了,我房间里不只有一个人,不是比企谷家族的人。“很高兴见到你。谢谢你照顾我那讨厌的儿子。”

嘿,爸爸,别向她鞠躬!那只会助长她的自负!你让所有的比企谷家的男人看起来都很顺从,可怜地向专横的女人低头!

雪之下回了鞠躬。

“没什么。”她说。我的母亲放了我足够长的时间来观察这种外交的回应。

“你一定是雪之下桑…”妈妈慢慢地说。“谢谢你在这里照顾我那麻烦的小男孩。他一直是个麻烦。”

“他一直由我照顾。并且我将继续看守他。”

“请务必这样做。”我的妈妈又鞠了个躬。

嘿,这种气氛是怎么回事?妈妈?爸爸?你们要出卖我吗?

“那个……雪之下桑。”我爸爸开始说。“你和议员雪之下-有关系吗?”

“那是我父亲,是的。”雪之下回答。

“哈……哈……我的儿子,被一个议员的女儿照顾着。”爸爸开始紧张地笑起来。我能感觉到一丝恐惧。也许他担心他的公司奴隶工作可能会因为我和一个政客的女儿的关系而受到威胁?

工作是必须的。

“嘿。我还在这里,你知道的。”我说道。

“太好了,亲爱的。”妈妈说,马上就完全不理我了。37秒,新记录。"所以请告诉我,雪之下桑- "

“叫我雪乃就行了,比企谷桑。“雪之下说。

“啊!雪乃酱呢?好吧,你可以叫我阿姨,或者妈妈,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嗯……叫比企谷桑最舒服——”

“叫阿姨。”妈妈笑着说。

雪之下叹了口气。哦?所以即使是雪之下雪乃也会输掉与我母亲的战斗?

“很好,阿姨……”

“多么可爱!”我妈妈兴奋地大叫。“我想我可以少关心我儿子的未来。你知道吗,我一直担心他一个人长大,最后像啃老族一样和一个硬纸板结婚。”

雪之下点头表示同意。

“我也很担心这一点。然而,我相信,作为这个社会的一员,他还是有一些可以挽救的。”

“请好好照顾我的儿子。”妈妈又鞠了一躬。

“我会尽力的。”雪之下回了鞠躬。

说真的,这种气氛越来越奇怪了。

“喂……”父亲俯身对我耳语道,“那个女孩是你的女朋友吗?”

“哈 ?”我忽略了我父亲的行话几十年都不为人所知的事实,我很惊讶他居然把它和我联系起来。然而,经过进一步的思考,它似乎确实符合几个通常被认为是恋爱对象的比喻。可爱的女孩过来为你做饭,然后在你生病的时候照顾你……也许这对其他女孩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指标测试——除了你说的雪之下。

“我们甚至不是朋友。”我回答。

“那么……还有希望,对吧?”

我认为他不明白“我们甚至不是朋友”是什么意思……

“哦!我们的礼节哪里去了?”母亲喘着气,站了起来。“来雪乃酱。我们来准备茶……你介意留下来吃晚饭吗?”

雪之下显得很不安。

“我想我可能很快就要回家了……”

“胡说八道!我们家欢迎你。你可以帮我准备晚餐。我那没用的儿子昨晚没在你家过夜吗?我相信你和其他几个人开过睡衣派对……”

“啊……大概是这样……”雪之下被我妈妈拖下楼时,语无伦次地说。

“真是个抢手货。”父亲拍了拍我的手说。我感到手掌里有一卷皱巴巴的纸。

那是一张一万日元的钞票。

“找个时间带她出去约会。”他说着,随手关上了门,眨眨眼。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已赞赏
动漫资讯

《勇者斗恶龙5》小说作者起诉电影版制作方侵权

2019-11-23 8:10:45

动漫资讯

ChinaJoy 2019“无索不玩”前夜祭游戏汇总

2019-11-23 8:10:5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