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英翻大春物——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8)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

原作者:God Emperor Penguin 翻译、校对、润色:神界祭司

序+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上) 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下)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上)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下) chapter 3 来自户冢彩加的爱的火锅(上) chapter 3 来自户冢彩加的爱的火锅(下)chapter  4  比企谷与雪之下的访谈(上)

chapter  4  比企谷与雪之下的访谈(下)

在我家里生病的唯一好处就是我妈妈花了很多时间做我最喜欢的饭菜。

这就意味着,今晚的食物会非常不健康,比如炸鸡、蛋黄酱虾、卷煎蛋卷和腌制食品。更不用说我可以在桌子上喝咖啡MAX。这是一种不同寻常的治疗方式,但我母亲认为快乐是治愈疾病的最好方法。因此,为什么小町每次生病,她都会得到一个新的玩具或新衣服或最新的轻小说。

我想这个系统可能会被滥用,但让我们知道比企谷八幡还保留着一些荣誉。

等晚饭吃完的时候,我坐在客厅里,穿着爸爸的浴衣。我的母亲想要确保我的感冒不会复发,所以我穿上了适合天气的衣服,尽管室内很热。

我爸爸在我旁边看足球比赛。

与此同时,我的母亲和雪之下正在厨房准备晚餐。

“没用的儿子最喜欢的一餐是鸡排。”妈妈解释道。“诀窍就是用两撮盐和少许辣椒来调味。然后加入一些孜然,以保证咖喱味。”

“啊…”如果雪之下有一个笔记本,我想这会代替她今天错过的课程。

当我妈妈继续说我对食物的喜好时,门铃响了。

“喂,去开一下。”父亲推了我一下。

“我不是生病了吗?”

“我在看比赛。”他解释道。

“好……”我起身向门口走去。我感觉比今天早上好多了。我的膝盖更加稳定,我的胸腔没有因为每个喷嚏而发出嘎嘎的声音。我感觉这就像一个00岁的电子人一样新鲜。(祭司:00-Cyborg,一个关于机器人的漫画。没找到。这是作者自己的注)

铃声一直响着。

“哦 !我无用的儿子!开门!”

“正在开!我说的是实话,妈妈……”我低声咕哝着,把门打开。

一阵微风吹进我家,就像即将来临的暴风雪一样。

“问候他-的-名字-是-死-鱼-眼-君!”

“嗯……等等……什-什么……”

“那么这就是那户人家了……?”那声音圆滑而又老练。人们可能会觉得这个声音是中性的,但这位穿着和服的主人却带着一丝厌恶。

“什-什么……?”

“比企谷君。你好,”一个狡猾的虎的声音传来。她的眼睛冰冷刺骨,属于两姐妹中的姐姐。

站在我面前的是雪之下家族的其余成员,他们身后是刺骨的寒风。

“那么……你打算让我们进去吗,浴衣君?”雪之下的父亲礼貌地笑了笑。

“嗯……哦……啊……”他们的出现让人难以招架。我感觉自己被他们的精神压力淹没了!就像一片漂白的海洋让我窒息!

“那我就让自己进去吧,”雪之下家族的首领说。“哇!我喜欢你对这个地方所做的一切!”

“哦 !是谁在那里,儿子?”

“嗯……我想那是你的父亲吧?”

“啊……”

“那我就去介绍我自己吧!”说到这里,雪之下的父亲踢掉鞋子后跑到厨房。

“亲爱的丈夫……”雪之下家族首领的妻子叹了口气。她捡起他丢弃的鞋子,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鞋子放在他的旁边,然后跟着他走。“请尊重其他家庭的家……”

阳乃桑是唯一一个落后的。

从她身后望去,我能看到一小群穿着黑色衣服、戴着墨镜和耳机的男人,他们站在整个街区的战略要地。无处可逃……我像老鼠一样被抓住了。

“哈喽哈喽,比企谷君。不让开让我进去?”

“啊……是的……嗯……”阳乃优雅地脱下鞋子,放在一边。“你在这里干什么?”

阳乃桑转过身来,脸上抹着灿烂的笑容。

“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这时我突然有了一个念头,就像闪电一样。

“因为你妹妹来了……”

阳乃笑了。“我的父母非常好奇雪乃酱为什么连续两天逃课……然后今天早上有个男孩和她一起离开了公寓,他让我们的豪华轿车司机带他们去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然后整个上午都有几个家庭伙伴被要求帮忙……”

“我感冒了。”我紧张地解释道。我无法面对她的凝视。

“因此,在无私地照顾穷人的过程中,我的妹妹呼吁雪之下家族的力量。你知道这对她来说有点禁忌,你知道吗?她不是那种想要依靠别人的人,尤其是源自我们父母的名字。”

“那是因为她做了……”

碎片正在下落。阳乃桑向前迈了一步,把我推到墙边。

“不。我的父母对雪乃酱今天早上在做什么不感兴趣…但是…为什么…”

再走近一步,门就关上了。

我现在背对着门了。

她靠近我,我们的呼吸几乎触碰到一起。外面的风被紧闭的门封住了。唯一能让人感动的空气来自阳乃的嘴里,它闻起来就像百合花的清香……

她说的下一句话让我不寒而栗。

“……他们对你感兴趣。”

阳乃一步步的逼近,把我逼到了门口。

我能感觉到冰冷的木头贴在我的背上。

而后小町回到了家。


比企谷家族和雪之下家族面对面坐着。

在一张沙发上坐着她的妈妈和爸爸,阳乃桑。另一边是我的妹妹,妈妈和爸爸。在他们中间,坐在双座沙发上的是我和雪之下。我还穿着浴衣。雪之下还穿着围裙。

我们都是在妈妈的帮助下,在小町和阳乃的帮助下喝茶的。

他们互相寒暄,周围都是微笑。

好吧……

“哈哈……所以这次是我儿子干的……”

看起来足够正常……

“啊?是这样吗?我女儿在学习上很优秀。全联盟最佳射手!爸爸的小女儿,哈哈!”

但这并不能解释……

“哈哈,我儿子应该多学习一点,这是真的。嗯……他们至少看起来是好朋友?”

为什么这种氛围让人感觉像是婚姻面试?

我看着爸爸,他在谈话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很安静。也许他想在一个议员面前保持面子,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说?那个策略行不通!试着让我们摆脱这种情况!

他只能抱歉地瞥了我一眼,耸了耸肩。

小町忙着吃零食,阳乃安静地喝着茶。

其中最神秘的是雪之下的母亲,她甚至不知道我的存在。她甚至没有对我说一句关于我的事或关于我的事。对她来说,我可能一文不值……说到这里,这是我第三次没能恰当地向她自我介绍。

我的胃…压力…

“坐直了,比企谷君。”雪之下轻声对我说。

“我为什么要?”我嘶嘶回来。

“现在外表决定一切。”她轻声回答。

“穿着镶褶边的白色围裙的人没资格说。”

在别人家面前表现得好是孩子们的使命。你带着表现良好的孩子,这样你就可以让其他父母看到“嘿!我比你更擅长抚养孩子!然后他们就可以用这些孩子作为自己孩子的榜样。这就是为什么你的父母会对他们的孩子说,‘为什么你不能更像天才君或者警察酱呢?’然后当父母们意识到他们养了一堆小屁孩时,他们就会慢慢地把自己灌醉。

哈。我绝对不只是一个小屁孩。

雪之下叹了口气。“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但请至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令人印象深刻。尽管你有很多缺点,但你必须强调一些积极的方面……”

“我怎么会在意给你父母留下深刻印象呢?”

雪之下什么也没说。

小町要求大家原谅她去做她的家庭作业,她的风度堪比一位政治大师。两家同意解雇她。

我羡慕她的能力。

在雪之下家族的头头转向我之前,关于分数和其他东西的话题还在继续。他剃得干干净净,面带微笑,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用他那如雨露般洁白的牙齿问我一个问题:

“所以,比企谷君,你对我家女儿是怎么看的?”

“呃……呃……等等……你在问我什么?”

雪之下叹了口气,把手掌放在我面前。我的父母为我是他们的儿子而感到羞愧。阳乃桑坐在那里,沉默得像只猫——还没有完全安静下来,还没有完全消失,好像她在灌木丛里等着我倒下的那一刻。更不用说还有她的母亲,她甚至没有朝我的方向瞥我一眼……

天啊,雪之下的家人会生吃我的!

我没想到会有雪之下的调查。

“我想我应该说得更具体些……”雪之下的父亲叹了口气。“比企谷君……你和我女儿的关系是什么?”

“我……嗯……我们上同一所学校?”

雪之下的父亲眨了眨眼睛。“我……明白……我想知道我是否能深入了解你和她的私人关系。你是她的男朋友吗?

“不是。”我急忙说。

“你说得太快了,”他笑着说。“他们说谎言是反射性的。我应该知道,因为我见过很多骗子。我毕竟是个政客!”我的父母可能只是为了缓解紧张情绪才笑了起来。

这个人想知道我和雪之下的关系。

天哪,我该怎么说?

“我们在同一个俱乐部,爸爸。”

“嗯?”我看着旁边的雪之下。

“我们不是吗?”她问道,把头靠向我。

“是啊……我们都在侍奉部。”我解释道。“我们做一些事情……你知道的,比如帮助别人等等……”哦,伙计,我知道我比这更有口才。该死的神经开始攻击我……噢,噢……胃疼……压力太大……

“我知道了…同一个俱乐部,嗯…?”

他向后靠了靠,伸出一根手指与嘴唇平行。他凝视着我的心和灵魂,沉思着。也许他的目光已经走到另一个维度,就好像他在盯着真理之门。这是个没有相等的交换。我只需要活下去,不管他从我身上拿走什么。

“爸爸。”雪之下家族的长女,阳乃的声音传来。

“嗯?”

“我自己也认识比企谷菌。他是一个正直的人。虽然他可能有几个小的性格缺陷,但他有他自己的魅力,不是吗?”

“啊哈!那他确实是!”我妈妈插话了。

妈妈,你就躲在幕后吧!我需要教你我108个专业技能中的一个吗?站在交叉火力之外!

雪之下的父亲笑了。

“所以你们只是同一个俱乐部的,对吧?”

“是……”

我希望我能侧目看看雪之下的反应。我想知道她在想什么。我希望我们能互相交流,知道我们想说的是什么……我们到底是什么?

“那么我猜不管我说什么,你们的关系都不会改变?”

“不。”我急忙说。“我的意思是什么?我想说的是我们是俱乐部的伙伴。”我紧张地哽咽着。

雪之下的父亲双腿交叉,再次陷入沉思。

“那么,如果我告诉你,我的女儿和叶山隼人曾经订婚,你们的关系就不会改变了?”

“不-,”

– 会 ?

等等。

什么?

“嗯……再说一次?”我说。

雪之下的父亲笑了起来。“我说过,我的女儿雪之下雪乃和我的好朋友、亲密伙伴的儿子叶山隼人曾经订过婚。你肯定知道他们是儿时的朋友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隼人很受欢迎,雪乃一定也很受欢迎……”

“啊……”

意识到这一点,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也许我应该被塞进一个木桶里,埋在山下,变成一个佛陀。至少到那时,我可能会对我现在的感受有所领悟。

我转身面对雪之下,她只是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雪乃最近给隼人写了一封情书。雪之下的妈妈终于开口了。几天前的证据终于浮出水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应该向叶山家族提出我们的建议。”

雪之下的父亲在点头表示同意之前仔细考虑了一下。“你说得对,我亲爱的妻子。”他笑着说。“你们两个只是俱乐部的朋友。”雪之下家族的首领看着我。“这是正确的?”

是的。

“嗯……”这个想法在我脑海里形成,但我的嘴没有动。

“嗯?”

“啊……呃……”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四个字母的单词。“是的”(Yeah)。我甚至只需要说,‘是的,我们只是俱乐部里的朋友’,整个事情就可以解决了。

“你们只是俱乐部的朋友,不是吗?”

他的眼睛催眠了。那是一种锐利的凝视。感觉时间和空间仿佛冻结了。这个世界是绝对零度。没有一个粒子在运动。每一个速度都化为乌有。我的心跳停止了。我不得不回答。我需要回答。

除非我回答,否则什么我也动不了。

“是的。”我咳了出来。

雪之下的父亲叹了口气。

他是对我的回答感到失望吗?

…啊。

父亲,母亲和大女儿……

他们都持有同样的笑容。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雪之下的父亲说着,双腿交叉,双臂交叉。他的眼睛盯着我。“那么我可以请求你不要再在你的俱乐部以外的社交场合见我的女儿了吗?”

“嗯?”

别在俱乐部以外的社交场合见她了?这是什么意思?别跟她说话了?

他若无其事的耸耸肩。

“实际上,考虑一下,如果你把所有的俱乐部都解散,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他的笑容洋溢着,仿佛他是胜利的大国,把他们的意志和制裁强加给被压迫者和失败者。这家伙就像一个法官在宣判我有罪。有罪。罪有应得。

“父-父亲。“雪之下说。

“这是愚蠢的浪费时间。我们的时间是宝贵的,最好花在别处。”他的妻子几乎是逐字逐句地表达了这种感情。“所以我们将恢复家庭课程和课程。”

“我…”雪之下身体前倾,好像在抗议。

但她没有。

我不能怪她。

在童话故事里,可怕的都是女人。《小美人鱼》中的厄休拉,《睡美人》中的玛琳菲森,《灰姑娘》中的继姐妹和继母——这些都是值得注意的例子。故事中的父亲形象通常都很好。他是一个安慰他的女儿,关心她直到临终的人。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称它们为童话故事。

一直以来,我关心的都是母亲。在她面前就像在宙斯面前的泰坦一样。那么,为什么阳乃桑和雪之下分享她的部分个性是有道理的。“有其母必有其女”,这是我的想法。我原以为我从家里感受到的所有寒冷都来自于一个叫“雪之下”的女人。

不。她只是适应了这个名字。在我之前的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在聚会上遇到的那个人;我认为他是理所当然的。这一点。这才是雪之下父亲的真面目。而不是聚会上那个看起来如此悠闲和开放的傻瓜。这是千叶县议会的领导人。他能使人们俯首称臣,使成千上万的灵魂臣服于他。他那冰冷的表情和冰冷的微笑……他是暴风雪,而坐在灯光下默默地阅读她的书的雪之下雪乃不过是一片雪花。

我的皮肤只感到冷汗。我的心跳变慢了,就好像我是个冷血的爬行动物一样。我的身体颤抖着,好像体温过低。

他传达的信息很明确:

离我女儿远点。

雪之下家族的首领宣布:“我想我们要走了…”

除最小的女儿外,雪之下一家全部同时起身。

“啊……请留下来吃晚饭吧。”妈妈坚持说。

“我很愿意……但我们另有约。我们今晚会去拜访一位亲密的家庭朋友。但是,也许我们可以通过我的秘书安排另一个日期的晚餐?”雪之下的母亲。我可以从她那遥远的声音里听出来,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们永远不会坐下来和你一起吃饭。永远。

“嗯……别那样。”雪之下的父亲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告诉你吧,我的竞选连任筹款人要来了。我要给你们寄张请帖!”就在那时,雪之下的父亲从巫妖王手中接过冰封的王座,成为了当地千叶的议员。

可怖。

他们都有同样的笑容。

那么吓人。

“我们会喜欢的。”我妈妈同意了。“你觉得怎么样,亲爱的?”她问我父亲。

父亲使劲地点了点头。

当雪之下的父母开始朝门口走去时,阳乃站在后面。“雪乃酱,该走了,”她对妹妹喊道。

“啊…”雪之下抬起头。“我……”

“雪乃。”

雪之下加强了语气。

这不是冷。它不是的。没什么,真的。然而,人类所说的话却有一定程度的权力和权威,使房间里的每个人都僵住了。

雪之下无助地站在那里。然后她转向我。

她喃喃地说了些什么。

我希望她没有说过。

事实上,我希望我能忘记她做过的事。

几分钟后,雪之下离开了我的家门。她和家人一起进了那辆黑色轿车,然后开走了。

就这样,她走了。

我们静静地吃晚饭。我的父母开玩笑地问了我一些关于雪之下的问题。我懒得回答。无论如何,小町做了大部分的回答。呵呵,也许我妹妹比我更了解雪之下。

我不觉得饿,所以我回到我的房间。

躺在床上,揉着流鼻涕的鼻子,我想起了雪之下留下的东西:

有臭味的油和药茶。

我嗅了嗅他们。一想到雪之下拿着酒瓶对着我的鼻子,我又想起了。她今天照顾了我,确保我康复了…

这都是因为她觉得这是她的责任。

我无法偿还给她。

人类想要忘记生活中发生的事情。

他们想忽略它。他们想忘记它的存在。如果第一世界国家不去想那些饱受战争蹂躏、疾病肆虐的第三世界国家里挨饿的孩子们,他们怎么可能长得这么胖呢?现代社会充满了逃避现实。无论是去上网、看书,还是去洗手间吃饭,人们都更喜欢逃避冲突。

他们想要答案,但又不敢为之奋斗。

人很弱小。他们害怕改变,所以他们蜷缩成一团,重复着洞穴里的谎言。这是一种让他们坚持下去的药物。他们必须忍受的慢性疾病。

他们这些恶心的人。

和…

……。

我也一样。

……没有。

我更加糟糕。

我何等软弱。

我仅仅是在害怕。

我是最差劲的。

我所有的青春都在鄙视和憎恨世界上所有这些说谎者和肤浅的东西——看着人们继续撒谎,不管是对彼此还是对自己——但我一直忘记了一个关键的事实:

我是他们当中最大的说谎者。

我恨我自己。

夜很黑。空气很冷。

我的眼睛望着月亮,在云层后面张望。云层显得很薄,就好像一场暴风雪已经从他们的肠子里释放出来,使他们筋疲力尽。但是今天没有暴风雪。甚至没有下雨或冰雹。千叶很少下雪。很少有女孩以它的名字命名,因为她出生的那天下雪了。

今天没有下雪。但使世界变冷的不是雪。

世界只是一个无情的地方。

云飘散了。它们离去了。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按照自然的顺序,我自己躺在床上看着这一切。失眠爬上我的心头,好像我的血液里有足够的咖啡因可以维持我十辈子的生命。我的眼睛紧盯着玻璃,看着月亮、云朵和昏暗的天空。

一片雪花从天而降消失了。也许这是最后一片。

人类想要忘记生活中发生的事情。

他们想忽略它。他们想忘记它的存在。

我希望我能忘记……

雪之下雪乃说:“我想留在这里。”的祈愿

人已赞赏
动漫资讯

拳愿阿修罗vs肌肉少女 牙霸子的作品你更喜欢哪一部?

2019-11-23 8:09:09

动漫资讯

女子棒球动画《球咏》2020年春开播!福岛利规担任导演

2019-11-23 8:09: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