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英翻大春物——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5)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

原作者:God Emperor Penguin 翻译、校对、润色:神界祭司

序+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上) 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下)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上)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下)

chapter 3 来自户冢彩加的爱的火锅(上)

我对着味增汤打了个喷嚏。

“欧尼酱 !不要对着早餐打喷嚏!”

小町在一旁吱吱作响,利用我擦鼻子的机会抓住了我的鸡蛋卷,但唯独留下了其中的番茄切片。

天哪,一旦说到关于食物的事情,她就将变得冷酷无情。

“不是我想打喷嚏的。”我回答着,并把纸巾扔进了垃圾桶。

“呵呵,也许今天早上有人在想你?”

“我非常怀疑是这样。”我说着,吃完早餐,直奔学校。

那天,我走得比平常稍微快了一点。

也许——我是在期待着什么——比如在前门等我的包裹或者在学校的鞋盒里的东西。

我着急地加快脚步。

但周围的流言蜚语为我回答了这个问题。

雪之下今天没来上学。

这样的缺席是罕见的,甚至是不自然的。她甚至可能已经死了。事实上,我记得她唯一一次缺席是因为她在文化祭期间过度劳累。

她的思想就像一根筋,为了使它(问题)屈服,她会不惜一切代价,就像一把锤子那样。

对她而言,只有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付出再付出,直到它屈服。

在这种意义上,她是那样的无私……

(这就是所谓的)该死的贵族应有的美德。

这个女孩太完美了,她对她自己来说太完美了,有时候,这种完美也会带来麻烦,但至少,我对此还能保有同情的权力和意识。

无论如何,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魔鬼。而且有些人相比于他们身上的其他部分还更喜欢它们。

(祭司:在某些教派的观点中,每个人都保有耶稣基督的圣灵和魔鬼的本性,此处的魔鬼即指后者。但是此处的魔鬼不一定等于人性恶,而更多的可能是指缺陷或者没有的事物。有一种说法是认为,某个人无论如何都得不到的事物,很有可能都是别人本来就拥有的。即大家想追求的东西都是别人很轻松就能拥有的事情,而他追求的事情很可能又是你很轻松就拥有了的事情)

说这一天很安静毫无疑问是在撒谎。

高中生是不成熟的、部落的、野蛮的,他们并不会比野蛮人好多少。

一旦让他们尝尝好的东西,他们就又会变成孩子。

他们一会儿热衷于谈论接下来是去卡拉ok还是烧烤店,一会儿又热衷于散布谣言。

“哦 哦!你听说最近的谣言了吗?”童贞大冈再一次开启了对话。

“是啊是啊!每个人都知道,伙计!“户部说道,“不过,你听到了什么新的东西吗?”

“是啊是啊!所以,听好了……”

当童贞大冈开始向他耳语这个秘密时,户部靠得更近了,这就像是他在说美国的核武库密码一样。

就这样,那天早上,这三个走狗无数次地重复着同样的谣言。

它传播到每个人耳中,包括每一对路过的情侣。

从那以后,谣言就没这么多了。好吧,这仅仅只是暂时的。

在通常的严格的高中等级制度中,派系只是一种暂时的状态,随着学生们在不同的群体间波动,传播他们遇到的任何新的八卦消息的同时,这种状态也会慢慢消失。

而当其他班级的学生来上课时,他们通常不会发布这些(指派系)通知,而是急于传播最新的消息。

“嘿,嘿,我听说雪之下今天没来上学!”一个学生说。

“真的吗?叶山君今天也没来上学…”另一个人说道。

“你是认真的吗?不可能,我今天早上在足球训练时看到他了。”第三个学生说道。

另外两个人笑了。“也许他们放学后会做些lovelove的事情,哈哈哈!”

这就是今天早上2-F班的情况。

人类是可怜的生物,当然,如果他们不是那么愚蠢,我想我会为他们感到难过或者抱歉。

但正是因为他们的愚蠢,正是因为他们始终沉迷于日常的大小事务,才看不到更大的计划或者环境。

谁愿意一遍又一遍地听着同样的人说话,并思考着谁会是下一个为了蜘蛛(设圈套者|传播者)的乐趣而被牺牲的人呢?

低语声开始渐强。

啊。

他就在那里,事件的催化剂。

当零号病人到来时,人们的愚蠢达到了顶峰。

一只野生的叶山隼人出现了。

“早上好-“

一大堆问题开始朝他的方向开火。

这个可怜的家伙被无数的“大喊”和重复的恼人的问题攻击击倒了,我担心他是否还有足够的HP来站着。

也许那样的东西对他不是很有效?

不久,无论是表面上的秩序还是人类的公共礼仪都开始退化,因为人们开始成群结队地向叶山靠近,叽叽喳喳地询问他们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却是无法区分的。

所有的问题都与最近谣传的雪之下有关。

他们就像目睹了一场车祸并开始粗鲁地指指点点的孩子。

难道他们的母亲没有教导过他们,随便指指点点是不礼貌的吗?

随他们去吧。

我没有什么要问他的。

即便叶山正在回答这些问题,我也将怀疑是否有人能听到他的回答。

接着,在一阵金发碧眼的电钻闪过的一瞬间,一股突如其来的热浪笼罩了房间。

“嘿!嘿!嘿!让开!你们所有人……都闭嘴!”

地狱之火也比不上三浦优美子此刻的怒火。

三浦为她的小集团之中的海老名和由比滨扫清了道路。她以叶山教堂的先知的身份承担了责任。在她出现之后,她就像摩西分海一样把学生分开了。

“你!让开!然后把你那丑陋的龅牙一样的屁股放回你的座位上。”

哎哟。

“满头油污的御宅族,去角落里玩你的精灵宝可梦吧。”

身居城堡之中的女王是非常无情的……

“还有你……你到底还想让我说什么?在画眼线之前,你最好先去照一下镜子,你这肮脏的休闲装女。”

开火。

开火。

四处开火。

每个人都坐下了。三浦的杀手锏简直是荒唐过头了。(祭司:这里是指过于有效而显得荒唐。)

“嘿,优美子……是不是有点刺耳了?”

事实上,三浦的限定技以17连击的结果打出了9999的伤害,她扣动扳机,KO了整个班级。教室里的气氛紧张而浓厚,但我怀疑三浦是否在在意这些。

好吧,混乱毕竟是一个梯子,三浦自己并没有问题,她并没有强迫人们去爬它。

“如果哪个白痴打扰了隼人,那他们就是在打扰我。凡在这世界上打扰我的,我必歼灭。”三浦坐在她的宝座上,开始了她的言谈。“即便是雪之下…”

哇,你又不是神仙。

“呃……我不认为这是雪乃的错……”由比滨轻声地说。

砰的一声巨响,响彻了教室。

“不是。她的。错吗?”

每个单词都被强调。

由比滨刚刚犯了死罪。

“嘿,嘿,优美子,我们为什么不在…这之后去游乐场呢?”海老名微笑着插入了话题,她的眼镜因为体温升高而模糊不清。

她红着脸继续说:“我们可以去看几个漂亮的男孩,然后决定他们之中的哪一个更漂亮。”

三浦瞪了海老名一眼。

“或——或者,不是……呵呵……”海老名紧张地笑了。

全班鸦雀无声。好像没有人敢呼吸。除了一个人。

“没有那个必要,优美子。”叶山把手放在三浦的肩膀上,“但我很欣赏这种想法,即使你显得有点无情。”

“隼-隼人…”三浦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完全迷失在王子眼中的公主。

“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请不要对他人过于严厉了。”

这是一次富有魅力的外交回应,缓和了课堂气氛。

“但是…”三浦咬着她的指甲,继续说,“这不都是她的错吗?”

“我怀疑可能是这样吧。”叶山笑着说,“我想我要出去一趟。一个人。请尽量放松,优美子。”

最后,仅仅是拍了拍她的肩膀,叶山就离开了教室。

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就像奔腾的河水,紧张的气氛又一次充满了房间,淹没了人们。

就像即将在海里淹死一样。

我发誓,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三浦望着刚才叶山所在的门口。

“她本说…她本说她过去是不喜欢他的…”她非常小声的自言自语道。

“优美子…”由比滨低声说道。海老名用两只手搭在优美子的肩膀上。

在想让歇斯底里的女人平静下来时,身体上的安慰会是一个有用的工具。

或者说,这会被作为性骚扰的指控。但是,优美子却没有对她们的行动做出任何的反应。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就好像死了一样。

“我相信隼人君没问题的。”海老名安慰她说。

三浦述说着她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她曾说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教室里鸦雀无声,此刻,学生们的窃窃私语甚至可以在公共广播系统上播放。

“嗯,优美子…”由比滨说道。

“什么?”

三浦的死亡之光可能是致命的。

“雪乃…她说的是- – – – – -”

“啊,对了……你是她的朋友,不是吗?”

“是的!”由比滨肯定了她的话语。“但我也是你的朋友!”

三浦看着她。“你变了……”

“我想我没……”

三浦的瞳孔突然缩小了。她怒气冲冲地说:“你可能太笨了以至于你自己都看不到你的转变。”她转向海老名,“由比滨没有改变吗?”

“嗯……啊……”海老名说不出话来。

当上位者领着她的队伍进入饥饿状态时,可以预计的是,上位者将开始蚕食它自己的队伍。这样做一般是为了平息一个人的挫折感。

在企业倒闭事件中,人们会开始指责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他人,或在医疗事故诉讼中指指点点。

女子高中生也一样。

如果说一定要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她们更坚持部落的原则。

这些女孩不是狼群,她们是一群随时准备撕碎对方的秃鹰。

从这个意义上说,女子高中生是残忍的,人们对她们的理解也是糟糕而残酷的。

他们应该拍一部由一些古怪的英国人讲述的关于她们的自然纪录片。

(祭司:这里指的是BBC某些很怪异的纪录片)

“好了,别说了。”三浦说道,从某种程度上说,海老名缺乏连贯的反应就是这种情况可被接受的证明形式。

“啊…”由比滨的眼睛低垂着。

可怜的由比滨。这简直就像是她在代表一位从未露面的业余世界重量级冠军进行摔跤比赛。

“那么,”三浦继续说。“她说了什么?”

“雪乃说名字的首字母是H.H.学生会长读错了……”

“就这样?”

“是的。”

“所以仍然可能是他,不是吗?”

“优美子。”海老名辩解道。“很多男孩的名字都有大写的H.H.对吧?我们怎么知道她指的是叶山?她可能指的是任何人,不是吗?”

三浦静静地坐着。

那个女人简直是女性最坏恶习的聚集而成的漩涡。

她身上散发着廉价香水和杂志配饰的味道。

任何优秀的品质,从她慷慨的假设来看,都被她无数的缺点所掩盖。

无论是她做饭、煮东西、思考。

三浦是一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女人,她总是想得到她想要的,并且最终都可以用抱怨的方式得到她想要的。

我甚至有点同情她。

铃声响了。

叶山隼人还没来上课。

“只有一个人的首字母也是H.H……”

三浦的眼睛转向了叶山的空座位。

“……但他可能太远了,我够不着。”


感冒还没有结束。

午餐时间到了,但我需要在恼人的教室和严寒之间做出选择。虽然雪之下不在,但我仍然是侍奉部的一员。有地方住是很方便的一件事情,只要说服一位新手老师,让她相信我是侍奉部的副主席,我就能拿到钥匙。

走到那间用作侍奉部的未使用的教室时,我感到口袋里的钥匙很奇怪。

我打开门,走进房间。

我本能地把目光投向靠窗的座位。今天,没有人坐在那里。

坐在我常坐的椅子上,我拿出午饭;一个咖喱面包和一些牛奶。我还喝了一罐热咖啡MAX,因为我的日常饮食中必须含有咖啡因。

然后,门吱吱嘎嘎地开了。

“雪-雪乃 ! ?”

门猛地打开了。

由比滨冲进房间。而我已经开始吃午饭了。

我甚至不需要看一眼,就知道她并没有找到她想要的。

“小企……,噢……”

“哟。”

“门没锁……我还以为雪乃在……但是……”

“我借了钥匙。”

由比滨开始坐立不安。

她的手里拿着两个饭盒,一个用粉红色的花布包裹着,另一个则用蓝色的布包裹着。

我猜她以为她可以为雪之下做一顿午餐来让她高兴起来,但这种想法是不会的实现……等等。

“你买了那些便当吗?”我问。

“不-不是!”由比滨说。“我……”

“你让你妈妈做的?”

她点点头。

真是可耻的非祈愿式的行为。

我起身走到窗前。

尽管天气寒冷,天空依然晴朗。

但在地平线的边缘,乌云在那里聚集。我记得气象预报员说会下雨,或者可能会下冰雹,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会下雪。

啊……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在寒冷的日子里喝一杯热饮来得让人舒心了。

当我拿着咖啡MAX时,它的触感仍然新鲜并且温暖,我喝了一口。这是何等的幸福,它甚至能净化心灵。

“你看起来心情不错,小企…”

对了,由比滨还在这里。

转身面对她,我又喝了一大口咖啡MAX。“这样说意味着我不应该是一个好心情吗?”

“不,我的意思是……雪乃……还有叶山君,你一点也不担心吗?”

一阵寒气爬上我的脊椎,穿过我的胸部。

“没有。我应该担心吗?”

由比滨僵住了。“我明白了…”她皱起了眉头。我微微一笑,但那只是一瞬间的微笑。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一片雪花可能会持续更长的时间。“好吧,你答应过我要帮她,对吧?所以,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雪之下自己能搞定。”我说,又回到了现实。

网球队的一些女孩在比赛。

我可以看到我心爱的户冢正拿着水瓶给那些忘恩负义的球员。啊!看看她们,她们都在围着他微笑……户冢的微笑就像太阳,而她们的微笑就像烛光!

“啊……是这样的。”由比滨边坐下边说“雪乃说过这不是问题的……”

我转过身来,发现她仍然处在不相信的状态之中。

“如果她有事要告诉我们,她会告诉我们的。”我说,“如果她不告诉我们,那就不是我们的问题。”

由比滨看着我,她看起来很生气。

“每个人都有秘密,小企!”

“雪之下不会撒谎。”我回答道,自信地回答。

我说过雪之下不会说谎。

那个女人可以掩盖事实的真相。她也是会撒谎的。但她是不会撒谎的。

她可以做很多精神上的练习,用最简单的、能让律师哭出来的定义来解释,她所说的一切都不是谎言。她是一个完全相信自己职责的女人。雪之下不会撒谎…

但我真的相信这些吗?

由比滨看着她的脚。

“请坐。”我说。

“我来泡茶吧。”她说。

她慢慢地走向热水器。我突然想到,由比滨可能不会沏茶。

我的意思是,即便她不会做饼干,那么她也不会泡茶是不是太夸张了?

希望由比滨有足够的积分来解锁[泡茶]和[倒茶]的技巧……

当由比滨开始摸索着按钮的时候(按“煮沸”有那么难吗?),房间变得安静了。

唯一的声音就是她在嘟囔着她能做什么。

每当局势变得紧张时,由比滨通常是缓和气氛的人,而现在,她是让气氛紧张的人。

雪之下不见了。由比滨登基了。

这就是尴尬局面的发展过程吗?

难道–一定要总是这么尴尬吗?

“那么……你有雪之下的消息吗?”我好奇地问。

“嗯……‘煮’…嗯…”

嘿,现在…,我的存在是不是又回到了虚无?“喂 由比滨……”

“但是‘解锁’是什么意思?我要先按“解锁”键吗?”

我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她走去。

我想她是如此着迷于一个简单的水锅炉。

由于雪之下经常操作它,以至于由比滨自己从未学会如何使用它。

我走到她身后,轻拍她的肩膀。

“也许我应该-”

“由-”

“嗯?”

由比滨转向我的声音的方向。

我们的目光短浅地相遇了。

我能闻到她呼出的气息——牙膏残留的薄荷味。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我的影子,而我的影子正盯着她。

像一个无休止的循环,我们被接近和缺乏距离所困。

“啊啊啊 !”由比滨本能地把我推开。

“啊!”

“小企 !太近了!点球!”

她的双颊涨得通红。她的呼吸非常沉重,一只手捂在胸前。

“抱-抱歉。”我说。这是我的责任。

“不……是我的错,”由比滨说,她的声音平静了下来。“我反应过度了,呵呵……”

“不,这真的是我的错。”我说。

由比滨笑了。“不用道歉,小企。”她高兴地说。她向她面前挥了挥手,好像要消除空气中的污浊似的。“来吧!我们可以一起泡茶。”她建议道。

说真的,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女孩,至少该知道如何泡茶。

茶沏好后,由比滨前去把茶倒进杯子里。

“你确定你倒好了吗?”我问,怀疑她[倒茶]的技术水平。

“倒好了啊!”她小心翼翼地把一杯茶倒进杯子里。

好吧,至少她心情很好。她放下茶杯,在我对面桌子的另一边坐了下来。

我坐下来,看了看由比滨的书。

这是宫泽贤治的《银河铁道之夜》。“这是你从图书馆租来的吗?”我问。

“哦?”由比滨放下茶。“我以前读过……这是雪乃喜欢读的书。我认识一些图书馆委员会的人,所以我让他们去查一下雪乃在看什么……然后。“由比滨紧张地笑了,”我只是想,如果我读她读的东西,我会更了解她一点,你知道吗?

“我明白了。我可以看吗?”

“啊,当然!”

打开书,翻看书页,熟悉的场景掠过我的脑海。我的脑海中出现了那种黑白相间的画面,画面上还有香烟燃烧的画面。这是一本旧书。我很惊讶我竟然还记得乔凡尼和坎帕内拉。(祭司:都是《银河铁道之夜》里的人物)

“我不知道这封信是不是真的是写给叶山君的…也许雪乃不想扰乱课堂秩序?优美子真的很生气,因为叶山君不愿意谈论它。”

“这听起来像是他们的问题。”我说。

由比滨鼓起双颊。“这也是我们的问题!”

我仔细地打量着她。我放下书,叉起双臂。

“如果雪之下需要我们的帮助,那么你最好去问一下。”

“朋友不需要询问!”

这些话深深地打动了我。朋友不需要询问?

什么是朋友,某种由精神外向型领导的特殊群体?

是雪之下吗,不知怎的,我们总武高中的Level5的女王,我们都神奇地知道她的明确的命令是什么?

“雪之下不是我的朋友。”

由比滨的眼睛先是眯了起来,然后才变得柔和起来。

“不过,我还是想为她做点什么。”

“像往常一样去看看她。”我说,“和她一起做晚饭,一起看电影,就像约会,只是是女孩子之间。他们不叫那是女孩的夜晚吗?我听说它们很受中年白领女性的欢迎。比如你正在优雅地衰老什么的。”

我的评论并没有像我面前的纸杯那样被大肆宣扬。

“啊。”我说,想着那些离我脸太近的东西。“这提醒了我。一色。”

“嗯?”由比滨歪着头。

“昨天对她来说一定是个惊喜。”我说,指的是那封意想不到的情书。

“啊!是的!”

“嗯,我想雪之下确实破坏了她的重要的日子。”然后,她又犯了该切腹自杀的罪——没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信上。

“啊哈……不过,至少彩羽酱一开始就有足够的勇气去尝试,对吧?”典型的由比滨模式,总是看着光明的一面。但这种观点在公司奴隶世界的风暴中是不会持续太久的。“嗯,我跟她谈过了。”

“真的吗?我很惊讶你在治疗过程中没有辅导她。”

“小企 !彩羽酱不需要精神病医生!”

“真的。她忘了在自己的信上签名……她可能需要一个家教。”

我把下巴搁在我的手掌上,我觉得这是一件相当雪之下式的事。“一色桑,请学习这个,练习在作业上写你的名字100亿次。”

“雪乃已经很努力了。”由比滨叹了口气。“不管怎样,今天早上我碰见了她,告诉她整件事都搞砸了。”

“哦?她是怎么说的?”

“她说她会信任我们的。”

“嗯。”

多么天真的女孩。把牌藏在心里是生活中常见的规则。对一色来说,如此轻易地把信任交到陌生人手中,只会显示出一种可以利用和操纵的弱点。

如果她这么信任我们,我甚至敢打赌我们可以说服她,叶山其实是个忍者,并且有个女孩住在他的衣橱里,他们共同进行古怪的冒险,打败洞穴的恶魔。

然后一色就可以真诚地相信自己现在的生活然后离开叶山。

“是啊!所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好吧,至少会好一点,你知道吗?”

房间又变得安静了。外面的风很柔和,但很刺骨。随着时间的流逝,茶慢慢地凉了下来。

由比滨把头转向窗户。

“我们不知道叶山君对雪乃来说是什么……还有雪乃对叶山君是什么……但是……”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就像,仅仅是个猜测,但是……”

“但是?”

“雪乃从未说过它不是隼人君……只是名字的首字母是H.H.……”

“我记得你说会长犯了一个错误。”我说。

由比滨紧张地笑了笑。

“我……说了个谎……”

我的心一沉。

“你撒谎了。”

“嗯,雪乃……她就是那样,什么都不告诉我,你不也是知道吗?只是她想让那封信该送到的人……收到了它。”

“这意味着,这是为叶山准备的,”我说。可能带着一点苦楚。

由比滨坐了下来,盯着地板,心不在焉地踢着腿。

“也许是为了隼人君。”由比滨柔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什么?”我保持着看起来并不是在生气的语气说。

她嘴角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我们知道他们是儿时的朋友……我们也知道,因为家人的关系,他们经常在一起。也许,也许,只是也许,他们当时有一些东西……他们俩仍然想回到那个时候……”

由比滨的意思和我的想法不太相符。

但这就是现实。

由比滨提到了一些我没有想到的事情,或者这也许只是我不愿意去想的事情。

我认识雪之下还不到一年。

叶山几乎一生都认识她。

他们一起分享回忆,一起长大。

他们之间可能有一些只有他们才知道的事情;一种如此亲密的关系,像我这样一个孤独的人不可能理解的关系。

我甚至不是她的朋友。我可能连一个熟人都算不上。所以…

我对她意味着什么?

也许什么都不是。我会对自己说:“我没问题。”

是的,我没问题的。

由比滨坐在我对面。现在,只有我们在侍奉部里了。

没有雪之下,房间似乎更空了。

最后,这个房间只是一个地方——我想这对由比滨这样愚蠢的人来说是一个好地方。“是啊!只是个俱乐部!重要的是我们的友谊!”

这就像某个周六早上的卡通人物在讲道德那样。

卡通人物生活在幻想中,一个没有现实基础的幻想。

现实是残酷的。现实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真理。曾几何时,我对此并不介意。我甚至喜欢它。毕竟,我们生活在一个法律是互相让步的世界,但是……

“也许雪乃真的喜欢隼人君…”由比滨在心里轻声说道。

但出于某种原因,现实现在真的让我很烦。


“啊!八幡 !由比滨桑 !”

回到教室后,我们在走廊里碰到了户冢。

他还穿着他那件漂亮的绿色跑道运动衫。

一想到户冢给我倒茶,我的脑子里就充满了这个念头。

是啊,是啊……他会优雅地做这件事,优雅得就像个平安时代的公主。

他手里挥舞着一个水瓶。

“让我帮你拿。”我说。接过它,结果,我发现它比我预想的要重。该死,一壶水瓶怎么会这么重?

他朝我笑了笑。

“谢谢你,八幡 !”

啊……如此的幸福……何等的天使……我想守护那微笑。

“小彩,yahallo !”由比滨向他致意。“刚刚结束网球训练?”

“是的!”他肯定地回答道,双手伸到了空中挥舞。“我们正在刻苦训练,准备下一场地区大赛!”

他的热情很富有感染力。如果我不是拿着水瓶,我会和他一起加油的。

“啊!既然你们俩在这里,我能问一下雪之下桑怎么样了吗?”

由比滨笑了笑。“我收到一条短信说她有点感冒,”她说。“但她应该很快会回到学校……”

“啊!太好了!”

“嘿。”他们两个把头转向我。“说到轻微的感冒,我们能进教室吗?走廊的取暖器不如教室里的取暖器好……”

“啊!这才对,八幡 !”他拍着手说,“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他可爱的表情让我猝不及防。我握着塑料瓶,差点滑倒。

“我们该做什么?”由比滨问道。

“最近很冷。我们应该试着让雪之下桑暖和起来!”

哦-哦…天使说这种下流的话真的可以吗?

由比滨挥挥手。“不,没那个必要……”

户冢摇了摇头。“我不会接受'不’的答案的!”他说着,把手指按在我的鼻子上,“毕竟,你们帮我解决了网球俱乐部的问题,我还是欠你们的。”

“啊……当然……但是我们怎么才能给雪之下加热呢?我们要把一壶开水倒在她身上吗?”我的思绪转向了一种粗鄙的美国做法:教练们被扔进一桶冰饮料中,作为一种庆祝行为。美国人真是很奇怪…

“嗯……开水……壶……好主意,八幡!”户冢看着由比滨,他们兴奋地开始击掌。

嘿,别把我排除在外。

“呃……我刚才说了什么?”

沉默。

“小彩说的是火锅,小企。就连我都明白了……”

来自由比滨的…哎哟。

“是啊!在冬天的最后几天里,火锅是必不可少的。让我们暖和起来,保持高昂的情绪。我们可以买到蘑菇、海鲜和牛肉片…”

“嗯……听起来不错。”我说。一想到户冢的厨艺,我就流口水。

“啊!敬爱的兄弟,八幡 !”

哦,真是废话。

“啊,材木座……”当彩加的火锅回忆计划已经结束时,最让人迷惑的人来了。“你想要什么?”

“Gufum,Gufum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决定午饭后来找你吗?”

“不。”

“啊!”材木座跌跌撞撞地向后退去。“多么冷酷,八幡!”

“嗯?说吧。”

“好-好吧!”他清了清嗓子,说。“午饭后,我发现我的胃还没饱!”

“然后呢?”

我究竟是怎么了,才会问他这样的问题…?

“然后我想起了我们在战场上千古许下的诺言!”

嘿,人们在奇怪地看着我们……

一根手指正对着我的脸。

“你还欠我拉面!”

这很严重吗?“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准确地说,是几个星期之前的。

“八幡总是在还债!”(祭司:A *** always repays his debts,可以认为是一个俗语。重点其实是指某个人一直在欠债,所以才一直在还债。)

那不是我家的那口子该说的话!

“Garoo !我想要拉面!”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材木座也有非常孩子气的一面……“拉面!拉面!”

“材-材木座君!”一个略显胆怯的声音响起。“我们……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在火锅里吃拉面……”

他的怒气马上就止住了。不!户冢 !别像妈妈那样对他那么好!你太溺爱他了,他长大后会心灰意冷的!

“我可以接受的。”材木座抽泣着鼻子说。

等等,这家伙真的哭了吗?

由比滨看了看材木座,又看了看户冢,最后,又看了看我。

她的嘴唇弯成一个微笑,然后向空中挥拳。

“所以我们要去雪乃家吃火锅!”她一边兴奋地说,一边掏出手机。“我会告诉她我们放学后来。”

“我去拿原料!”户冢补充道。

哦。一个机会!“嘿——”

“Gufum !那么多的原料一定会很重吧,幸运的是,我最近一直在为我的STR打气,所以我要帮户冢爵士把这些东西拿出来……”

该死的材木座…

“嘿,我也会帮忙的!”由比滨也击败了我。

“嘿……太好了。”我慢慢地说。“但是我们现在可以进教室了吗?”我打了个喷嚏。“我快在外面冷死了。”


“所以……川崎在这里干什么?”

我身边的那个银发女孩把头从我身边转开。

她的马尾辫打在我的脸上,让我差点把随身携带的食品杂货掉在地上。

我做过什么事情值得她对我这种态度…?也许我忘了我到底做了什么。

为什么我想到了黑色的蕾丝…?

“我——如果你一定要知道,我在这里——不是因为你!这是因为由比滨桑邀请了我。”

“那真是……太好了……”我咬紧牙关说。

材木座向户冢讲述了安土?桃山时代的烹饪方法,以及当时大多数农民吃小米,而武士们吃米饭,而农民们偶尔会吃鹿肉、其他野味和鱼。

如果他没有强调某些种类的食物是如何给自己带来魔力的,那将会是一场精彩的讲座。

由比滨按下了雪之下公寓的对讲机的按钮。

“雪乃 !我们来了!能给我们开门吗?”

对讲机那头传来哼着歌曲的声音。“好的。”

“快点,雪之下,我要冻死在这里了。”我对着对讲机大喊。她可能听不到我说话。无论如何,抱怨会让我感觉更好些……

“啊嚏!”

“当你打喷嚏的时候,请捂住你的嘴。这太不干净了。”说话的是川崎,她仍然把脸望向另一边。

“嘿,如果你能帮我拿点东西,那就太好了……”

门开了。材木座手里拿着锅和热盘子,跳了进去,户冢跟在后面。由比滨是领路人,她很高兴自己比其他人更了解雪之下的公寓。

“这不-不是你帮我拿东西的错……”川崎在进门时平静地说。

我怎么能拒绝彩加小天使的微笑呢?

我叹了口气,走进电梯。

我们到了雪之下的公寓门口。我们五人的快乐乐队;无畏的领袖由比滨;精心的策划者户冢;锅和热盘的载体材木座;什么都没拿的川崎;还有,拿着蔬菜和食物的独自一人的我。幸运的是,它们正在打折销售,而户冢慷慨解囊,愿意支付所有的食材和供应品。

户冢是个活生生的圣者。

门吱吱嘎嘎地开了。

我怀疑雪之下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她还没来得及说:“欢迎你,抱歉房间比较乱。”

“这是什-什么 ?”当川崎取下我手中的杂货,走向厨房时,我无法判断雪之下是否是更生气还是惊讶。彩加鞠了一躬,说了声你好,随后川崎也跟上来帮忙。材木座坐在沙发上,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有一部电影正在上映,从有线电视频道的角度看,这是个历史爱情片。

“我喜欢这部电影!”材木座喊道。

由比滨紧张地笑了。“雪-雪乃,yahallo……?”

雪之下瞪了我一眼。

非常有效!该死,看来我选错了开局……

“我被告知,会来的只包括你自己和比企谷君。”她说道。

嘿…等等,我又不是邀请这些人的人。为什么瞪着我?这不是我的错!

“啊——我想办个小火锅会让你振作起来!”

雪之下看着由比滨,她的目光稍微柔和了些。“我知道你是好意……”

“不不!我们就像是,入侵,你知道吗?希望你能原谅我们想让你振作起来的想法。“带着尽可能地装出来的假笑,由比滨说道,“还有!你住的地方看起来很好。”

雪之下摇了摇头。“很抱歉房间这么杂乱。我以前没机会打扫。”

哦,是的,清理这个一尘不染的公寓。

我想,如果它再干净一点,它就会从本身明亮的和被照耀的地方里发出光线来。

雪之下环视了我们所有人。“一色桑呢?”

“我邀请了她,但她今天有学生会的工作要做。”由比滨说。

“……啊,”雪之下说。

她的眼睛里出现了某种情绪。

看起来像是…解脱?

好吧,我猜你不会想和一个你答应过帮她送情书的女孩一起吃火锅,结果却用自己的情书超过了她。

实际上,非常冰冷,雪之下。

嘿,冰雪一般的刺骨、寒冷。

“Yuki”意味着雪。

我笑得前仰后合。

“啊-无所谓啦,我先去厨房帮忙了,”由比滨自告奋勇。她拿出我和雪之下在她生日那天给她买的粉色围裙,开始走向厨房。

雪之下雪乃瞪大了眼。

我朝沙发上懒懒散散的材木座吹了口哨。

“哦!材木座 !到你表演的时间了!”

“Gufum !哈!这对我来说就是完美的任务。吾必像铁墙,你若不从吾之骨中拔出肉来,就不能阻挡我的栅栏。我就像桥上的基石一样!”他从沙发上跳下来,拦截了由比滨,阻止她进入厨房。“你不能过去!”

“但 -但我想帮忙!”由比滨辩解道。“求你了 !”

雪之下松了一口气。“你想出了那个方案?”她问。

“我觉得让消防队冲进你的公寓的厨房的小火堆里更麻烦。”我想。“感冒怎么样了?”

“我没有感冒。”

“我以为你病了,所以你才请了一天假。”

“我只是感觉不舒服。”

这就是病态的定义!

雪之下抓住了她的手臂。

她穿着一件舒适的衣服,里面穿着一件宽松的长毛衣,最里面穿着一件睡袍。

“我只是休息了一天,看了一些推荐的电影。然而,我已经为学校的工作安排好了一切,所以这都不将是问题。”

“看来你都想通了。”

“不是一切。只是我能控制的东西,”雪之下轻声说。“我最好去留住由比滨桑的…”她转身对我说。“趁我还没忘记之前——”

“说得就像你永远不会忘记任何事情一样。”

雪之下微微一笑。

“谢谢你。”她边走边说。

人已赞赏
动漫资讯

高达开设油管官方频道!《高达创形者 Re:RISE》10月发布!

2019-11-23 8:08:10

动漫资讯

推特网友:《天气之子》中使用了我曾经的画!

2019-11-23 8:08: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