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英翻大春物——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6)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

原作者:God Emperor Penguin 翻译、校对、润色:神界祭司

序+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上) 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下)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上)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下) chapter 3 来自户冢彩加的爱的火锅(上)

chapter 3 来自户冢彩加的爱的火锅(下)

我是否提到过户冢穿着围裙的样子?

他会做饭,他穿着围裙看起来棒极了……啊……他会成为完美的家庭主妇。他有着一套她们期望所掌握的技能,即类似于家庭主妇的技能。随着我对我所选择的职业道路的思考越来越多,我开始考虑其他的职业选择……如果户冢是我的家庭主妇,我不会介意在我的余生里做一个公司的奴隶……

“啊!大家!火锅准备好了!”他拍了拍手,宣布着成功。

此刻,我在帮彩加摆桌子,而由比滨, 雪之下和川崎则正坐在沙发上看电影。材木座,可能比我更无用,被迫坐在地毯上。

“这是最棒的部分!”材木座欢呼。“这就是OO和XX在神奇的夜晚于马厩里相遇并相恋的地方!”

“哦呵呵呵!多么浪漫啊!”由比滨尖叫着,手里紧紧地抓着一个枕头。

“太…可耻了。”川崎简洁地评论道。

“一个马厩吗?”雪之下说。“那听起来太肮脏了。”

“那很美好!”材木座眼里含着泪水反驳道。

“肮脏。”。

“美好!”

“你想被赶出去吗?”雪之下朝他的方向射出了一道令人不寒而栗的强光。

“这是肮脏的,女士。我完全同意。”材木座在敬礼时冻僵了。

拜托,伙计,多一点自尊!

户冢拿着围裙和勺子走进了客厅。“该吃饭了!”他拍手说。

大家开始离开客厅,走进饭厅,餐桌摆得整整齐齐。我们毕竟不是野人。户冢取代了主人的位置,坐到了餐桌的首位,他将负责上菜。川崎和材木座坐在一边,由比滨和雪之下则坐在另一边。

“啊!这闻起来真香。”材木座说。

我甚至能听到他的肚子在咕咕作响……

“这实在是太棒了。”川崎低声说道。“我希望我的弟弟妹妹们也能尝尝……”

不要给你称为兄弟的人任何东西。(祭司:这是谚语。这里只是八幡的吐槽。和上文没什么关系。)

“啊!我们肯定会有吃剩的。一定要带一些给他们!”户冢说。

多么体贴的人啊……

“这是令人印象深刻,小彩 !我永远也做不出那样的东西。”

幸好你没有尝试去做。

雪之下承认道:“是的,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它是用这么简单又实惠的原料做成的……即使是我也很难做出‘比-比企谷-君’?你要去哪里?”

我跌跌撞撞地走出客厅。

“我想睡觉。”我说,“我想我要打个盹。”

雪之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你确定吗?”

“小企 !和我们一起吃!”

“是啊!我们要尽情享受户冢爵士为我们准备的盛宴!”

“八-八幡 ?”

哦,少年,我想守护你那关切的微笑。

“我说——如果那个白痴想坐在外面吃这顿饭,那就让他吃吧……我们可以之后给他留点吃的,对吧?”黑色蕾丝说的确实很实在。

“没问题。”我坐在沙发上说。

我感到,即将有一个逃不掉的喷嚏到来。

我整个人向后一仰。

“我就休息一会儿。”我说着,躺在沙发上。“我之后……再吃……也没问题……”

我最后看到的是明亮的天花板灯光和雪之下的脸。她身后的光线像月食一样。而她的脸就像是月亮遮住了太阳。

“你还好吗?”她轻声问。

我的意识时好时坏。

“我很好。”我说。“只是累了……你还好吗?”

雪之下看着我。我觉得她的手摸到了我的额头,好像是在检查我的体温,然后缩回去。

“我在烦恼。”


我们为什么做梦?

或许,是因为我们想要逃离我们生活的世界。有些人想活在他们的梦中。或者说,他们不得不沉浸在太多的快乐中,以至于感觉自己在做梦。或者说,也许有些人想要像做梦一样过他们的生活,他们开始产生病态的幻想,以逃避多么愚蠢、不公平和可笑的现实生活。

人类注定要受苦。梦是我们的先祖治愈癌症的良药。

因为无论如何,现实生活肯定会回来咬你的屁股。就像真正的癌症一样。

但有些人认为,梦是有意义的。

他们相信梦将告诉我们我们所真正想要的。

我们内心深处的渴望被潜意识悄悄告诉我们。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为什么不是户冢穿着裸体围裙的样子,为什么是……

我看见了——她吗?

也许我是在做梦。

但我想象着,雪之下雪乃望着我,她的手伸出来,好像在抚摸我的头发,就像一个被高估了的轻小说系列里的无名角色,里面有灵能少女、时间旅行者、外星人和多维虫洞。

嘿,也许那会是一个更好的梦。

我的眼睛慢慢地睁开了。

我慢慢地转过头去。我觉得后脑勺上的沙发比平时柔软多了。很快,我意识到我的头下面塞着一个枕头,身上则盖着一条毯子。我转向雪之下。

她站在那里,一只手捂在胸前,两颊通红。

“你在干什么?”我说。

“我-我-我……”

我的眼睛昏昏沉沉,昏昏欲睡。

起床后,我忘记了之前的问题。“啊……什么时候了?”

我环顾四周,发现挂在墙上的表并没有滴答作响。灯和电视机都熄了。

所有的东西都被蜡烛照亮。

“已经很晚了。”她急忙说。“大家都已经走了。”她又恢复了她那经典的语气:严肃,带着一丝温柔。也没有太慷慨。无论谁是为女性挑选数据的女神,在雪之下烹饪时,她对仁慈的香料都很吝啬。

“为什么停电了?”

雪之下解释说:“这是一次例行的停电。这家电力公司正在从一个变压器厂转移到另一个变压器厂,所以他们需要人们三个小时不用电。”

啊……这解释了很多事情……但它不能解释……

“我为什么还在这儿?”

“你睡了一会儿。”

“那为什么没人叫醒我?”

“你看起来很疲惫。”雪之下温柔地说。

有一段时间,我们什么都没说。没过多久,我感到我又想要打喷嚏了。

“啊嚏!”

“你还好吗?”

“我很好……”我揉了揉肚子。“只是有点饿了。我们还有剩的火锅吗?”

雪之下摇了摇头。

她说:“材木座桑吃了你的大部分,川崎桑想给她的弟弟妹妹们带一些回去。我还有一些原料可以做其他东西,所以我向其他人保证,你会被喂饱的。”然后她走上前,伸出手。“你确定你——”

我举起一只手。“我很好。”我说。

我站起来,把制服上的皱纹抚平。

“比企谷菌。”她说。

“嗯?”

我看着她的眼睛。里面仍然充满了担忧和担忧。也许她就是这样的人?

“如果你带着口水走到公共场合,我会为你感到尴尬的。”

我很快用袖子擦去了口水。

“下次请用纸巾吧。”雪之下叹了口气。“我要做晚饭了,”她说。

“你不是已经吃过了吗?”

“我让材木座也吃了我的一部分。我…"雪之下顿了顿。“……希望……”她把一根手指放在唇边,仿佛在想如何解释一种复杂的物理异常现象,比如ufo或金字塔。

“你希望…?”我问道,对她给出的这个悬念有点恼火。

雪之下叹了口气。“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吃饭。”

“真的吗?”

“请不要觉得太特别。这只是表示感谢的一种礼貌。不管怎么说,在这里,这是我能做的最起码的事。如果我让一个人就这样离开我的家,尤其是像你这样无助、饥饿的人,会给我的家族带来耻辱。”

这个女孩表达谢意的方式真有趣。

我开始在烛光的指引下向厨房走去。

“所以我们没有电了?冰箱里有什么?它们还没有坏,对吧?”

“东西不会这么容易变质,而且我没有那么多辅料。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吗?”

“我饿了……所以什么都可以。”我走进厨房,雪之下紧跟着我。我朝洗涤槽看了看,发现它闪闪发光,一尘不染。“不知道能不能借你的厨房做饭。”火锅和盘子都洗了,挂在架子上晾干。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它给了雪之下一种教化的感觉。

雪之下心不在焉地说:“我们至少有足够的可以做一顿健康的饭的辅料。比企谷君,请坐。我会做的。”

“这很好。无论如何,我会帮助你的。”(祭司:这里原文用的是“硬闯入,强加”,即指希望自己一定要来加入烹饪之中)

“比企谷菌。我会做饭。”她说。

我转向她。至少,她眼中坚定的神情是令人生畏的。我很惊讶我还没有被赶出她的房子。和雪之下争论做点什么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事实上,你不需要和任何人争论。

仅仅只需要把他们拖到和你同等的水平。

“让我们妥协吧。”我说。

雪之下偏了偏头,那就像是末日的启示。

“妥协?”

“我们都来做饭吧。”我建议道。“尽管我想我会做大部分的烹饪工作。猪肉排骨和咖喱是我的拿手菜。”

雪之下退后一步,用一只手捂住嘴巴。

“你对于能做中学生都知道怎么做的东西,真是太骄傲了……”

“哦?这听起来像是对由比滨说的话。”

“尽管我很想说这是粗鲁和刻薄的……但我发现自己在这一点上不得不同意你的观点。”

雪之下走到厨房的食品间,拿出了两条围裙,蓝色的围裙和一只小猫咪的胸围相匹配。我认出了一件,是她买的那件,它的边缘稍微磨损了一点,剩下的酱料也有点磨损和褪色,那是我们和小町一起去商场买由比滨的生日礼物时买的。

另一个是一模一样的复制品,只是上面是一只白猫。它的用途似乎要少得多。

雪之下解释说:“我发现它们是一对组合。虽然我更喜欢黑猫围裙,但白猫围裙同样合适。如果由比滨桑过来,她就用白猫的那个。”

“我还以为你不会让由比滨做饭啊。”

“这是为了……安抚她,让她在客厅里等着。”

你刚才还在说我很刻薄。

她把系着黑猫的围裙递给我。

"喂,为什么我要穿上呢?"

雪之下看着我。

“穿上它。”。

翻译过来就是:穿上它,否则我就把你在饥饿和寒冷中赶出去。

我忍住了笑,然后又打了个喷嚏。

“比企谷君 ?”

“没什么,”我说着,把围裙系在身上,而雪之下也这么做了。我抓起蜡烛走到冰箱前,取出了一些蔬菜。我走到水池边,开始洗手。“哦,水还管用。”

“当然了,比企谷君。管道的工作是由压力和机械物理系统提供的,而不是电力系统。你肯定学过这个的,你真的因为在停电期间,供水服务仍在运作而感到惊讶吗?”

印象深刻就是犯罪吗?呀。

洗完菜后,我开始切菜。

“你做错了。”

“什么?”

“我说你切得不对。”

“啊…”是这样的吗?

也许我太困了,没意识到?

碎片看起来不均匀。有的像小高尔夫球那么大,有的像小粒方便面那么小。

我洗了手,揉了揉眼睛。“我想我需要摆脱困意。”

雪之下叹了口气。

“你没救了。”她说着,把拿走我握着的刀。“注意看,比企谷君。”

就在那一瞬间,蔬菜被切成了非常均匀的块。能做到这一点简直就像某种巫术一样!

“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谢谢你,”雪之下说,仿佛这是她期待之中应有的赞美。

“呵。你会成为一个好的家庭主妇。”我开玩笑地说道。

哈哈。多么荒诞的一个笑话。

雪之下永远不会满足于一个家庭主妇。她可能会在前线以“世界之王”的身份竞选,而丈夫则呆在家里,竭力保持家里一尘不染。“也许你可以改天再教我一些类似的技巧。”我请求道。

学习这门手艺对我的家庭主夫生涯来说是件好事。事实上,我不介意做户冢的家庭主夫…

当我的思绪开始转向幻想时,我的耳朵注意到,切菜板上的菜刀切菜的声音停止了。

雪之下站在那里,仿佛凝固在了时间里。

“比企…谷-君…”她最终开口道。

“嗯?”

我转向雪之下,她似乎正在组织她的言辞。她的面颊泛起了红晕。

“什么?”

“没什么。”雪之下转过身,继续她的工作。我开始在面糊里蘸猪肉片,用面包屑轻拍它们,雪之下开始加热油。

“比企谷君,你为什么要用它们的面包屑轻拍?”

“什么?你不会这样吗?”

“我该从哪里开始吐槽呢…”雪之下从我手中接过肉排。“你把面包屑倒在盘子里,然后把面包两面都沾上。这样你就不需要拍打和压缩,那样会导致水分流失,失去味道。”

“哦……这似乎说得通。”

“当然。不过,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和往常一样,雪之下雪乃企图笑到最后。

“比企谷君,请学习这个。网上有一系列关于狗的烹饪教程,我很乐意向大家推荐。”

“那么……你是学的狗的烹饪?”

“虽然我讨厌这种动物,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没有什么可以从它们身上学到的东西。”

“向你的敌人学习?”我吃惊地问道。“我想这就是你为什么那么善于对人刻薄的原因。我猜你姐姐一定教得很好。”

雪之下转向我,她把第一块肉排扔进了油里。

“朋友、敌人或是无名小卒……不管他们对我来说是谁,我只向最好的人学习。”她笑着说。


那天晚上,这张桌子第二次在雪之下的公寓里摆出。

雪之下正在煮锅里的米饭,并检查咖喱,所以我去确保桌子是合适的。那个热锅是聚会上剩下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了。

电还没来,所以这顿饭必须有充足的照明。

我在餐桌上放了一束长长的蜡烛,并用一根火柴点燃了它们。

雪之下明确指示我不要使用任何有香味的蜡烛,除非我想用某种气味破坏我们的食欲。

“我看到你完成了我布置的简单任务。”雪之下检查了餐具和蜡烛的摆放位置。

在调整了几件物品之后,她给出了自己的结论:“还过得去。”

“喂……难道我就不能得到更多的肯定吗?我完成了这个任务。我就不能得到一个任务奖励吗?”也许我还在做梦,期待一些可以提高我的耐力的XP点,因为我感觉累了。

“你的奖赏是你肚子里将会有食物。饭已经做好了。”雪之下在我面前放了一盘米饭时说,“坐下。”

雪之下坐下来,回到厨房,拿起一盘炸猪肉排,切成条状,还有一壶咖喱和一些新鲜的沙拉,这些沙拉是她用手头上所有的蔬菜拼成的。

“你不必等我。”雪之下边说边解开围裙。

“我记得在主人就座之前就开始吃东西是很不礼貌的,”我说。

“我说没事……呃。”雪之下转过身来,“你能帮我解开这个吗?”

雪之下背对着我,我看到她的围裙上有一个很紧的结。

她把结弄得更紧了…

“等一下,”我说……我轻轻一划,结就解开了。

“谢谢你。”

“没什么,”我说。“这仅仅是我今天多做的微不足道的一件事……”

“哦?这顿饭是谁做的?”雪之下问道,坐了下来。

“嘿!我也出力了!”

“不要使用我的台词……”

“我和你贡献的一样多!”

“谁做的沙拉?”

“你做的,但那——!”

“谁做的米饭?”

“你做的,可是我——!”

“谁做了肉排,把它们切成条状,又镀了一层?谁先把盘子拿出来的?这是一顿丰盛的晚餐。还有咖喱,今晚这顿饭的明星……到底是谁量出了调料,保证了蔬菜的大小合适呢?”

雪之下在任务的分配上是无情的。对她来说,给每一个人分配适当的任务,以公正的方式奖励所取得的成就,是上天赋予她的使命。所有人都应该为世界之王雪之下雪乃欢呼。

雪之下万岁!(祭司:原文是Zieg Yukinoshita,实际上,这个万岁通常是含讽刺含义,对玩弄权术、暴虐、残酷的统治者所使用的。)

呸,不对。我也对这一结果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即使它微不足道。

“至少我把罐子装满了水!”我嘀咕着,“我至少贡献了……”

“贡献……嗯……我想我会给你应得的。不管蚂蚁的贡献有多小,我想它们都应该得到承认……即使一只蚂蚁很容易就会迷路和被遗忘……”

你是说我跟蚂蚁一样不重要?

“我不同意这种观点——”

“吃吧。”雪之下边说边拉回几缕头发,露出耳朵。“多谢款待。”她轻声说。舀了一勺咖喱,在盘子里放了几块肉排之后,雪之下端起了一勺咖喱,米饭从她的唇边滑过。

她闭上眼睛品尝着食物,睁开眼睛,然后看着我,我的盘子。

“哦,是的,你还没被接待。”

“在客人面前侍奉自己太不礼貌了。”我一边说,一边哀叹我的一盘白米饭。

“我也有缺点。”她一边说,一边往我的盘子里舀了一些咖喱,“请自便。”

“多谢款待。”我说着,双手合在一起。

咖喱和猪肉在我嘴里形成了一种极好的享受。香料刺痛了我的舌头,多汁的肉在我的嘴里融化,因为坚硬的外壳提供了美味的质地。要是这是户冢做的话,就一定更好吃了。

“你觉得怎样,比企谷君?”

“这很好,但如果是别人做的就更好了……”

“哦?”雪之下放下勺子。“你是说你能比我做得更好吗?”

说真的,当她问我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风从窗户吹进来。

“不是我,是别人。”我回答。当我想起穿着围裙的户冢时,我的脸上就露出了微笑。看到他说“欢迎回家,八幡!”每一天都会像天堂里的一天一样过去……啊。那真是太好了。

“呵呵……”我在幻想中笑了笑,然后我意识到我是在冰冷的现实中吃晚餐。

这里没有温暖的户冢,只有(寒冷的)雪之下。

我对面的女孩什么也没说。她甚至没有动她的叉子或汤匙或任何东西。

她只是坐在那里,盯着我。

“不继续吃吗?”

雪之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道。

“还有你愿意和他一起做饭的人?”

“这问题根本不需要说明。”我说。

雪之下闭上眼睛,注意力回到了她的盘子里。我们相对沉默地继续吃饭。出于某种原因,感觉就像即使停电了,恒温器也被设置为冰箱的温度。

我们吃完后,我主动提出要洗碗。

“你去沙发上放松一下。”雪之下说,“电力将很快恢复。此外,你的存在和腐烂的眼睛会让盘子变得恶心。”

我的肚子太饱了,不得不同意她的意见。

我朝沙发走去。

即使只有烛光,我也意识到我之前在沙发上小睡的时候在沙发上弄出了一个槽。用我的手把它抚平,我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摆平它。

“比企谷君。”厨房里传来一个声音。

“啊!”我被吓了一跳。

雪之下的声音让我很惊讶,就像一个孩子偷了冰激凌而被店主逮个正着。“什-什么?”我回答道。

她建议说:“你最好在这儿过夜。”

“为什么?”

“由于预定的停电,今晚动车提前停止了运行。因此,与其步行回家,不如干脆呆在这里。”雪之下在厨房中说。我能听到流水清洗盘子的声音。

“这听起来很合理。”我回答。

我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拿起遥控器。我试着打开电视,然后才想起停电了。

啊。我的脑子有点不正常。

然后我打了个喷嚏。

“你还好吗?”我转向雪之下,看到她拿着一个盛着两杯茶的托盘。“也许你有什么东西想要做……”

“没什么。”我说。

雪之下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仿佛她是测谎仪,在判断我是否在撒谎。她拿出两个茶杯放在茶托上,开始为她自己和我倒茶。“我希望你不会介意喝红茶。”她说。

“我们每天都喝。”我提醒了她,拿起一杯。

她平静地笑了。“我们确实是这样的。”

我抿了一口。那滚烫的液体流到我的喉咙里,这让我感到很舒服。

“学校会在讨论这件事吗?”

我把茶放在一边,看着雪之下。我不需要别人告诉我‘这是什么’,但我没有把她当成一个关心学校谣言的人。话又说回来,这的确与她有关。

也许她认为这会影响她的财务前景?

“是的。就像他们说的那样,只不过是城里的闲言碎语……”

“我明白……”

“……啊,这倒提醒了我。”

“什么?”雪之下问道。

“平冢静老师在上节课结束前抓住了我。”我说着,又喝了一口茶。

雪之下看了我一眼‘哦?’她的头部略微倾斜,就像动漫里一样。那景象使我差点烫伤了舌头。该死的猫舌头。

我把茶吹凉后,继续说:“她说你的代课老师把两堆信弄错了,你的信就放在那儿了。”

“我想这只是运气不好。”雪之下平静地说。

“啊……或许。”

雪之下温柔地说:“关于这封信现在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她把目光从我的目光移开,转向阳台。

“也许你应该更谦虚一些。”我建议道。“那么,也许新年的幸运不会被冲走。”

“我不是那种相信愚蠢迷信的人。世上只有巧合、机会和技巧。在坚持不懈面前,运气毫无意义。”雪之下庄重地说道。

有些人天生幸运。有些人天生美丽。有些人生来就肩负着正义的责任,有些人生来就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在痛苦的浅薄生活中从父母那里讨钱。我非常羡慕后者,但我意识到雪之下出生在一个正义的家庭。她有一种责任——一种信念——一个在人身上我从未见过的信念。

“如果不是每个人都对自己撒谎。”雪之下轻声说,把茶杯放在一边,“我认为世界会变得更美好。”

雪之从桌子上拿起一本书,把她放下的茶杯放回原处,开始翻看。这是另一部文学作品,很可能是毫无疑问获得诺贝尔奖的作品。

“那是一部获得诺贝尔奖的中篇小说还是别的什么?”我问。

雪之下抬头看着我,眨了眨眼。然后,她叹了口气。

“不幸的是,并不是。不管你怎么想,日本22位诺贝尔奖得主中的大多数都是物理学和化学。在文学方面,只有两人获得过奖项。”

她怎么一下子就知道了,我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想她从小的时候起就一直在准备赢得很多诺贝尔奖。

“雪姬百科。”我说,喝了最后一杯凉茶。

雪之下皱着眉头说:“我不是那种容易编辑的东西。”

我们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每隔一段时间,窗户都会有一种从风里发出的敲击声。

由于晚上很冷,房子本身也变得很冷。

“那你是怎么想的?”

“嗯?”

雪之下放下书,伸手拿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重复了这个问题。“我问……你觉得是怎样的呢,比企谷君?”

“嗯,日本真的应该考虑制定一个更好的文学计划……当你的国家仅仅在出口轻小说和漫画时,是不可能获得诺贝尔奖的。”

雪之下眨了眨眼睛。然后她笑了,然后静静地继续。

“我是说……关于情书事件。”

哦。

那个。

“我不知道该怎么想。”我诚实地回答。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雪之下可以喜欢任何她想喜欢的人…至少我认为这是我所相信的。“这是你的人生。你可以给任何你想要的人写情书……”

雪之下神秘地笑了笑,坐在沙发上。

姑娘们当然拥有奢侈的爱情。她们可能是受到爱的小猫,社会会认为它们可爱而得体。她们可以涉足制作巧克力、写情书或做一些会让男人误解的事情。或者男人们可以走过去给其他男人做巧克力……男人们甚至可以为彼此做巧克力吗?等一下……哦……自制的户冢巧克力……

它们和海老名的幻想完全不同。

但是,这个想法不会离开我的脑海,这个想法一直困扰着我。

也许雪之下最终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你知道。”她若有所思地说。“我在这套公寓里住了快一年了……但我觉得今天是第一次有家的感觉……每个人都在这里。”

“这是常有的事。”我喝干杯子里的水后说。“我记得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们让我睡在自己的房间里。头几天晚上感觉很奇怪…我想?我不太记得。我三岁的时候。小町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生的,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的父母开始比我更关注她了。”

雪之下笑了。

“我有很多保姆,所以我也不知道这些。我姐姐是由母亲抚养长大的,但我和父亲有很多美好的回忆。不过,只要他愿意,他也可以是很严格的。”

雪之下的父亲究竟是如何当选的,我无法理解。但他一定是与雪之下的母亲相称的可怕组合。

“那个家伙……”我说,“他是怎么当选的?”

“他有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强迫那些不太可能投票的人……让他们投他的票。”

“啊。”

谈话又一次平息了下来,但那封信的想法却会留在我的脑海里。

“嗯……我说,雪之下。”

吃完一口后,雪之下回答说:“什么,比企谷君?”

“那封信真的是写给叶山的吗?”

茶杯撞击碟子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灯突然又亮了。电视打开了。它展示了一些电影中间的一个场景。

雪之下在人造灯光下有条不紊地回答说:“这封信传达到了该传达的人那里。”

“我明白了。”我说。

我想这个答案很合适,但它并没有告诉我,为什么现在我这么焦躁不安。


雪之下正在洗澡。

偷窥其实是个技术活。

当我开始吹灭蜡烛并把它们放进橱柜时,水流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响着。我想,如果户冢是那个洗澡的人,我会感到更加兴奋的。

我的思绪转到了那些老套的浪漫喜剧漫画上,主人公最终不可避免地来到了一家爱情酒店。他坐在床边等女孩洗完澡。那女孩就出来,浑身是水,裹着袍子,全身湿透,坐在他旁边。这个人会很胆小,不敢看,然后他们就会去睡觉,因为他们只在酒店过夜,因为那里是唯一开放的地方。

除了我们住在雪之下的公寓,而不是爱情酒店,等等,这更糟糕,不是吗?

水的声音停止了。

我开始翻看电视,懒洋洋地躺在雪之下的沙发上。有流行偶像的深夜综艺节目正在上演。有几部老电影,从武士片到一些怪兽表演,甚至还有一些深夜温泉游。在这些节目中,一位上了年纪但仍然很有吸引力的流行偶像被派去温泉。如果不是那些干涉的马赛克,那就太棒了。

“我应该担心你在我眼前发展出一种洗澡的癖好吗?”

回头一看,我大吃一惊。

穿着浴衣的雪之下。她的皮肤还是湿的,头发用毛巾包起来。她手里拿着一个便携式可充电吹风机和一把梳子。

她坐下来的时候,我挪到一边,为她腾出地方。她坐下来,开始梳头,然后不时地吹干头发。

“所以,告诉我,比企谷君。”雪之下说。

“啊哈……?”我瞥了她一眼。当浴袍紧紧地裹着她的时候,我可以看到她的锁骨露出了一部分……她在里面穿了什么吗?嘿,你知道我也算是个男人,对吧?是由比滨的粗心影响了你吗?你需要时刻保持警惕!

再说一遍,像那样的胸部,没有什么能让我兴奋起来的……

“你打算看这个女人晚上洗澡吗?”

“可是……你不是在洗澡……”

雪之下惊恐地从我身边退缩。

“你那双腐烂、斜眼的眼睛让我担心我的贞操……”

“什-什么 ?不,我- – – – – – !”

“变态。想想,你会这样想,因为你和一个美丽的女人在一个很近的空间里。”只有雪之下雪乃才会在试图逃脱时也是如此嚣张的傲慢!

“不-不!但是你现在并没有在洗澡!而且即便你洗澡,我也不会去看的!”我激动地申明缘由。

雪之下叹了口气,指着电视机。

那里仍然在放着温泉里的女人。

“啊!”我很快把频道换成了一些随机的综艺节目,里面有历史问题。谁是本能寺事件的煽动者?很明显那是明智。

“是…武田真根吗?”一个流行偶像紧张地问。

“不,你这个傻丫头,是明智光秀!”我对着屏幕大喊。

“哎呀!不好意思,实际上是明智光秀。对不起!”

说完,这位流行偶像就被一桶泥给扑倒了。

“这一次你是正确的。”雪之下说。

“这一次?我不总是这样吗?”

雪之下闭上眼睛,微笑着继续梳头。“有时候我想知道……”

“我很荣幸,我占用了你的一点时间。”

“那是什么意思?”

“嗯,你最终可能会出名。我会做一个简单的家庭主夫。当我在角落里和其他家庭主妇闲聊的时候,你可能会结束战争或世界饥饿或根除疾病。”

“你认为我能完成这么多工作,我感到很荣幸。但我也有点失望,你还没有接受你的职业选择的现实——如果有人能称之为‘职业’的话。”转向我,她说,“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去洗澡。”

雪之下把刷子和吹风机放在一边,走开了。她消失在走廊里,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把一捆东西扔在我腿上。

“这是什么?”

“一条备用毛巾、和一把备用牙刷……欢迎你用我的洗发水和牙膏。”

“啊……谢谢你的款待。”到目前为止,我在雪之下酒店过得还算愉快。

“请不要把这个地方想成是酒店,比企谷君…”雪之下恼怒地揉着鼻子。“像你正在考虑的这种不雅行为不会在这里发生。”

“嘿!我不是那个意思!”

“是的,是的……”雪之下又离开了,拿回了一个大包裹。“这是另一条毯子,以防你冷……欢迎你继续使用这个枕头。我很抱歉没有多余的男式服装。”

“我想如果你有多余的男式服装,我会更担心的……”

一个枕头径直射向我的脸,打在我的鼻子上。

“我要睡觉了。请不要做傻事。”

“愚蠢?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但是雪之下并没有以回应来尊重我。她只是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让我一个人呆着。

洗完澡后,我决定看电视。当我从浴室回来的时候,我意识到雪之下的房间门半开着。它被轻轻打开了,刚好能让人看到里面的东西。我想偷窥一下,但这个想法并不适合我。我立刻把它打发掉了。

如果我是一个下流的人,我会把它当成是一种下流的邀请。

我走过房间,朝沙发走去。

我坐下来,打开电视。

电视上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电视上有一百个频道,但没有什么可看的。我看了看手机,发现电池没电了。我感觉很好。透过玻璃阳台的门望出去,在多云的天空中看到星星和明月。

然后我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它来自一色。

“学长 !别忘了我的生日快到了!”我挠头,开始琢磨她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没有别的事可做,我躺在沙发上,用毯子把自己盖上。

我的眼睛很疼。

我的鼻子很痒。

我打了个喷嚏。我感觉到我的胸腔格格作响。我咳嗽了一下。

最后,我仅仅是叹了口气,清了清嗓子,然后就睡着了。

人已赞赏
动漫资讯

「漫番の小屋」少年,快准备好再大喊一声“天马流星拳”!

2019-11-23 8:02:50

动漫资讯

【同人小课堂】什么是盗版?什么是同人?

2019-11-23 8:02:5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