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英翻大春物——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10)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即便比企谷八幡也能写情书

原作者:God Emperor Penguin 翻译、校对、润色:神界祭司

序+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上) chapter 1  雪之下阳乃所擅长的事(下)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上) chapter 2  之后,雪之下雪乃能写好一封情书吗?(下) chapter 3 来自户冢彩加的爱的火锅(上) chapter 3 来自户冢彩加的爱的火锅(下)chapter  4  比企谷与雪之下的访谈(上) chapter  4  比企谷与雪之下的访谈(下) chapter 5 即便如此,由比滨结衣仍然试图制作巧克力(上)

chapter 5 即便如此,由比滨结衣仍然试图制作巧克力(下)

比企谷总是在偿还。

该死的材木座。你当时为什么要说这么酷的话!?

尽管是周六的午餐时间,面包店还是没有那么多人。这是一个小家庭所拥有的房子,外面有一个小小的情侣标志。这是服务的黄金时间,但顾客并不多。来这里的大多数是聚在一起参加补习班,或者是情侣约会的高中生。由比滨和我完全不适应(这里),但我想,这个地方并没有迎合广泛的人群。所以我想它一周内就会停业。说真的,一家只卖甜点的餐厅能维持多久?至少提供一些主菜吧!

好吧,至少这里没有动画之类的东西。

“小企 !”

也许我是在因为坐在我对面的由比滨结衣而(故意)破坏气氛。由比滨点了一些过甜的糖粉,而我则挑了一个包着红豆沙的小圆面包。然后,她又看了一眼我们的面包。也许是我还不够恶心,不能自发地在上面形成霉菌。

“这真是太令人兴奋了!”由比滨说着,拍着手。

“这只是面包。”

“是啊!但就像,我从来没有尝试过,所以这是一个全新的体验。”

面包是一种新的体验…?说真的,至少从青铜时代开始,你就错过了文明的发展。

“这是你需要理解的事情,小企。生活就是体验新事物!”

我翻了翻眼睛。当然,由比滨是那些相信乐观看待事物的人之一。

经验是一个笑话。

你可以从书中获得经验。并且你只有一次生命,为什么不花时间来确保你的生命不会变成悲剧呢?我的回答让由比滨盯着桌子。

过了一会儿,由比滨抬起头来回答。

“有时候你应该追随自己的内心。”她的回答简短而切中要害,让我有点慌乱。我很不好意思大声说出来,更不用说跟着那个想法走了。

我想知道有多少夫妻的关系被这种人生哲学毁掉了?

“嗯,我想我们应该吃点东西,你知道吗?”由比滨边说边狼吞虎咽地吃着她的甜面包。

我叹了口气,觉得我有义务尝尝我花钱买的这种点心。我拿着我的红豆包,当正要吃东西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两只手正捂着我的眼睛。

“嗨!是谁在那里!放开我!放开我!”

我有提到过我不擅长突然出现的黑暗吗?

“阿拉阿拉 !我们在这里看到了什么?”

我的手僵住了。我的心停止了。我的皮肤长起了鸡皮疙瘩。

“比企谷君,你已经在这里一段时间了?”阳乃像唱歌一样说道。她的手从我的眼睛滑到我的脸颊到我的脖子,最后落在我的肩膀上。她开始紧紧地抓着我的锁骨,好像要把我掐死。

“啊。是的。”我的嗓子哽住了。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yahallo !”

仿佛是感觉到了这种情绪,由比滨正尽力让自己听起来充满热情。

“啊,比滨酱 !哈喽哈喽!你们两个在约会吗?”

“啊!不,我- – – – – – !我刚才在做巧克力,现在-”

“巧克力?为了比企谷君 ?”

“啊!”

由比滨结结巴巴地回答了这个令人惊讶的问题。

“啊……那么你们俩就是这样关系的人了?”阳乃用肘撞我的肋骨。你知道吗?或者也许她现在真的很开心……

“不不!”由比滨正在变红。“我只是……啊……”

“我是她的实验品,”我打断了她的话。阳乃脸上的表情让我觉得我破坏了她的情绪。她的表情似乎在说:“你不是别人的玩物,而是我的。我的。也只是我的。““其他所有人都拒绝了,因为他们重视自己的理智和肠道,不愿让自己食物中毒。”

“小-小企 !”

“哦?”阳乃把目光转向我,完全无视了由比滨的爆发。“是这样吗?”

我点了点头。

“嗯,如果比企谷君这么说的话,”她叹了口气。

“唔-唔姆……”

我把头转向那个声音。

“哦。你也在这里吗?”

由于雪之下阳乃的超量的表现力和存在感,我没有注意到她也有客人。

“隼人君 ?”由比滨边说边环视着阳乃。“你在这里干什么?”

叶山不安地笑了笑,挠了挠后脑勺。“家庭很重要。”他最后只是说。

“哦-哦,”由比滨说。“所以,就是这样,嗯……?”

“阿拉阿拉!”阳乃拍着手。“这难道没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吗?”

似曾相识?现在我想起来了……

“是的,是的。”阳乃拉着一把椅子坐下,继续说道。“就像在餐馆里的时候一样。你不记得了吗,隼人君 ?”

“是-是,有点印象。”

叶山也坐了下来,他看起来仍然很不安。当我看着他时,他拒绝与我对视。

“咦,咦。”由比滨紧张地说,“你们应该……点些东西,知道吗?这家面包店的面包真好吃!””

“哦?嗯,我想质量应该不错——从外面看它就像一家餐馆!也许他们应该叫它“面包餐厅”!”

阳乃从另一张桌子上拿起菜单,开始查看。“现在,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叶山静静地坐在他的座位上,看着地面。似乎是感觉到了空气中的紧张气氛,由比滨缩回去吃她的面包。我无能为力,所以我也照做了。

“阿拉 !”

我吃到一半就停了下来。

阳乃把手指合在一起。“我知道在这个似曾相识的时刻里缺少了什么!我们思念的人!”

哦……

“等一会儿!”阳乃拿出手机说。

“啊……”

“阳乃桑,没必要……”

由比滨和叶山的话都被忽视了,阳乃把听筒拿到了她的耳边。

忙碌的面包房突然听起来很安静,尽管这里有那么多噪音。

“喂?”

电话里传来一个声音。

“啊,雪乃酱 !”

“我挂了。”

“等等,等等!”阳乃很快地说。

“……什么?”

“你知道那家面包店吗?商店招牌上挂着情侣鹦鹉的那个?”

“是的,我知道。怎么了”

嘿…

“好吧,想象一下,当我看到比滨酱和比企谷君在一起的时候,我有多惊讶!”

电话那头一片寂静。

“……我知道了。”雪之下最后说。

“这还不够羞耻!你知道吗,比企谷君刚刚告诉我比滨酱在给他做巧克力!”

“嘿!”

由比滨的面包掉在桌子上。

阳乃朝她眨了眨眼,似乎在说:“我只是在开玩笑!”在继续之前。“你知道,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看来你有竞争对手了,雪乃酱…啊!你想和他谈谈吗?”

“我——”

“好的,请稍等!”

电话被塞在我手里。

“啊……”

我慢慢地把它凑到耳边。

“不是那样的。”我开始说。“只是小町是在教由比滨如何烹饪巧克力——”

“这与我无关。”雪之下的声音很生硬。

“啊…好吧。你想和由比滨谈谈吗?”

“我现在感觉不太好。告诉她我晚点再打给她。”

“啊……”

“我希望你们俩玩得开心。”

电话挂断了。我朝由比滨望去。

“她说过一会儿给你打电话。”

由比滨的眼睛里充满了希冀,然后又慢慢转向悲伤。“好-好的”她说。

“嘿。”我把手机扔回了阳乃。“满意吗?”

“阿拉阿拉…也许我的捉弄过头了?”

那种假笑又回来了。

“阳乃桑,够了……”隼人君安静地说。

“你知道,我们的妈妈现在对雪乃酱非常严格,”阳乃继续说道。“从那天起,她就不允许出门……”

“那天?”由比滨的头微微倾斜。“雪乃酱和Yuki-mom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阳乃窃笑着,似乎是因为由比滨对她妈妈那亲切的昵称。“阿拉,这不是我该讲的故事。但是…我相信比企谷君能告诉你一切,呐?”

“小企,可以吗?”由比滨疑惑地看着我。“这跟小企有什么关系?”

我保持沉默。

“嗯……”阳乃的笑容变得更灿烂了。“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比企谷君,你知道吗?”

足够了,停止吧……

阳乃继续看着我。她的目光就像她的微笑一样冰冷。

“毕竟,雪乃酱和我们的妈妈因为他而关系不好。”

我站了起来。

“走了。”我对由比滨说。

“啊?,噢-哦,好的!”

尽管看起来仍然很困惑,由比滨还是向阳乃和叶山鞠躬。我不再等待,开始走向出口。

“阿拉,阿拉……”阳乃告别道,“祝你好运,比滨酱。”

“呃-恩 ?”

“你明天的巧克力,”阳乃带着柴郡猫般的笑容,说,“我觉得你要在这上面花上一整夜,不是吗?毕竟情人节就在明天。”(祭司:柴郡猫(Cheshire cat)是英国作家刘易斯?卡罗尔创作的童话《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的虚构角色,形象是一只咧着嘴笑的猫,拥有能凭空出现或消失的能力,甚至在它消失以后,它的笑容还挂在半空中。)

“这听起来就像是在浪费时间。”

我还没想,就说出了我想说的话。

“啊,真卑鄙,比企谷君”阳乃撅着嘴说。“只要是用心去做的事情,那么就没有什么事情是浪费时间的。”

“我没听懂你的意思。”

阳乃叹了口气。“你知道吗,比企谷君,”她喊道,“我们的父亲其实很喜欢你,但我想,那天,他希望你多给他一点……”

我没有转身。“我不是他的玩物。”

“多么苦涩的回答。”阳乃摇摇头说,“但你知道,你说你在寻找的所谓‘真物’……”

在明亮的灯光和雪花中,过山车般的闪光掠过我的脑海。

就在他们这么做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一个声音,自从那声音被拿走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听到过的声音。

“比企谷君。在某个时刻,请救救我,好吗?”

“在雪乃酱无法忍受之前找到她对你来说只是时间问题,不是吗?”


今天是情人节。

昨天晚上,由比滨回家了。她有自己想做的事。她说,这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和时间,但最终,她知道这将是值得的。

所以我回家了。我睡了。我醒了。上课像往常一样无聊。

有卡片、巧克力和告白。独自一人在这个世界上的好处意味着没有人会在这种假期打扰你。没有人关心我到恨我的程度,所以我被忽视了。也许世界上真正的不人道不是歧视,而是冷漠。人们对别人不够关心,他们只关心送巧克力的表面现象,以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

今天我没有巧克力是社会的错,不是我的错。当然,这还不包括在经过一段时间后,一色扔到我头上的那种必不可少的巧克力,但它最终变成了一种填满了焦糖的巧克力,一接触到我的耳朵就会爆炸。除此之外,今年又是一个没有巧克力的年份。到目前为止,这是一串完整的完美,不像殡仪馆承办商的摔跤狂热连胜。

我不想从这所学校的任何人那里得到巧克力。送甜点给一个男人是没有意义的,尤其是作为爱的表达。巧克力公司有一个可怕的宣传机器,虽然我认为它们现在被称为公共关系或营销。

所以,我又是这样的了。到目前为止,这一天平安无事。

侍奉部的门没有锁。今天,它不是空的。

我的手在颤抖。我感到兴奋。也许我在期待什么…或者是某人。

我打开门,希望看到窗边有个人影在翻动一本书。我希望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用那种模糊而温暖的方式对我说话。我希望…我希望…

我为什么要希望?

我走进房间,寻找雪之下。

相反,我看到的只有由比滨。

她正在睡觉。

你不应该再这么脆弱了,知道吗?如果有个变态进来看到你一个人抱着胳膊睡在下巴下面怎么办?你脖子上的露背太多了……如果那个家伙对平安时代的公主有迷恋怎么办?

我走到我的座位上,才发现由比滨把她的椅子拉近了我这边的桌子。

由比滨就在我的座位旁边休息。茶已经沏好了。茶点摆好了,杯子也摆好了,热气还在锅里飘着,随时可以端上来。

但这些并不是我最后注意到的事情。

因为在由比滨熟睡的身影旁边放着一颗心形巧克力。

它雕刻得很完美。看起来很甜,做工精细。

这个事实使我心烦意乱:

那是给谁的?

这是由比滨从什么人那里收到的?不。这不可能的。在日本,女孩们在情人节不会收到巧克力。这意味着,一定是她买了它。

我检查着巧克力的两边,(试图)寻找一个标签。

但是,上面没有标签。

尽管它很漂亮,但也有一些细微的瑕疵——这些瑕疵只会增加巧克力整体的美感。

圣母在上,别告诉我……

这是由比滨做的?

由比滨会对她喜欢的男人很认真。

于是,她解决了。

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前一天我从她那里看到的那个巧克力只是一个序曲。

由比滨还在打盹。

她熬了一整夜来做这个吗?

也许这是一颗纯洁而高贵的心在作祟,就像由比滨一样。她在才能上的不足,在精神和精力上得到了弥补。她是大锤,而雪之下是手术刀。雪之下更喜欢完美的使用手段,而由比滨则使用了压倒性的力量。

这巧克力一定太甜了。

我手里拿着巧克力,不管这是给谁的,我打赌那个人一定不想要。

不管这巧克力是给谁的,他都不想要。

我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

从微小的谎言开始,因为如果你一直对自己说,它们就会变成事实。

事实应该是,不管这个人是谁,都不会想要这个巧克力。

那个人一定讨厌巧克力。

他一定讨厌收到巧克力。

这不是那个人想要的巧克力。

看哪,这是我所憎恶的(行为)。

不管这巧克力是给谁的,这都是我为自己做的事情。

这个奇怪的想法在我的整个意识中回响。

它必须被摧毁。

别人不会影响我的生活。除了我自己,没有人会影响我的生活。

在这一点上,我的方法要优于雪之下的方法。

人们得到了想要的结果,没有人受苦。这就是真相,是事实,是结局,是终焉。

我把巧克力举过头顶。

巧克力在地上摔得粉碎。

它粉碎成一百万个小碎片。

我突然有了一种力量的感觉。

当摩西分开大海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当耶稣敬畏地吩咐成千上万人时,他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看着地板上散落的碎巧克力,我傻笑了。

我是神,我击碎了那该死的东西,那只会带来痛苦和苦难的东西。

我是一个怪物。

“小-小企 ?

由比滨打了个哈欠,那个时间太长了,不太自然。

“小企…”由比滨轻声说道。“你看到是谁干的了吗?”

她的声音里没有惊讶,只有一丝悲伤。

“没有。”

“好吧。”

她应该是了解了。

“我一定是把它放在桌子边上了。”

由比滨已经了解了。

“然后,一定是在睡眠时,我做了不当的移动,它掉下来了……然后……啊哈……就像昨晚我熬夜到很晚一样。我甚至在课堂上打瞌睡,但你可能没有注意到,因为我在后面……”

由比滨必须了解,因为由比滨很痛苦。

那是由比滨的破碎的心。

“我很开心……我感觉我很糟糕……我很糟糕……但我真的很开心……”由比滨透过袖子呜咽着说。她的声音嘶哑而停顿。深呼吸和粘液使她的声音嘶哑。“我太高兴了。”

她为什么高兴,我不明白。

“当-那个时候……给隼人君的信……当我发现是雪乃写的……我太高兴了。那感觉就像一个重物被举起来了,你知道吗?突然间,我不再那么害怕了。我觉得……我觉得……那个时候我能做到任何事。”

她的袖子从脸上垂下来,她的眼睛和我的相遇了。

那是一个湿润的微笑,看着我。

“我为这样一件傻事而高兴,这太可怕了,对吧?”

自我实现的预言总是会有某种终结感。

人们喜欢掌控一切。

控制这一切使人们在痛苦的日常生活中有了方向感。

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傻瓜,他们故意或在其他幸福的无知中,尽其所能地激怒你。


自我毁灭是一种安慰。

如果你知道你会失败,就没有必要担心。想进入东大吗?算了吧。接受你是一个可悲的失败者,拖延太多次,不能学习来拯救他的生命。所以当你站在人群中,你看不到自己的名字,你会有一点满足,因为你知道你没有可能进入东大,你选择了不进入东大。你在多项选择部分回答了所有的“B”,并在自由回答部分写了一系列同性恋俳句。

在短暂的时间里,你就是宇宙某一特定部分的主人。

所以,当我和由比滨站在破碎的巧克力上时,我感到了那种完满感。

由比滨的目光移开了,她的刘海遮住了她低垂的脸。她嘴上挂着微笑。

“我打算把巧克力送给我喜欢的人……”

由比滨跪在巧克力灾难的废墟前。

她选了一小块,易碎的,有缺口的。它简直就像一块锯齿状的黑色岩石。

“这里有个人我喜欢……哈哈,这很奇怪吗?即便是我,像我这样的人,也会有崇拜的人,你知道吗?”由比滨笑着说。

我只是点了点头。

“哈哈!你知道,雪乃一直告诉我要多学习…然后,我就那样做了。我不得不阅读了至少20本介绍制作巧克力方法的杂志,”由比滨笑着说。“我熬了一整夜才做好这个。哈,我在网上看了一遍又一遍的视频,但这那还不够,不是吗?要是我有雪乃的才能就好了。也许到那时我就不会这么笨手笨脚了……”

由比滨正在责怪自己。

这是一种自然的防御机制:责备天分而不是努力。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其实并不是这样。

不管老鼠怎么努力,它永远不会被允许进入厨房。

不管一个玩具有多想保持自己的地位,最终,它的主人都会厌倦它。

生活就像一艘船,没有你,它也会一直轻轻地沿着河漂流。

“不过,”由比滨轻声说,她的眼睛凝视着我递到她手里的那块没吃完的巧克力。“还是……”

似乎是在下定了决心之后,由比滨坚定地看着我,宣布:

“我会继续努力的!”

像由比滨结衣这样的女孩,是不会轻易表现出决心的样子的。由比滨是那种认为自己在所有方面都很一般和谦虚的女孩。

她很聪明,但缺乏雪乃天生的智力。她很漂亮,但不像三浦用她的美丽去打动别人,也不像户冢那样有一张可爱得让人心跳停止的脸。由比滨的个性被海老名的个性蒙上了一层阴影,如果可以从她的内衣品味来判断的话,由比滨在时尚方面被她打败了。

但她有一些特别之处,那就是她是一个好女孩。

一个比折本佳织更加诚实和真实的人。也许,由比滨是最正常的女孩。

但好女孩不会有好的结局。

她把那块巧克力举起来。黑色的污渍已经开始在她纤细的指尖上留下油渍。那块巧克力被举到我的嘴边。

“请试一试。”由比滨恳求道。

巧克力压在我的嘴唇上。

巧克力的甜味和咸咸的指尖。由比滨的指甲擦伤了我的下唇,使我浑身发抖。

尽管世界上有许多奇迹,但没有什么比这巧克力的味道更令我惊讶的了。

它尝起来像春天。有一丝花香和甜甜的味道,让人牙疼。

这是……

“这是坏的。”

由比滨继续微笑。“哈哈!”笑声是勉强发出来的。“幸好我没能把巧克力给那个家伙……他可能会讨厌这个巧克力的……”她的肩膀开始颤抖。“他可-可能……”

她的声音开始沙哑。

”他会说“不”。绝对的。肯定。”

我的回答在空气中飘浮了一会儿,甚至在我脱口而出的话之后还在徘徊。

由比滨保持着她的微笑,那种力量足以粉碎人类的灵魂。

由比滨一定会认为她是最差的。

她是错的。

而我是最坏的人。

比企谷八幡是世界之上,天堂之里最可怕的生物。而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一切都是正常的。

“嘿 小企……”

“什么?”

“记得…你记得你答应过无论如何都要帮助雪乃吗?”

这个事情涌上我的心头。

当我们走在烟花后,由比滨正穿着她的和服。

那话是在那巷子里说的,巷子里有蓝色的街灯和自动售货机。

“记得。”

“记得一直坚持那句话,好吗?这是我对你的要求,侍奉部的临时主席。哈哈!”

由比滨的声音在笑声中停止了。

她的微笑在我面前颤抖。她的微笑看起来如此娇嫩,就像一块刚成型的玻璃,只要冬天的微风一吹,就会碎成碎片。

当情绪对你不利时,你很难说“不”。

我把目光从由比滨毫无疑问的笑脸上移开,站在她旁边。

这本来是很容易的,但我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安慰她。在痛苦的时候,人们希望被拥抱或抚摸。身体上的安慰有助于舒缓神经。它告诉人们他们仍然被需要。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里,知道总有人会在你身边是一种平静的安慰。

相反,我走开了。

“我会尽力的。”我小声说,随手关上了门。

当机会来敲门时,你打开了门。

生活给了你柠檬,你就屈做柠檬水。

这些都是甜言蜜语,你可以对别人说,让他们感觉更好。

而你提出了你都不会听取的建议。

你给了他们你从未付诸行动的理想。

每个人都在说谎,而有些人只是拥抱内心的黑暗。

和…

人之所以为人,不是因为他们会推理,也不是因为他们会说话。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他们能吃苦。

生活是痛苦。有些人生活在无声的幸福中,偶尔也有短暂的悲伤。

另一些人一直生活在痛苦中,直到他们死去。

有些人是听天由命的奴隶,有些人是工头,只会因为被鞭打而起水泡,还会因为配偶的不忠而自尊心受损。

仍然……

仍然,有些人是纯洁的。

有时候,生活为你打开了一扇门,让你有机会遇到这些心地纯洁的人。

有时他们很亲密,而有时又会永远地离去,而在那之后,他们的善良再也不会出现。

我…

我甚至没有回头看。

我的脚步声越来越响,传来的啜泣声越来越小。

我离那扇关着的门越来越远了。

在那扇紧闭的门后,由比滨结衣正在收拾她破碎的心。

人已赞赏
动漫资讯

动画《吹响!上低音号》原型学校比赛中获金奖

2019-11-23 8:02:43

动漫资讯

【七夕话题】丑小鸭变身白天鹅 擅长化妆的女友你喜欢吗?

2019-11-23 8:02: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